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韩先生,何不现身一见!
    !

    “再来!”

    温老深深提了口气,一个箭步上前,重新与常封雄依旧那般轻描淡写。

    “我……认输!”

    周擎眼皮直跳,无奈叹了口气,终究只能低头。

    “雄爷威武!”

    城子铭从座位上跳了出来,用力的挥舞着拳头,满脸兴奋。

    周擎可一直骑在他脖子上,今天能被常封雄狠狠踩下,他别提有多畅快。

    场外围观群众目光凝重,好似能看到省内一个新霸主的崛起。

    “那从此以后,滨海市便归城子铭所有吧。”

    常封雄目光扫去,望春楼上端坐的大佬们纷纷低头,没有一人再敢站出来挑衅,那白衣女子死死抓着座椅扶手,脸上青白交替。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除了赞同外,他们丝毫没有别的办法。

    “大势已去啊!”

    冯庆华苦笑一声,虽说请了韩先生做底牌,但在看清常封雄的强大实力后,他已经不认为韩先生能赢。

    “冯爷,韩先生如果来了,未必会输给常封雄。”

    水长东终究有些不服气。

    韩先生那等神秘叵测的人物,又岂能按照常理推测。

    “也许吧。”

    冯庆华不置可否,事已至此,他转身已经准备离开。

    常封雄实力雄厚六感敏锐,当即听到望春楼上传来的声音,他眼睛不由得一亮,体内劲力鼓动声音直穿天际:“韩先生,既然你来到了黑河镇,何不现身一见!”

    “我常封雄久仰大名,今日可要领教一下你那不凡身手!”

    “请!”

    以石台为中心,隆隆声音扩散而出,满园桃花都被震落几朵。

    所有人都鸦雀无声,足足愣了好一会儿。

    “韩先生是谁?竟能让侯家第一高手,威震省内的常封雄主动请战?”

    突然,有人惊呼出来:“不会是前段时间,滨海盛传的那位韩先生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精神一振。

    传闻中滨海那名韩先生,在拍卖会上点九彩玲珑灯一掷百亿,压的全场英豪低头,而且医术神鬼莫测,号称能从地府拉人。

    一个个名声震天,但几乎从未听说,韩先生在武学上有什么不凡,在面对如此恐怖的常封雄时,他真的敢登台?

    不少人都暗暗摇头,台上那位毕竟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处在王级后期的水平,现在实力只怕更为高深。

    “那个什么韩先生早就偷偷溜走了吧,就他那点实力都不是我的对手,常封雄怕是要失望了。”

    淮阳朔不屑的摇了摇头,所谓的韩先生到底有几斤几两,自诩没人比他更清楚。

    徒有虚名而已!

    “雄爷威势无双,他站出来也是找死!”

    城子铭狂笑一声,满脸的得意如同实质。

    望春楼上众人陷入死寂,一个个眼神向外张望,可依旧不见什么人影登台。

    “韩先生……韩凌天……他真有那个实力吗?”

    说话间,周擎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身手如何与背景深浅可并无关联。

    他竟然会天真的去期待一个二十多岁小年轻,能站出来击败常封雄,挽回败局。

    除开天赋,武学只讲究勤学苦练,哪怕韩凌天自娘胎里就开始,时间也根本不够啊!

    突然,一个平淡到有些不起眼的声音,从场外围观群众中轻轻传出。

    “你在叫我吗?”

    在陈哥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韩凌天踱步上前。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而来。

    “你疯了么,快给我回来!”

    李伯来表情惊变,伸手就要去拉他,却落了个空。

    那小子没看清现在什么场合?

    望春楼上那么多大佬都不敢喘口大气,甚至恨不得找个地洞藏好,可你小子不光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来,现在更要走上去!

    自己找死无所谓,不要牵累他们啊!

    兰语彤也吓得花容失色,正准备强行拉回韩凌天时,只见常封雄的目光看来。

    被那种如狼似虎的目光盯着,李伯来几人只觉得浑身血液都被冻僵,甚至勾动手指的能力都没有。

    好在,常封雄只是轻扫一眼,在他们身上并未多做停留。

    李伯来等人能动后,拼命向外躲闪准备撇清关系。

    不止他们,周围一圈人同样向四面八方散开。

    以省散打队出身的陈哥跑的最快,充分发挥出从小习武的优势。

    他胆子早在淮阳朔出手的时候便被吓破,现如今常封雄登台,更是彻底碾碎了他身为散打高手的所有骄傲与自信。

    韩凌天一步一步上前,走的很慢,孤零零的一个,承担着全场人讥讽的目光。

    “老大真帅!”

