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强装镇定
    ,都市绝品神医!

    众人来到二楼卧室,推开门,一间百十来平方,古色古香的屋子映入眼帘。

    各种物品摆放有序,间接证明着海老爷子自律性极强。

    韩凌天抽了抽鼻子,不禁微微皱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复杂的气味。

    非药,也非毒。

    他前行几步,床上,六十多岁的海老爷子,此时却像八九十岁一样,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发紫,呼吸十分微弱,全凭供氧面罩辅助。

    “小子,刚刚你豪言壮语,将场内一众医生不放在眼里,如今机会就在眼前,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么更好的治疗方案!”

    宁云山抱着肩膀站在门口,等着看一场笑话。

    以他为首的一方西医们站在后面冷眼旁观,时不时对身旁的中医们露出玩味笑容。

    “你们说慕容严会不会吃错了药,竟然对一个毛头小子如此自信。”

    “那吹破天的牛皮不出五分钟便会原形毕露,到时候看他们几个脸往哪放!”

    “我在录像,正好借此机会让世人看清楚,中医都是一帮毫无本事,只会满嘴跑火车的江湖骗子,早该被时代所淘汰!”

    几名西医的声音不大不小,丝毫不做掩饰。

    慕容严、庄怀柔和姬余音没有反驳,事实会证明到底谁对谁错,那帮西医笑不了多久。

    海明羡和海熙对视一眼,不由得摇了摇头,与其将希望寄托在眼前的年轻人身上,不如祈祷老爷子睡一觉自己恢复来的更切实际。

    韩凌天面对众人的非议,脸色毫无变化,踱步来到海老爷子面前,先是认真的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包括眼耳口鼻等部分。

    旋即,他伸出右手搭在海老爷子的手腕上,点苍指悄然使出。

    中医的切脉虽居四诊末尾,但却最具特色,其余三者无法比拟,向来有“一脉知生死,三部侯阴阳”的美誉。

    “虚张声势,中医那一套在科学面前完全站不住脚。”

    “是啊,人哪有仪器检查的精准。”

    众多西医冷笑一声,不以为然。

    殊不知,几名中医在看到韩凌天诊脉的时候,纷纷目光一凛,不由得屏住了呼吸,认真观望。

    外行人看热闹,他们作为内行人却能发现,那名小青年动作标准熟练,哪怕行医数十年的老中医都无法相提并论。

    当然以他们的资历,根本看不出那便是失传已久的点苍指。

    十秒钟不到,韩凌天将手收回,平静开口“老爷子的病,西医没用。”

    此话一出,卧室内外顿时哗然一片,众多西医大声指责,只觉得他是在报复,如果目光能够杀人,韩凌天早就死上千次万次。

    几名中医见此也不禁摇了摇头,只觉得眼前的小青年太狂妄了些。

    虽说他们都身为中医,但光凭三言两语便否定西医,终究落了下乘。

    海熙推了推眼镜,眼中充满失望。

    “你要相信韩先生,他……”

    庄怀柔察觉到她的表情变化,当即就要解释,可不等把话说完,海熙便摇头叹了口气“我明白,你也是被那人给骗了。”

    原本她看韩凌天诊脉姿势标准,内心生出一丝丝希望,但现在听到那么目中无人的话便清楚,对方充其量就是一名跳梁小丑而已。

    “够了!”

    海明羡冷喝一声“我父亲危在旦夕,找你们来是商量对策的,谁要继续争吵,那么立刻出去!”

    话音一落,场内瞬间寂静无声,但众多西医依旧虎视眈眈的看着韩凌天,对于他刚刚的言论耿耿于怀。

    “小子,既然你说西医无用,那不如告诉大家,海老爷子到底犯了什么病,你看出了什么,又该如何治疗?”

    宁云山双目微眯,冷冷开口。

    “我说了你也不懂,何必浪费力气。”

    韩凌天耸了耸肩膀,目光好似漫不经心的在房间里扫了一圈。

    “我不懂?你竟然说我一个医学教授不懂?照我看,你……你是编不出来了吧,只能在那不懂装懂,虚张声势!”

    宁云山何曾被人如此三番两次的轻视,当即脸色涨红,用力指着韩凌天,气的话都说不利索。

    “宁教授,何必跟个逞口舌之力的人一般见识,请开始你的治疗方案吧。”

    海熙直接无视韩凌天,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对于那种没本事却喜欢撒谎硬撑的男人,她简直厌烦到了极点。

    “如果不让那些江湖骗子滚出去,我无法治疗。”

    宁云山冷哼一声,如同斗胜了的公鸡,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趾高气昂的扬着脑袋。

    “把他们清出去。”

    一旁的海明羡毫不犹豫,直接对外面的护卫挥了挥手。

    庄怀柔表情一变,忙开口“海熙,韩先生他……”

    “怀柔,剩下的话不用多说,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海熙再次沉声打断,根本不打算阻止护卫清场。

    “不用,我们自己能走。”

    与此同时,韩凌天抬手将护卫们止住,旋即来到庄怀柔身旁,笑着摇了摇头“我说的没错吧,他们不会信。”

    “韩先生,都怪我,才让你受他们的冷嘲热讽……”

    庄怀柔低下脑袋,脸色同样不太好看。

    “那作为补偿,一会儿就带我到省城好玩的地方转转吧。”

    韩凌天揉了揉她的脑袋,转身潇洒离开,丝毫不拖泥带水。

    “你们会后悔的。”

    慕容严沉重的留下一句话,当即没有纠缠下去,转身跟在韩凌天后面。

    姬余音扫了众人一眼,冷哼一声拎包出门。

    几名中医面面相觑没脸再待下去,纷纷找个理由告辞。

    突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入卧室。

    “看在怀柔的面子上,我可以提醒一句,千万不要给海老爷子使用盐酸纳洛酮。”

    霎时间,众多西医嗤笑出声。

    “呵呵,真能装啊!”

