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百五十章 巽风宗
    !

    场内死一样的寂静,大多数人都没有从刚才的消息中反应回来。

    毕竟,斩杀宗师级别的高手,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

    可眼前那位平静坐着,慢条斯理喝着茶水的青年,就在刚刚面对三名宗师级别的高手围攻,不仅浑身上下毫发无损,更一次性斩杀两名,吓跑一名,那等战绩,已经可以称得上百年难得一见。

    一时间,所有人都收好眼中的轻视,换成无与伦比的凝重与敬畏。

    白文柏兀自摇头暗叹,侯景耀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形,没有常封雄坐镇的侯家,又有什么资本和韩先生势不两立?

    先不说那犹如神仙一般的身手,光其背后的势力,怕是都骇人到了极点。

    或许韩先生打个喷嚏,你侯家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二十多岁的宗师级高手,哪怕缓了好几口气,白文柏依旧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他不由得看向白雲鹤,压低声音:“你小子,既然清楚韩先生的真实身份,为何不早点说,害得我差点得罪人家!”

    “黑河镇的消息我也是刚刚听说,先前只清楚韩先生能压的荣家低头,仅此而已。”

    白雲鹤苦笑一声,庆幸白家是与韩凌天交好,不然早就灰飞烟灭。

    那一个个名声响亮的头衔摆在那里,很难让人想象都归一个小年轻所有。

    同时他也很好奇,到底是何等的惊才艳艳,才能年纪轻轻便位列宗师。

    “你说是就是吧,我无所谓。”

    韩凌天轻笑一声放下手中茶杯,平静的看着侯景耀,淡淡开口:“今天暂且放你一马,从今往后不要纠缠白溪瑶,否则,我立马前往省城,踏平侯家!”

    什么叫霸气?

    韩凌天的语气虽然平淡如常,但场内所有人的心脏,却随着每一个字落下的瞬间,而砰砰猛跳。

    那股气势别说区区一个侯家,好似天下群雄聚集于此,韩先生都不会放在眼里。

    白文柏不得不承认,自己活了大半辈子,却头一次见到韩凌天那般出类拔萃的年轻人。

    如果白溪瑶真跟人家有些什么,对白家肯定是好事一桩。

    白雲鹤坐在原位,嘴角扬起一抹无奈笑容。

    他能看出自家女儿是动了情,但很可惜,韩凌天终究是黄埔家名正言顺的孙女婿。

    “你……你……”

    侯景耀脸色惨白,咬牙切齿。

    “趁我没有改变主意前滚吧,未来不许再踏足滨海半步。”

    韩凌天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淡淡摆了摆手。

    侯景耀懂得审时度势,低着脑袋将眼中刻骨铭心的仇恨与屈辱藏好,二话不说转身灰溜溜的离开。

    他刚走到门口,突然,被后面一个声音叫住:“等等。”

    背对着韩凌天,侯景耀脸色青白交替,双目更是仿佛要喷出熊熊火焰来,但在转身的下一秒,所有负面情绪尽皆收敛,平静开口:“韩先生又有什么事情吩咐?”

    “把断剑拿着,常封雄也算一代宗师,回去好生安葬吧。”

    韩凌天指了指台下断剑,淡淡开口。

    侯景耀不声不响的走去将断剑收好,然后再次面无表情的离开。

    “韩先生,侯景耀城府极深,你以后可要防备好他的报复。”

    白雲鹤眉头紧皱,出言提醒:“没了常封雄坐镇的侯家确实不算什么,但怕就怕他会引来一个人。”

    “什么人?”

    韩凌天眉梢一挑。

    在一旁像个小女人似的,不断给他剥着葡萄的白溪瑶闻言,也是抬头看去,颇为好奇。

    “常封雄的师兄!”

    白雲鹤神情凝重:“据我所知,那是一位来自巽风宗的高人,实力深不可测。”

    “巽风宗?”

    韩凌天愣了一下,清楚记得上次在囚龙地,他所碰到的范沧海等人,所施展的便是什么巽风宗捆仙绳。

    虽说到最后证明并非真正的,但其中应该有些关联。

    “常封雄的实力就已经那么可怕,那他的师兄岂不是……”

    白溪瑶吓得小脸发白,双手一抖,那颗没剥好的葡萄滚落到地上。

    “无妨,他师兄要来便来,我直接承下便是。”

    韩凌天的脸色始终那般淡然,内心却突然有些期待,真正出自巽风宗的所谓高人,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白雲鹤等人深以为然,不得不承认,韩凌天的实力同样深不可测。

    白文柏见场内气氛有些凝重,不由得哈哈一笑,忙着暖场:“刚才出了点小插曲,大家别光顾着聊,该吃吃该喝喝。”

    “各位,那我就不多打扰。”

    韩凌天站起身子,微微一笑准备离开。

    “韩先生不要拘束,说不定我们以后是一家人呢。”

    白文柏笑容满面。

    “韩先生和溪瑶坐在一块可真是郎才女貌!”

