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百零五章 天降正义
    !

    一个护士准备上前,姬余音却纹丝不动的挡在那里,与此同时,韩凌天看着周经义,声音平静:“那三瓶药液,你们可以取样,但不能拿走。”

    周经义眉头皱了皱眉,似乎有些生气,不满开口:“小伙子,我们医院内部的事,你没有全力阻拦,如果再胡闹下去,我可就要报警了啊!”

    “不需要你多此一举,我们已经给卫生局和警察局的人打了电话,他们很快会来的!”

    空空儿昂着小脸。

    王大夫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悄悄来到周经义身旁,压低声音:“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啊?”

    周经义不慌不忙的给他使了个眼色,表面不为所动:“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等着人家调查吧。”

    “老大,那液体……”

    王大夫顿时慌了神,暗暗抓紧周经义的白大褂衣角。

    “无妨,我们平常没少拿东西,到时候真来人查只会没证据,看他们怎么继续闹下去。”

    周经义自信一笑,显得有恃无恐。

    闻言,王大夫终于松了口气,话也变得强硬了许多:“好,等到卫生局和警察局的人来,大家自然就明白谁才是无理取闹的那个人!”

    两人的话自以为很小,但殊不知都被韩凌天三人听得真切,所以对于王大夫突然变强硬也并不惊讶。

    “好,那我们就等着。”

    韩凌天笑了笑,倚在靠背上,指尖静静敲打扶手。

    此时,孙立新凑了上来:“小伙子,我儿子的病,真的不要紧吗?”

    “好治得很,本来能自行恢复的,但也可以加快,我现在写个药方,你都花不上百十来块钱,拿回家喝几次就没事了。”

    韩凌天找来纸笔,当场开始写药方。

    “可……可我儿子身子浮肿的很厉害啊,会不会……”

    孙立新一脸的担忧。

    “没事儿的,输了那么多天生理盐水,不浮肿才不正常,我给他施几针就好。”

    说话间,韩凌天拿出金针,在孙立新儿子身上几处穴位刺下。

    王大夫看他乱动,顿时厉声指责:“住手,谁让你给病人胡乱施针的!”

    韩凌天不搭理他,依旧静静的施着针。

    周经义冷冷看着他:“小伙子,请问你有行医资格证吗?胡乱瞎弄,万一出了人命,你要负责任的!”

    “是啊,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王大夫抓住把柄,顿时气焰越发嚣张。

    “我现在倒有些好奇,你一个罔顾人命的医生,到底有没有资格证。”

    韩凌天淡淡瞥他一眼。

    “什么叫罔顾人命,在卫生局和警察局的人没有来以前,你不要乱扣帽子,再说我们正规医院,都是持证上岗!”

    王大夫在听到周经义的话后,现如今底气十足。

    “就你那水平也能有证?呵呵!”

    空空儿冷笑一声。

    “不信是吧,你们等着,我马上去拿!”

    王大夫冷哼一声就要离开。

    空空儿一个箭步挡在他面前:“别马上啊,现在立刻拿出来,万一你借机跑了呢!”

    王大夫一愣,斜眼看她:“你觉得我会把证件时刻带在身上?”

    “你也明白那么个理儿啊,既然如此,我当然也不会时刻带在身上,如果两位怀疑,大可以去楼上问问你们何院长,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行医资格。”

    韩凌天微微一笑。

    周经义和王大夫两人对视一眼,被猛的吓唬住。

    病房内,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

    众人目光都盯在韩凌天身上,每一次见他施针,都能神奇的看到,一滴滴水珠在孙立新儿子的皮肤上凝聚而出,那本来的浮肿也渐渐缩减。

    有人窃窃私语:“看来那位是真大夫啊,手到病除,浮肿明显好了大半啊!”

    “你别说,我刚才看他施针,好像比以前在中医部看到的那些老中医手法要高明不少。”

    “看来那小伙子不简单啊!”

    病人和家属们都开始相信韩凌天有真本事。

    见状,孙立新一颗提着的心终于能放下。

    看着韩凌天闪电般下针,周经义和王大夫两人出奇的安静,对方的水准比中医部那些老手高了何止一点半点。

    十多分钟后,病房闯入一群人,有警察也有卫生局的。

    一旁的王大夫没等耀武扬威,说几句场面话,脸上的得意便骤然凝固。

    两方队伍中竟然来了不少大官。

    周经义呼吸一滞,也慌了神,赶忙拉来一个警察:“老李,什么情况啊,怎么惊动两位局长了呢?”

