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命运之轮逆转未来 >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什么?直到现在杜汶泽感觉有一个恶毒的眼睛在盯着他,悄无声息地在那个角落里。杜汶泽能感受的到,但是他无法看见这只眼睛的主人。

    杜汶泽听说古埃及有个传说,蛇都是记仇的,当你冒犯了它,他那副恶毒的眼神就会一直盯着你。

    他想到了张不凡,虽然他是一个十足的恶人,但脑瓜子是真的好。但他刚刚要看向张不凡,余光瞥见邓惠,他突然感觉这个女人似乎在笑,还是那种毒蛇发现猎物在注视着她的时候那种戏谑的笑,对敌人无可奈何的蔑视。

    老实说他对于这个女人其实就两字,危险。不知道怎么回事,张不凡这个看选秀节目还可以坐怀不乱可以点评一通的扛女色一级的伪机器人,看见她的第一眼就陷入了爱河,连路都走不了了。

    杜汶泽知道在蛇咬食猎物之前就一动也不动数周,为的就是那一刻的动如雷霆,风疾电掣,让猎物还没有防备之下就失去了生命了!

    想了一下,杜汶泽放弃了询问张不凡,且不说一个陷入爱河的猴子能保留多少智商,单单就这件事就一定会被她知道,得不偿失。

    他决定向里面走去,而正当他离那个门把手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一只手出现了……

    洁白的天花板,那是无数穿越者最为熟悉的天花板。空气中弥漫这一股子酒精的味道,还有一份淡淡的病人亲朋好友送来慰问的花香。

    病床上躺着的人,居然不是之前加菲所说的中弹的陈浩然,而是和他在一起而没有提到的姜明月。

    至于之前所说的陈浩然正在旁边吃着加菲慰问病人买的苹果,一边吃还一边吐槽,说这个世间不古了,连苹果都没以前和妹妹一起吃那么甜了,然后受到了两份的白眼。

    要说陈浩然谎报军情这是假的,他也中弹了,只不过就是刚刚好从他的肌肤上滑过,在腹部处留下来了一个浅浅的伤痕。但和姜明月相比那就是弟弟了,人家腹部直接吃了六发子弹,而肋骨也断了几根,但不愧是这一副恐怖分子的长相,就像他的文字如同海明威一样刚硬,活生生凭借着意志坚定把对面解决了,交给了永远来的正是时候的警察同志!

    加菲听完了这件事情的起始,不得不说还真是十分恶俗的开端。明月码完字就邀社长去商店里搓一顿,结果在路上发现从横店出来的小姐姐。因为明月长相太凶,被人认为是一个黑老大,要求明月出钱包养。然后一番劝告后被告知对方离家出走,没有带钱,只好出演横店里的路人甲炮灰乙度日,连衣服都只好穿工作时候的戏服。

    明月就主动劝告她们还应该回去,毕竟家有老不远游,有什么不可以过得吗?要是亲人阴阳两隔,那么是会在深夜里独自痛哭的。还请她们吃了一顿饭,每人各买了一套衣服,甚至送了些钱。但不得不说原来这个世界还真的存在这种傻瓜啊,还以为只会在欺骗孩子的童话故事里看见呢。

    而正当社长他们快送她们离开商场时,意外发生了,来了一些戴着黑色礼帽鸟嘴面具的穿着黑色大衣的人,二话不说朝他们开枪。

    可惜枪法不怎么准(陈浩然他们不知道是她们用方术扰乱了那些人的五感),就是打不中他们。但奈何他们开枪次数太多了,概率虽小但是基数太多了,或多或少打中了社长他们几枪。

    而明月一想,这么耗下去不是个办法,而且也有路人因为这些人的乱射而中弹倒地了,要是不赶紧解决,那么救护车进不来,这些中弹的人只能哀求老天爷了,自求多福了。

    于是他出马了,也成功解决这件事了,这个看起来就极具英雄主义。但是呢,却是抗了几枪的代价换来了胜利。

    说到这里,陈浩然看了一下明月,现在他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坐在病床上码着字,心道,我了个乖乖,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种,被打成筛子都没事了。

    说到这里,陈浩然不禁回忆起刚刚暴起的明月。那件白色的衣服都染成红色,而且不断有血从弹痕里流出,但他的表情狰狞,整个脸都拧在一起,不过虽然可怕,但不害怕,好像他那个时候就是一团火,燃烧了自己守护了别人,又好像是一轮明月,用自己照亮了别人。

    “咚咚咚。”门发出敲门的声音,示意有人前来了。

    “我去开门吧,一定是哥和犬之助来了。”加菲起身,想了一下,按时间来说,张不凡和杜汶泽应该快到了,估计现在在外面的就是他们了。

    但如果事实和人们所设想的一样,那这个世界该会减少多少纷扰啊!

    门打开,加菲看见的不是张不凡这些糙汉子,而是一名花季……幼女。

    不像是天朝人的金黄色的头发,只到加菲胸膛的身高,但是就算是加菲也能从她的眉宇之间看出这个家伙不好解决,就是个披着人皮的小恶魔。

    “嗯,那个,你看够了吗?”对面的人冷冰冰说道,“要知道,一直盯着一名女士看,是十分没有礼貌的。”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等等,女士?哎哎,你不是一个女孩……”加菲立马堵住了自己的嘴,他知道现在可是言多必失的处境。

    “虽然你把我想象的年轻,我应该感到高兴,但是像你这种妄图猜测对面女士年龄的阿宅,你放心好了,是不会有女朋友的。”

    对方一套飘逸王八拳打下来,打得加菲弃甲曳兵,变成了一片模糊的马赛克,而她也悠哉悠哉进入病房。

    “你来干什么?”明月刚想说一句“不凡你来了”结果看见她,里面拉下脸,表情阴沉询问道。

    “艾拉艾拉,我的大作家,我只是来看看你有没有死,现在一看嘛,生龙活虎的吗?”她绕着病床走了几圈,没有理会明月的态度恶劣,仔细看着明月,许久后才继续说出对于所有作者来说最要命的话来了。

    “我看你现在没事,那么,可以交上你的稿子了吗?”

    海岸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