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群雄聚集,拍卖会开始!
    !

    海天山庄,外面虽然炎热异常,但坐在开放式阳台上的一老一小,却觉得别墅内十分凉爽,有种里外两重天的奇异。

    “慕容前辈,麻烦你走一趟了。”

    韩凌天微微一笑,给身前老者倒了一杯清茶。

    “不不不,为韩先生做事可是我的荣幸。”

    慕容严赶忙摇头,端着茶杯望向云海,脸上挂着灿烂笑容:“而且海天山庄作为顶级别墅,坐落缥缈云烟中,望着浩瀚镜泊湖,优美景色全国独此一份,我能来欣赏一下,可是无数人羡慕的差事,何来麻烦一说。”

    他可不含半点恭维,完全实话实说,海天山庄放眼全省别墅也能排在前几,绝对算得上宝地。

    “慕容前辈如果喜欢,可以留下来多住几日。”

    韩凌天品着茶,双眸黯淡了一下,平常没事的时候,唐清韵非常喜欢站在阳台上欣赏云海景色,说可以放空自己,舒缓情绪。

    “那小妮子也不知怎么样了。”

    他望着杯中倒影,不禁喃喃自语。

    “喜欢归喜欢,但住就算了,拍卖会一结束,我要马上回慕容家,毕竟此行离开太久,积攒了很多事要处理。”

    慕容严看了一眼底下和空空儿嬉闹的吊睛白虎,喉咙不知不觉的哽咽了几下,旋即,他直奔话题:“韩先生,你找我来到底为了什么事情啊?”

    “慕容前辈请看。”

    韩凌天反应回来,摸了摸手中有些温凉的玻璃瓶,放到桌面上往前一推。

    络婴液的半成品对各大家族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毕竟,谁能大规模做出如此丹药,那整体实力绝对会飞跃一大步。

    为了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打算将东西交给慕容严做个证明,然后再放到拍卖会。

    “那是……”

    慕容严闻言低头,望着面前简陋玻璃小瓶中的红色丸状物体,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紧接着,他眼神不解的看向韩凌天,打开玻璃瓶子放在鼻前轻嗅了一下。

    霎时间,慕容严脸色狂变,再次望向韩凌天的目光中,多出了浓浓的敬畏:“韩先生会炼药?”

    “很难么?”

    韩凌天放下茶杯,眉梢挑了挑。

    按理来说,中医炼药应该基本操作才对。

    “难,炼药和熬药可不同,现在鲜有人会了啊……不愧为韩先生,那么问一下,瓶里的是什么丹药,有何作用?”

    慕容严恭敬询问。

    “络婴丸,王级巅峰服用可以提升半级。”

    “提升半级?!”

    韩凌天轻描淡写的声音,听在慕容严耳中却不亚于一个平地惊雷,脸上表情顿时充满震惊。

    半级,那岂不代表着半步宗师?!

    宗师只有中规中矩的靠天赋和努力才能晋升,几乎成了所有人的常识。

    “韩先生,王级武者看似强大,实则体内经络极为脆弱,一旦药力太猛,很可能落得爆体而亡的凄惨下场。”

    慕容严眼神凝重,生怕韩凌天剑走偏锋,做事极端。

    “我那络婴丸,并没有任何副作用,药力也非常温和。”

    韩凌天声音淡淡的解释着。

    慕容严瞳孔猛的一缩,紧接着,将瓶口倾斜,络婴丸滚落到他手中。

    他掏出一枚银质细针悄悄深入络婴丸中,很快,慕容严的脸色愈发凝重:“好精纯的药力,简直堪称极品!”

    “那就好,我打算将它拍卖掉,麻烦慕容前辈帮忙。”

    韩凌天拿出一沓纸张,缓缓放到桌面上,笑了笑:“几张失传已久的药方作为酬劳。”

    “好,我马上去办!”

    慕容严的目光瞬间被药方所吸引,眼神充斥着火热。

    说完,他都不犹豫分毫,拿着盖好的玻璃瓶匆匆离开。

    “希望能拍卖个好价钱,毕竟苍蓝结晶……我势在必得!”

    韩凌天目光眺望,将手中茶水一饮而尽。

    下午三点,拍卖会正式开始,举办地在度假村旁海域中的一艘豪华游轮中。

    作为滨海市难得一见的盛事,在游轮靠岸的瞬间,无数商贾富豪如汹涌的潮水般挤了上去。

    有资格登上豪华游轮参与拍卖会的人不少,毕竟省内省外的各大家族云集,而且一个个身份高贵,都穿着限量版奢侈品,和上午会展里的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不错的地方。”

    韩凌天抬头望着面前的巨无霸,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上午展会所在的酒店规模,就让他有些吃惊,但现在和眼前的豪华游轮相比,那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登船梯前,几十个脸色淡漠,全副武装的男子挺拔而立,如鹰隼般的锐利目光,不断在来往人流中扫视。

    用荣家的神机卫看门,可是不小的手笔。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韩凌天三人才缓缓来到登船梯前。

    “韩先生!”

    神机卫都认识韩凌天,当即齐齐鞠躬,神色恭敬。

    三人走到豪华游轮的里面,拍卖会所在的庞大空间整体呈圆形,除了最底下的大众位置外,四周分布着两层尊贵才能享受的包间。

    中央位置挂着几个巨大的屏幕,此时在上面滚动着无数种参加拍卖会的物品。

    “什么嘛,没有多少稀奇的东西。”

    空空儿粗略的扫了一眼,不满的撇了撇嘴。

    “好东西肯定会作为压箱底的,为了保持神秘性自然不会展露出来。”

    韩凌天摩挲着下巴。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衣着火爆的女人走了上来,娇滴滴的声音带着一股妩媚:“请问是韩先生吗?”