    卫生局和警察局的两位老大都来了,周经义认识他们,当然,单方面的,那种层次的人物根本不是他能接触的。

    叫老李的警察眉头紧皱:“我他么哪清楚你们在医院得罪了谁!”

    “啊?”

    周经义一惊。

    “啊个屁,你们真够可以的,用生理盐水充当美产特效药,坑骗病人三十多万,一个个的为钱疯了是么!”

    李姓警察冷冷横他一眼。

    “老李,是真是假不都是你们说了算,有什么好怕的……”

    周经义从兜里掏出一沓钱,大约有个几万块,是他刚收的红包。

    “滚蛋,韩先生打电话要求处置,两位局长当场屁颠屁颠的亲自前来,你觉得我一个小警察能做什么主,自作孽不可活,你引火烧身别特么牵累到老子就谢天谢地了!”

    话音一落,李姓警察默默躲到后面,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什么?”

    周经义脑袋里顿时一声轰鸣,犹如晴天霹雳,喃喃自语:“韩……韩先生打的电话?”

    对于韩先生,现在滨海有几个没听说的?

    此时,警察局长走了出来,笑眯眯的搓了搓手,小心翼翼的询问一句:“请问哪位是韩先生?”

    能一睹大名鼎鼎的韩先生真容,哪怕他四十多岁的人,平常行事以稳健著称,但现在依旧况我们已经大致了解,你放心,此事我们一定严惩,肯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卫生局局长贾肃也走上前,姿态放的很低:“韩先生,挂在那里的就是证物吧?”

    “没错。”

    韩凌天点了点头,淡淡开口:“各位领导,用药的是那位王大夫,但我觉得,此时和周医师也脱不了关系,希望你们能一查到底。”

    “当然,当然!”

    两位局长赶忙点头答应,旋即转头下令:“把他们都给我抓回去!”

    此时,何院长也满头大汗的走来,身后跟着一大帮医院高层。

    “何院长,我希望医院能够整治整治,你觉得呢?”

    韩凌天抬头静静看着他们。

    “整治,必须整治!以后此事将完全杜绝!”

    何院长拍着胸脯保证,那些高层也表示回去会配合卫生局和警察局,严查手下那帮人。

    看着一众大佬都对那青年言听计从,王大夫和周经义两人面如死灰,伸手被铐走。

    路经李姓警员时,周经义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像个落水者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拽着他:“老李,你……你可要帮我啊!”

    “闭嘴,我警告你,等一会儿蹲了局子,别张着嘴巴乱说话!”

    一个小小的警员哪敢插手此事,他都自身难保,在担惊受怕。

    “带走!”

    警局和卫生局的人将他俩抓走,并承诺孙立新被坑骗的钱会如数追回。

    见到王大夫和周经义被抓,所有人都明白,韩凌天说的确实是事实。

    “真没料到啊,王大夫竟然是个人渣,拿着骗来的钱就不觉得丧良心么!”

    “那个周医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直在帮着王大夫说话,看来一路货色、同流合污!”

    “老孙命好碰上贵人了,不然那样的黑幕大家都不懂,更别提什么揭穿!”

    众人情绪上都有些了,我有病人等着,就先走一步。”

    韩凌天办完事,便准备离开医院。

    “慢走啊!”

    孙立新一路跟着,直到三人上车离开。

    “韩先生身份真可怕,一个电话竟然直接惊动两家局长……”

    医院一方也在后面,有人不禁啧啧称奇,十分叹服。

    “你们懂什么,哪怕省城豪门的家主见到韩先生都要低三下四。”

    何院长看着车影彻底消失,立马挥了挥手转身离开:“好了,各个部门回去好好配合卫生局工作,病人及家属的情绪也需要安抚,都散了吧。”

    韩凌天再去找楚婉君的路上,殊不知,今晚第一人民医院严厉整改,好几位科室主任都被带走接受调查,甚至警察局和卫生局也抓到几名内鬼。

    而有了第一人民医院打头,滨海市其余医院也纷纷严查自检,揪出不少大老虎。

    今晚上注定不平静,很多人在混乱中明白了一个道理,正义只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