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凰犀指
    abl ali=rir//r/abl似乎察觉到韩凌天眼神轻微的变化,冷少轻蔑的笑了笑,继续开口:“可惜啊,小地方出身终究是小地方出身,有点实力便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

    “我修为以至太初境六重,如果动手,似乎有些太欺负你了。”

    “小子,我一向爱才,现在可以给你两条路走,一,立马跪下,对我磕头认错,如果我高兴了,或许可以把你带回冷家,虽说只能当条狗,但我冷家的狗,可比一般豪门的掌舵者身份都要高贵。”

    “而第二条路则是比较简单,我出手直接将你轰杀,当然,那样显得太欺负人,我不喜欢,所以可以让你十招!”

    冷少昂着头,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在他的眼中,韩凌天真的很卑微,换作往常在路上,或许他都不会多看两眼。

    韩凌天没有说话,只是抬脚朝着冷少走去。

    “呵呵……”

    冷少笑了笑,慢条斯理的端着茶杯轻抿一口,等待着韩凌天跪在他面前磕头认错。

    一切,都不出所料。

    太初境六重,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没有将眼前的小子吓得浑身发软,走不动路,就已经算对方胆大的。

    几个呼吸后,韩凌天走到冷少面前。

    冷少整了整身子,右脚扭动几下在做着调整,只要眼前的小子跪倒在自己面前,他会毫不犹豫的踩下去,用力的去碾对方的脸和头,狠狠羞辱一番。

    谁让那小子让自己刚刚在郑家人面前丢面子呢?

    简直该死!

    下一刻,韩凌天看着眼前的冷少,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发难。

    他此刻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伸手轻握虚空,而是并成剑指,用尽全力向前一点。

    暗劲四重,凰犀指!

    “嘶!”

    一瞬间,在惊人的破坏力下,空气发出刺耳的撕裂声。

    下一刻。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原本端坐在座椅上的冷少,脸色猛的一变。

    指尖未至,却莫名的带给他一种如山般沉重的压力。

    “那真是区区无名小卒所能施展的实力?”

    冷少甚至觉得自己周围的空气,都被眼前一击的威力所驱散,他虽说可以呼吸,却十分艰难。

    但他不愧为大都市中非常优秀的天才,对于韩凌天高出同境界数倍的攻击,只是出现短暂的惊讶而已。

    电光火石间,冷少调动劲力凝聚在拳头上,然后一步踏前,重重挥出,动作流畅、反应及时、仓促下力量也有成,每个步骤都很完美,一切都是基于平日里磨炼无数次的战斗本能。

    他没有动用任何武技,太初境六重所带来的强大力量,足以让他所向睥睨!

    转瞬间,剑指与拳头重重点在一块。

    “嘭!”

    一声炸响传出,如平地风雷般,让人振聋发聩。

    碰撞所掀动的巨大气浪,以两人为交界点向四周扩散而出,脚下结实的大理石地面,都被崩裂出蜘蛛网状的纹路。

    站在后方的郑承渊、郑博阁等人,控制不住的自己剧烈晃动的身形,一个个只能半蹲在地上,眼睛都睁不开。

    他们只觉得在气浪的冲刷下,自己像是被成百上千柄刀子割肉,疼的面目扭曲,不断低声嘶吼。

    “嚯,好可怕的威力,那个姓韩的小子,怕是会被冷少轰杀至渣吧!”

    郑晟睿目光若有若无扫向烟尘弥漫的交战点,眼中的讥诮不加掩饰。

    “当然,他动手前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冷少太初境六重的实力,哪怕被打个措手不及,但碾死他依旧跟玩似的轻松!”

    郑博阁冷笑一声,觉得韩凌天自不量力。

    “有冷少出手,那小子死定了,绝对的死定了!”

    郑博元看到冷少出手,立马恢复几分底气,满脸鲜血显得他尤为狰狞。

    郑承渊没有说话,只是暗中松了口气,冷少太初境六重的实力,足够形成碾压的局面,那小子在古怪,怕是也走不出一招。

    等了好半天,面前才终于风平浪静,众人赶忙抬头向交战点看去,一个个猛的瞪圆双眼。

    清晰可见,韩凌天整个身形向后足足移动了十米,地面被划出两条深深的沟渠,伸出去的剑指已经缩了回去,只是整条左臂,都在微微颤抖着。

    而冷少则只是后移了五米左右,依旧保持着出击的姿势,在他的右拳上明显看出一个微弱伤口,鲜血一滴滴流下。

    郑家众人满脸诧异都被镇住,要清楚,韩凌天只有太初境一重的水平,而冷少呢,早已踏入太初境六重,两者的实力可谓天与地。

    但现在……

    “太初境六重,果然强横。”

    就在郑家人脸色变幻的时候,一个平静的声音,率先打破僵局。

    无数目光投射而去,只见韩凌天负手而立,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平静开口。

    冷少眼神阴沉,对付个受了重伤的残疾人,自己境界又是高了足足五重,可结果却没占多大上风。

    万一风声传出去,他脸面必然丢的一干二净,受无数人耻笑。

    一时间,让向来骄傲的他有些无法接受。

    “下一招,不知冷少能不能接住。”

    韩凌天平视着冷少,缓缓开口,一步踏出,体内劲力再次暴涨,层层白雾浮现,强盛非凡。

    太初境六重,他哪怕已经认真对待,但要弥补其中差距依旧有些艰难。

    “你小子能接下我成实力不死,倒有些手段,但接下来,一切可以到此为止了!”