    姬余音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目露痴色。

    “韩凌天,你快回来,人家叫的是韩先生,不是你!”

    兰语彤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一把抓住韩凌天的胳膊,满脸焦急:“台上那人可是练家子,哪怕轻轻碰你一下都会粉身碎骨,别胡闹!”

    “彤彤姐,我不怕他。”

    韩凌天回头笑了笑,拨开兰语彤纤纤手指,继续踱步向前。

    兰语彤呆愣在原地,当年那个韩凌天可是唯唯诺诺,出事能躲就躲的主,可今日一见,为什么让她突然有些陌生呢?

    韩凌天脚步不停,前面的人群如潮水般向两旁散开,让出一条宽敞大路。

    所有人都用一种看疯子似的眼神看着他,其中有老实人看不下去,低声提醒。

    “小家伙,风头可没那么好出啊,快点回去吧!”

    “人家叫的韩先生,不是你!”

    真正见到韩先生庐山真面目的,在滨海都不多,更别提两市交界的黑河镇。

    人都有一个先入为主的习惯,在大家认知中,那等名声赫赫的人物,如果像温老岁数一样大,他们反倒不惊奇。

    但眼前的小年轻,一副大学刚毕业的模样,简直与众人心目中的韩先生形象天差地别。

    面对种种劝阻与质疑,韩凌天只微微颔首没有回答,径直来到石台下。

    以往登台的,都是从望春楼上跳下,给大家一种身手矫健十分养眼的感觉。

    但韩凌天却老老实实的走着台阶,一步一步缓缓而上。

    望春楼上,周擎表情很难看,万万没有料到韩凌天真在黑河镇,而且更敢应下了常封雄的挑战。

    他是韩先生不假,但石台上那位同样成名已久,而且是用一条条人命,用尸山血海堆出来的威名!

    周擎现在不得不佩服,自己女儿挑男人的眼光不一般,但韩凌天哪都不错,就性格太狂妄了些,那种关乎性命的风头也能出?

    下一刻,他不顾大佬威严,拼命挤眉弄眼:“韩凌天,你快点下去,常先生是大人物,不会和你计较的。”

    他可不能看着自家未来的好女婿,死在眼皮子底下。

    淮阳朔喘着粗气来到木栏杆前,见到韩凌天上台,立马瞪圆了眼睛,大喝一声:“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都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上去找死吗?”

    常封雄负手而立,眉头紧皱着看向上台青年。

    以他常年修炼累积下的经验与眼光,可以轻易看出眼前人属于一点武功底子都没有普罗大众。

    要清楚,哪怕再天赋异禀的人,习武也需要日积月累。

    虽说都在传闻韩先生很年轻,但在常封雄眼中,年轻一词比较模糊,三四十岁的人和五六十岁的人相比,那也算年轻。

    “无论你小子是不是韩先生,既然敢登台,就别打算完好无损的走下去!”

    常封雄脸色一沉,当今省内属韩先生风头正盛,如果将其打败,他便可以彻底立威。

    望春楼上各方大佬看着韩凌天,神情都颇为复杂。

    他们佩服。

    佩服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敢正面对抗常封雄的锋芒。

    但同时也叹气,觉得那小子年轻气盛,不懂得大丈夫能屈能伸。

    就算,他真的是韩先生又能如何?

    擂台赛上任你背景惊人,但最后说话的终究是拳脚功夫!

    “韩先生冲动了啊!”

    冯庆华摇头苦笑,仿佛看到胜负已分。

    在他看来韩凌天确实身手不错,但与常封雄相比,可就差了不止一点半点,后者当年的实力便无几人比肩,那么长时间了,只怕更为可怕,到了半步宗师都不足为奇。

    “宁叔,台上那青年什么境界?”

    白衣女子眼神波动,低声轻语。

    “常人一个,身上毫无气势波动。”

    宁叔无奈摇头:“可常封雄为了立威却不会管那么多,那小子就算今天不死,也必定会掉层皮下来。”

    “能不能救一下?”

    白衣女子抓紧茶杯,眼睁睁的看着人被打死打残而不管不顾,可绝非她的行事风格。

    “不行,现在谁敢上去,就相当于得罪了常封雄,那后果可严重了!”

    宁叔神情凝重。

    别说他,整个省内敢正面对抗常封雄的都屈指可数,寻常高手上去根本与找死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