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百六十四章 羞辱
    !

    从一开始,韩凌天便发觉今天会谈的事情有些不对劲,刘东强带着价值百亿的项目,突然主动跑到滨海点名黄埔澜庭。

    要清楚,那种级别的项目无论放在哪都是炙手可热,只需要简简单单的发出风声,坐在公司里等着就有无数人上门,何须堂堂一个集团董事长跑来跑去?

    更让韩凌天生疑的地方在于,刘东强在听到他名字时的眼神,虽然变化的十分轻微,甚至可以说是弱不可察,但他却好巧不巧的看到。

    再加上不让他参与,而是打发到早已经准备好的海天盛筵。

    有酒有美女,让他尽情了玩儿,明显是有预谋。

    韩凌天平静的看着对方,虽然什么都没有做,却有一股沉重到令人绝望的气势自他体内油然而生。

    霎时间,好像流动的风都静止,整片泳池周围陷入死一样寂静。

    女孩儿身体战栗的更加剧烈,声音颤颤巍巍:“是……是沈少……”

    她们都是经受特殊训练的,一般的严刑拷打甚至生死威胁根本没用,但不知为何,在面对韩凌天的时候,她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藏私。

    有一种惧怕,似乎已经超脱生死,而是来源于灵魂。

    “沈长兴么,他做事真是一如既往的偷偷摸摸。”

    韩凌天点了点头。

    刘东强是个商人,坐拥洛格集团,资产雄厚,能够让他如此配合的来演一场戏,又和韩凌天有仇的,除了临省位列上三门的沈家外,也找不出第二个。

    见韩凌天踱步而来,女儿被吓得踉跄几步,差点栽倒在泳池里,她好不容易站住,举着匕首慌乱开口:“你……你要干什么……刚才明明说了会放我们走的……”

    “当然是离开,不然继续看着你们表演么。”

    韩凌天轻轻横了她一眼,声音淡漠:“从今往后如果让我发现你们继续为非作歹,将定斩不饶。”

    他并非嗜杀的人,当然,今天也就是对他动手,一切都好说,如果要是针对黄埔澜庭,那就是另外一番景象。

    甫云会馆的豪华包厢内。

    黄埔澜庭眉头微皱,放在茶几下抓着文件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从刚才坐下开始,关于此次价值百亿的项目,刘东强一句都没有提,而是慢条斯理的泡着茶,和她胡扯各种不相关的事情。

    黄埔澜庭觉得,自己要是再不打断他的话,哪怕到了明天都聊不到项目上。

    下一秒,她放下手中茶杯,咬了咬牙开口:“刘董,我们不如先谈一下正事吧。”

    “哈哈,黄埔总裁现在的性子和我当年有些相似,直来直去,年轻真好啊,有干劲有彻底变的难看,双眼死死盯着面前一脸笑容的刘东强。

    她尽管已经有了准备,明白刘东强可能会狮子大开口,把价格压得比较低,但现在听到对方报数,依旧被吓了一跳。

    她们此次项目一共也就十五个点而已,让出八个点能剩什么了?

    “刘董,你经商不少年,很多事情比我要更懂,此次合作我们繁星集团同样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成本都需要七个点!”

    黄埔澜庭实话实说,如果按照刘东强的报价,繁星集团此次合作项目别说赚,如果其中出现什么纰漏差错,甚至都要往里面搭钱。

    “哈哈,黄埔总裁不要生气。”

    刘东强依旧那副笑眯眯的表情,缓缓开口:“你说的我都懂,可换个角度去看,繁星集团在江北三省中只是个毫无名气的小公司,从未承接价值百亿的项目,如果此次你们能够拿下,对未来的发展可是巨大的。”

    “就算现在挣不到钱,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要盯着眼前的蝇头小利,以后赚钱的机会多的很。”

    刘东强放下茶杯,平静的看着她,声音略带几分玩味:“但像繁星集团那样的小公司,能接到百亿项目的机会可不多。”

    黄埔澜庭脸色冰冷,对方字里行间充斥着淡淡的不屑,显然从始至终都没有把繁星集团放在眼里。

    她不是容易冲动的人,尤其在商场上,无论面对什么谈判,都能表现出来足够的冷静与从容。

    但,刘东强刚刚说出的每句话,对于黄埔澜庭、对繁星集团来说,都无异于一种羞辱。

    巨大的人力物力投入其中,结果一分不挣却落不得好,反倒像她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刘董,你确定要八个点吗?”

    黄埔澜庭冷冷看着他。

    “是的,八个点,少一点都不行。”

    刘东强嘴角挂着淡淡笑容:“黄埔总裁,如果你答应,我们可以马上签合同,如果不答应,那很抱歉,我们只有下次再合作了,当然,我觉得不会有下次。”

    黄埔澜庭脸色越来越冷,气的双手都在颤抖。

    “好,我明白了。”

    黄埔澜庭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重新恢复云淡风轻的模样。

    她现在才发现韩凌天说的对,今天和刘东强会谈,绝对是一种错误。

    “黄埔总裁,买卖不成仁义在,虽然说此次项目合作失败,但我们也算交了朋友,你说对吗?”

    刘东强笑呵呵的看着她。

    黄埔澜庭脸色更冷,一字一顿:“和你做朋友,对我和繁星集团来说就是一种耻辱!”

    “行吧,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把黄埔总裁当成朋友,黄埔总裁却把我当成敌人,看来以后是真的不会再有合作机会了。”

    刘东强无所谓得摆了摆手,阴阳怪气:“今天的事我回去可要跟朋友们好好说一下,以他们性格,应该也不喜欢和繁星集团那种没有人情味的企业合作!”

    “你……”

    黄埔澜庭表情一变,小拳头情不自禁的攥紧。

    什么叫无耻?

    明明是对方欺人太甚,现在却反咬一口,说她没有人情味?

    要不是有良好的素养压着,她现在恨不得立马冲上去,脱下高跟鞋在刘东强脑袋上狠狠敲出几个窟窿。

    黄埔澜庭深深吸了一口凉气保持冷静,再也不打算看到刘东强那令人作呕的笑脸,二话不说朝着门口走去。

    与此同时,刘东强不屑的笑了笑,将茶几上的文件往门口一甩,玩味的声音再次传来:“黄埔总裁,你的合同没拿呢。”

    黄埔澜庭脚步一顿,看着面前散落的纸张,气的浑身颤抖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