    “现在什么人都敢瞧不上西医了,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

    “明天我要跟医院的同事好好说一说,他们肯定能笑掉大牙!”

    卧室内外的嘲笑声源源不断。

    海熙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先前宁云山开出的药方中只有一种盐酸纳洛酮,一直在自己手里握着,对方如何猜到的?

    “都录下来了吗?”

    宁云山看向身旁的学生。

    那名年轻人拿着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笑着开口“老师,只要视频一发,保证能让中医成为人人喊打的老鼠。”

    “好,现在证据确凿,再来个畏罪离开,等一会儿报警将他们一网打尽!”

    宁云山笑容满面,只觉得自己丰功伟绩,从此名垂千古。

    “咳咳咳咳咳……”

    突然,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将众人吸引而去,只见躺在床上的海老爷子供氧面罩上布满鲜血,在一旁的监测仪器红灯直闪,发出刺耳的嗡鸣。

    “宁教授,快去救我爷爷吧!”

    海熙眼圈一红,拉着宁云山的衣襟,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海小姐,一切包在我身上。”

    宁云山自信的笑了笑,从学生手里接来药物和工具,然后昂首挺胸的来到床前开始治疗。

    房间里,所有人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一声。

    海家父女满脸紧张,攥紧的双拳中指甲都快要陷入肉里。

    消完毒,当注射器里的盐酸纳洛酮药液,一点点推入海老爷子的体内直至完全消失后,摆在一旁的仪器重新恢复平静。

    宁云山不由得轻舒口气,整了整衣服,露出一个倨傲的笑容。

    什么才叫做本事?

    刚刚那个说大话的小子和他相比,就如同尘埃一般微乎其微。

    到最后终究要用实力来说话,而不是光凭一张嘴纸上谈兵。

    “唔……”

    久久没有反应的海老爷子,突然发出有些痛苦的低哼声。

    “爷爷!”

    海熙见状惊呼一声,忙跑上前。

    宁云山淡淡一笑“没事的,药物治疗病症,有些小痛苦在所难免,但至少可以看出,海老爷子已经恢复知觉了不是么。”

    海熙闻言点了点头,但眼神依旧有些惴惴不安的盯在自己爷爷身上。

    在众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下,几分钟不到,果然海老爷子的右手食指微微动弹了一下,而其脸色也在慢慢恢复红润。

    “我爷爷是要醒了吗?”

    海熙眼睛一亮,脸颊上充满喜悦。

    “当然!”

    宁云山昂着头负手而立,尽显大师风范。

    “有我老师出手,海老家主保证相安无事。”

    一旁的学生骄傲的开口,像刚刚一系列治疗全由他完成的一样。

    “宁教授,我海家稍后自当厚礼相报。”

    海明羡双手作辑深鞠一躬,表情虔诚。

    海熙看着自己爷爷情况渐渐转好,明白今天欠下了天大的人情。

    果然,名声在外且富有资历的医生才值得信赖,像刚刚那个青年不提也罢。

    “真应该把刚刚那小子找来,让他亲眼看清楚,自己口中无用的西医是如何把海老爷子治好的。”

    宁云山摩挲着下巴,冷笑一声。

    “老师医术高明,何必跟个名不经传的毛头小子一般见识。”

    一旁的学生大肆鼓吹。

    “那小子除了吹牛外毫无本事,竟然说我们西医无用,呵呵,真应当给些教训,让他明白明白什么叫天高地厚!”

    “宁教授轻而易举的就把人给治好,而他呢,除了留下一句话强撑场面外,根本没有一丁点作用。”

    其他西医恨不得找来刚才灰溜溜离开的韩凌天等人,再多踩两脚解解气。

    正当屋内众人沉浸在海老爷子病情转好的喜悦中时,原本恢复平静的监测仪器,再次爆发出刺耳警报声。

    与刚刚相比,声音更加凶猛有力,同时炫目的红灯飞快闪烁,将整个房间都染上一层醒目的血色。

    “什么情况?!”

    所有人的脸色都在一瞬间狂变,目光看向双人床的位置。

    只见躺在上面的海老爷子正在剧烈颤抖着,刚有些红润的脸色瞬间成了青紫,然后以肉眼可见的变化,再朝着乌黑转换。

    “宁教授,你不是说治疗好了吗?!”

    海熙惊慌失措的看向宁云山。

    “当然治疗好了,有我出手不会有错。”

    宁云山强装镇定,快步来到海老爷子的床前重新检查。

    但很快,他的一张脸渐渐苍白,踉跄几步靠在墙上,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不……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 海岸线小说网 a href=&ot;海岸线/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