    “对,我们认识?”

    韩凌天一愣。

    “不不不,我可没那个资格。”

    女人赶忙摇头,同时伸手指向二楼最正中的位置:“荣小姐吩咐,二楼有专门接待韩先生的包间,让我带各位上去。”

    “原来我也有位置。”

    韩凌天笑了笑:“空空儿,余音,你们上去吧,我不太喜欢那种氛围。”

    “不,奴家要时刻服侍你。”

    姬余音摇了摇头,坚持要留下。

    “行,你们爱腻就腻着吧,我可走了。”

    空空儿双手掐腰,她讨厌嘈杂的地方,又和姬余音不对付,当即转身离开。

    “请跟我来。”

    女人微微一笑,率先在前面领路。

    韩凌天寻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姬余音则在一旁端茶倒水。

    与此同时,场内所有灯光瞬间关闭,吵杂的声音也跟着安静下来。

    紧接着,一束白光照在最中央的高台上。

    一名身着红色裙袍的美丽女人踱步走来,水蛇般的纤细腰肢摆出极为诱人的弧度,紧接着,用她那妩媚的让人骨头酥麻的声音开始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霏雅。”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瞬间将全场的气氛点爆。

    “霏雅!”

    “霏雅!”

    “霏雅!”

    呼声越来越高涨,在外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富豪们,此时却像粉丝一样狂热。

    “很有名的样子,什么来头?”

    韩凌天冷不丁下被震得头晕脑胀,不禁眉梢一挑。

    “真没料到,为了此次拍卖会,荣家把那个妖精给请来了。”

    姬余音眼神错愕了一下,紧接着,撇了撇嘴开始解释:“那女人可不简单,玩弄男人堪称一绝,是上三门中古月商会的首席拍卖师,省城无人不晓的美女,那股成熟妩媚的风情,让得很多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但据我所知,至今没人能和她上床。”

    “妖精?”

    韩凌天嘴角噙着淡淡笑容,与周围人眼中的狂热与贪婪不同,他的眼神依旧平静如古井般毫无波动。

    但不得不说,“妖精”二字放在霏雅身上最为贴切,在她清脆酥麻的娇声中,很多并不算稀奇的物品,价格正在飞快的节节攀升中。

    ……

    一楼,东塍周擎所在的包间内。

    “琪朵,人生大事,不能草率决定,尤其姓韩的那个小子又是孤儿,无权无势,完全不配做我周擎的女婿!”

    主位沙发上,周擎看着下方黑压压的人群,冷声开口。

    “爸,凌天他是不是孤儿,是不是有权有势,根本就不重要,只要我喜欢就足够了。”

    周琪朵红着眼睛,直接顶撞:“是我嫁人,不是你!”

    哪怕面对自己的父亲,她的脾气也没有收敛几分。

    为何?

    只因为周擎刚刚说,要让自己和韩凌天分手!

    “放肆!看来是我平常把你宠坏了,竟然越来越不像话!”

    周擎猛的一拍扶手,面若冰霜。

    “琪朵,擎爷也是为了你好,女人一定要嫁对人,不然的话会苦一辈子,你现在太小,很多事以后就会明白。”

    温老在一旁好声劝阻。

    “不说别人,他和傅家的小子相比都拍马难及!”

    周擎冷着脸,对于韩凌天满满的不屑一顾。

    “我不管!我不管!”

    周琪朵眼圈含泪满脸委屈,丢下一句话,转身冲出包间。

    “擎爷,给琪朵点时间吧。”

    温老吹了吹热茶,脸上挂着淡淡笑容。

    “那孩子脾气倔的很,我怕……”

    周擎叹了口气,沉默片刻,猛的握紧拳头:“不行,有些事必须该断则断!”

    为了女儿未来的幸福,他要做把“坏人”,就算以后被记恨上,也认了。

    “希望那小子能明白,擎爷真要收拾他的话,简直轻而易举。”

    温老端着茶杯轻抿一口:“先不管他了,此次拍卖会我听说来了不少大人物,甚至那闹得沸沸扬扬的韩先生也在。”

    “对,荣家给韩先生安排了最尊贵的包间,在二楼正中央,可见其身份有多可怕,等拍卖会结束,我们一定要去拜访拜访。”

    周擎抬头望去,不禁目光一片火热。

    “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都不把省城豪门放在眼里,不一定会见我们。”

    温老轻摇了摇头。

    “也对。”

    周擎紧紧皱着眉头,以自己现如今的地位,确实没资格拜见传闻中的韩先生。

    场内陷入沉默,温老瞥了一眼外面,正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突然一顿。

    “咦,擎爷,那小子也来了。”

    他伸出苍老布满皱纹的手指,点了点下方的一个角落位置。

    “哦?”

    周擎看去,顿时轻蔑一笑:“姓韩的小子真敢来啊,拍卖会里面的东西,也是他那点资产可以染指的?”

    “哪怕最低级的东西,都足够他倾家荡产了吧!”

    温老放下茶杯,跟着嗤笑一声。

    周擎指尖隔着玻璃在韩凌天的身上画了个圈,嘴角噙着玩味笑容:“去把琪朵叫回来,今天就让她睁大眼睛看清楚,在现实面前,她的心上人到底有多无知与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