    “那叫夫妻相!”

    “溪瑶眼光真好,怪不得没把侯景耀放在眼里,那和韩先生一比,可真是不值一提!”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拍着马屁,早把什么侯景耀抛到九霄云外,眼中只剩下韩凌天一人。

    白溪瑶闻言表情一僵,眼中又惊又喜,只是尽管她内心甜蜜,但女孩子毕竟脸皮薄,被一大堆人当众看着,当即羞涩万分,慌乱的跑到二楼房间。

    “饭就不吃了,我真的有点事要先走一步。”

    韩凌天嘴角一抽,实在受不了众人眼中的火热,摇了摇头转身向门外走去。

    同一时刻,侯景耀坐在车里,指尖缓缓摩挲着断剑,眼中浮现刻骨的仇恨。

    他侯家继承人的面子,今天可是丢的一干二净。

    “韩凌天,今日羞辱,我侯景耀必定千倍百倍报复回去,到时候你定会生不如死!”

    侯景耀死死攥着剑柄,额头青筋毕露,语气森然:“你以为杀了常叔叔,我侯家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呵呵,接下来,你就等死吧!”

    话音一落,他拿出手机拨打一个号码。

    同在此时,一个郊外的豪华别墅中,斐弘智抬头看向对面。

    跟班放下手机,眼神中充斥着难以置信。

    “有暗界玄榜魁首苍墟亲自出马,那小子是不是被暗杀了?”

    斐弘智笑容满面,毕竟苍墟的大名如雷贯耳,都有宗师死在其枪下。

    “不,刚接到苍墟的电话,他暗杀韩凌天的行动失败,而且扬言不在接手……”

    跟班嘴唇发白,摇了摇头。

    斐弘智顿时一愣:“为什么?”

    “苍墟准备狙杀的时候,韩凌天正在望春楼前一人独战常封雄和御修鹏。”

    跟班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

    “常封雄可是侯家第一高手,实力深不可测,而御修鹏一手蛊毒玩的出神入化,甚至可以不惧宗师,看来韩凌天那小子得罪的人不少啊。”

    斐弘智恍然大悟,紧接着,冷笑出声:“我明白了,苍墟任务失败,应该是那两位高手把韩凌天给提前杀了吧!”

    “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当真认为拥有半步宗师的实力,在加上荣家撑腰就可以目中无人?”

    “死在别人手里也好,省了我不少钱,大快人心,真是大块人心……”

    在斐弘智眼中,以上三人就是神仙一样的人物,放眼江北三省都是能排的上号的存在。

    对付个小小的韩凌天,岂不是轻而易举。

    “韩凌天没死。”

    跟班脸上神情有些僵硬。

    斐弘智的笑声戛然而止,挑了挑眉,一脸愕然的看着他:“你说什么胡话呢,面对常封雄和御修鹏两大高手,那小子除非神仙附体,否则绝对不可能幸存!”

    “韩……韩凌天不止没死,更……更将常封雄与御修鹏斩于身前……”

    跟班眼中同样出现难以置信的神色,显然,根本不相信听到的结果。

    “你……你说常封雄和御修鹏死了?确定没搞错?”

    斐弘智表情一惊,一下没控制好力度,手中茶杯“嘭”的一声变成无数碎片。

    手心被划烂,鲜血流的到处都是,但他顾不得包扎收拾,此时注意力全部都放在跟班身上,目光一动不动。

    “少爷,韩凌天和常封雄与御修鹏的惊天决战,苍墟在狙击镜里看的一清二楚,绝对错不了。”

    跟班神情凝重:“而且他开了枪,但韩凌天不仅没有事,更把鎏金弹给抓住放在手里当玩物。”

    “嘶!”

    斐弘智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长长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真正的宗师人物,再加上两名使用外物,实力同样可媲美宗师的人物,没奈何韩凌天不说,更被斩杀两人。

    霎时间,他只觉得脑袋里乱糟糟的,像是被无数落雷轰了个稀巴烂。

    “少爷,要不我们先回肃安吧,万一韩凌天找上门来,就咱们剩下那点人,也拦不住他啊。”

    跟班神情惶恐万分。

    “一百亿,那他妈可是一百亿!钱先不说,关键是苍蓝结晶!如果空着手回去,我哥一个不高兴执行家法,我就算不死也要掉层皮!”

    斐弘智一脚将茶几踹翻,咆哮一声:“继续给我加钱,找暗界地榜高手出面,只要能杀了那小子,不仅可以得到八亿,我更欠他一个人情!”

    “是是是……”

    跟班不敢多说,脑袋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