    眼前韩凌天那种视自己如无物的目光,让冷少肝火大盛,一张脸阴沉到了极点。

    他实在不明白,韩凌天哪来的胆子与自信,能说出那样的话。

    对方真以为打他个措手不及,就有了炫耀的资本?

    “小子,我要让你明白,太初境一重和太初境六重的差距,不是什么秘术可以弥补的!”

    下一刻,冷少脚尖一点,整个人暴射而出。

    “我一拳就可以打死你!”

    他低吼一声,凶悍的劲力爆发开来,整个右拳好像膨胀数圈,散发着令人颤抖的刚猛与凌厉。

    然而,冷少自信的一拳却落了个空,韩凌天模糊如云雾般的身影,仿佛擦着他的身子转了一圈。

    待得郑家人看清楚时,韩凌天已经出现在冷少的身后。

    “小子,你的身法确实够快,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根本无济于事,给我死!”

    冷少眼露讥讽,转身的瞬间化拳为掌斜劈而出,外放形成数米的劲力撕裂下来时,地面都被硬生生的割开一条光滑的深痕。

    话音刚落,他突然觉得不对劲,眼前郑家人的目光,都以一种惊惧的神色,望向他的头顶。

    而自己挥出的强力攻击,并没有发现砍到实体。

    “什么情况?”

    冷少一惊,猛的抬头看去,在他的头顶上方,一股惊人的劲力波动,自韩凌天左手剑指散发出来。

    “他……他什么时候跑到那里的?”

    冷少瞳孔猛的一缩。

    在无数人呆滞的目光中,韩凌天面无表情的挥动左手,冰冷的声音陡然传出。

    “剑二,再登楼!”

    “轰!”

    白雾疯狂的席卷而去,短短几秒,劲力便已经凝聚到了极点,然后对着冷少重重斩去。

    “不好!”

    冷少面露骇然,飞快调动体内劲力,双臂伸出妄图硬抗。

    “噗嗤!”

    刚刚接触一个照面,他便猛的喷出一大口鲜血,眼前纵横的剑气不光凌厉异常,更沉重的无法形容,直接将他身体压得嘎吱作响,两条胳膊更是剧痛无比,像是要被折断一般。

    魏老不为所动的站在外面,似乎是回忆到了什么,微微摇头:“小子,年少轻狂是要付出代价的。”

    “是吗?”

    魏老语气依旧平静:“我要留的人,就一定能留下。”

    “是……是沈少……”

    在生死面前,女孩儿颤颤巍巍的说出实情。

    “沈长兴?”

    韩凌天眯了眯眼,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唰!”

    一道银芒由远及近暴射而来,眼见刀尖快要扎到墨尘脖颈,手持手术刀的美女面色大变,下一秒,一声尖锐的惨叫响起。

    “先生,请稍等,我们准备的节目马上就到。”

    “节目?”

    韩凌天眉梢一挑,本打算就在此晒晒太阳而已。

    “是的,刘董专门为贵宾准备了一支舞蹈队。”

    霎时间,就只剩下了黄埔澜庭和刘东强两人大眼瞪小眼。

    黄埔澜庭极少和男人单独相处,拘谨的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黄埔总裁,你不用紧张,我的年纪都快当人爷爷了,不会对你动什么歪脑筋的。”

    刘东强爽朗的笑了笑。

    闻言,黄埔澜庭暗暗松了一口气,调整情绪走到沙发前坐下。

    刘东强走到一个巨大的木柜前,笑着开口:“黄埔总裁,要不要来点儿红酒?”

    酒柜里面的种类琳琅满目,一瓶瓶价值不菲。

    “抱歉,我不会喝酒。”

    黄埔澜庭委婉回绝。

    “哈哈,没关系,那是个好习惯,喝酒容易耽误事,我现在除非到了不喝不行的场合,不然一般情况下也很少去碰了……”

    刘东强并没有勉强,反而赞同的点了点头。

    “刘董,不如我们讨论一下那个项目吧。”

    看他滔滔不绝,黄埔澜庭只能开口打断,顺便抬手将一沓文件摆在桌子上。

    “年轻人性子就是急。”

    刘东强笑着摇了摇头:“黄埔总裁。”

    紧接着,他一只手猛的一甩。

    看着周围一片狼藉,真是一刻都不打算待,转身离开。

    至于善后的事情,她明天交给自己老爸楚兴安就好。

    一出门,楚婉君望着前面的荒郊野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