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乔若涵的紧急电话
    !

    “咳咳,韩先生……”

    陈玉楼来到韩凌天面前,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表情有些尴尬。

    让他杀人可以,甚至眼睛都不会眨,但投奔的事却是第一次经历,技不如人主动服输是很丢脸的,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启齿。

    “韩先生,从今以后承蒙照顾我们邢堂了。”

    见他犹豫,姬余音轻扭腰肢,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

    韩凌天淡淡点头,看向黄埔雄:“老爷子,给他们安排个住处吧。”

    对于邢堂四人他了解不多,也不会完全相信,但眼前黄埔家实力欠缺,勉强也算得上助力。

    “好好好。”

    黄埔雄十分高兴,怎么也没料到,韩凌天不仅覆灭段家,更把传闻中的邢堂收于麾下。

    有王级高手坐镇,黄埔家的实力立马更上一层楼,也能名副其实的坐稳滨海第二家族的宝座。

    “姬余音,你跟我来。”

    韩凌天留下一句,便向楼上房间走去。

    姬余音表情一僵,眼前立马蹦出“赌约”二字,原本按照她的猜测,韩凌天无论如何都打不赢陈玉楼。

    但谁能料到,韩凌天竟然懂得暗劲,让陈玉楼直接不战而溃!

    “完了完了,难不成奴家守了那么多年的身子要交代了吗?”

    姬余音暗自腹诽,小脸一瞬间苍白下来,拿着蒲扇的手都在发抖。

    结合现在窗外夜幕,她突然有些害怕。

    “余音,韩先生在叫你呢。”

    看她不为所动,陈玉楼在此刻淡淡出声。

    “好,我马上去。”

    姬余音深吸口气,惴惴不安的跟上了楼,每一步都走的很慢,很小心。

    “咳咳……”

    黄埔雄轻咳两声,不断给黄埔澜庭使眼色。

    韩凌天不仅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和权势,更一表人才,不骄不躁,自己孙女在那么冷傲下去,很可能会被外人抢走。

    看着两人上楼的背影,黄埔澜庭脸色更冷,抬脚悄悄的跟了上去。

    大晚上孤男寡女的要共处一室,而且姬余音又是那种浑身散发着成熟气质,举手投足间能勾人魂魄的狐狸精,她可不相信韩凌天会坐怀不乱。

    二楼,韩凌天打开房间门,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倒了杯水,神情如往常平静。

    姬余音十分紧张的站在门口,左顾右盼失去了往日的淡然,现在的情绪,她实在难以形容。

    毕竟,她曾说了,只要韩凌天赢下赌约,整个人都归他。

    可现在姬余音开始后悔,但不敢说出来,韩凌天的为人她有些了解,真真正正的说一不二。

    在她的不安中,韩凌天缓缓开口:“你输了。”

    “明……明白……”

    姬余音紧咬着红唇,二话不说直接开始解旗袍扣子。

    既然没办法反抗,那就只能顺从,在她的动作下,胸前的白嫩微微一颤,仿佛下一刻就会跳出来。

    丰腴身材哪怕藏在旗袍中都足够火辣,可见当那一层布料脱掉,又会何等的劲爆,再配合成熟妩媚的气质,几乎没有男人能抵挡得住。

    “说话就行,你解扣子干什么,屋里很热吗?”

    此时,韩凌天眉梢一挑。

    “啊?”

    姬余音双手一僵,表情有些懵。

    她动作不快,但旗袍上本就没几个扣子,在她愣神的瞬间,衣衬掉落,露出一大片白嫩。

    “上次你说的,如果输了,就会告诉我给周清茂施蛊的人。”

    韩凌天倚在靠背上,淡淡瞥她一眼。

    姬余音赶忙穿上衣服,表情简直尴尬到了极点,她深吸口气,缓了缓后,才凝重开口:“韩先生,奴家真的建议你不要太深究的好,那人很危险,极度危险!”

    “不深究?哪怕我不深究,但你认为他们会就此作罢?”

    韩凌天摇头笑了笑:“你信不信,邢堂失利,段家被端掉,承风集团会很快派出那位……长老级。”

    姬余音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好吧,既然韩先生猜到了那人长老的身份,那奴家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你。”

    “承风集团由三个大家族组成,吴、孙、郑,三家除了在省城的精锐,对外设有十二堂口和六名外驻长老。”

    “而上次给周家兵王施蛊的,便是四长老御修鹏,他擅长毒术,喜欢饲养各类毒虫,挥挥衣袖便能杀人于无形,那种手段太可怕了,真的!”

    姬余音语气加重许多,眼中满是畏惧。

    谁也不清楚,所吃的食物所喝的水会不会有毒,那种担惊受怕的滋味,极其折磨人。

    “原来如此,看来我应该先解决掉他。”

    韩凌天眯了眯眼。

    他不怕毒,但亲朋好友却不行。

    “解决?”

    姬余音表情一变,上前拉住他:“韩先生,四长老的实力诡异莫测,你可不能铤而走险啊!”

    有些话没有明说出来,怕伤了韩凌天的自尊,不亲眼目睹的人,根本不会了解四长老的可怕。

    被他施蛊杀死的人,死相都极为惊怖,甚至有传闻,四长老曾毒死一名王级后期的高手!

    韩凌天是很强,但能有王级后期的存在强大吗?

    按照姬余音的对比推断,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要不要再打一个赌?”

    突兀的,韩凌天抬头正视姬余音,嘴角噙着玩味笑容。

    “奴家……”

    姬余音开始犹豫,竟有些怕了。

    输又能如何,她按照上一个赌约,本就是韩凌天的人,完全没有能输的东西。

    但万一赢了呢?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才是我的作风。”

    韩凌天抬手抵住姬余音的下巴,微微一笑。

    姬余音静静看着他的黑眸,体内竟没来由的多出些许躁动,她呼吸缓缓加重,一丝丝热气从小嘴吐出。

    男人散发出的强大自信,让她有些沉醉其中,不知不觉间,红唇微微上翘。

    下一秒,姬余音情不自禁的就要亲上去。

    “韩凌天!”

    一声冷哼从门口传来。

    姬余音神情一变,赶忙回头看去,正见黄埔澜庭站在那里,脸上像是挂着万年不化的寒冰。

    “澜庭,大半夜不睡觉是要跟我一块么?”

    韩凌天嘴角一挑,露出邪邪笑容。

    “你们聊。”

    姬余音讪笑一声,转身离开房间,顺便把门带上。

    “睡个屁!”

    黄埔澜庭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抱着肩膀:“我再晚来一会儿,你就跟她睡了吧。”

    “好浓的醋味啊,但我挺喜欢闻的。”

    韩凌天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我会吃醋?可笑至极!”

    黄埔澜庭眼神飘忽不定,走到韩凌天身旁坐下,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开口:“今……今晚的事谢谢你啊……”

    “大半夜我忙前忙后的,一句谢谢就完了吗?”

    韩凌天笑眯眯的看着她。

    “不然……”

    黄埔澜庭傲娇的昂着脸,不等把话说完,韩凌天突然抱着她柔软的腰肢,轻嗅着那一阵阵扑面而来的幽香。

    “你想干嘛?”

    黄埔澜庭表情一慌,开始挣扎。

    “想!”

    韩凌天邪邪一笑,低下头将她的小嘴堵住。

    刹那间,黄埔澜庭眼睛瞪大。

    韩凌天吻的况非常古怪,现在大家都束手无策,我只能把希望放在师傅你身上了啊!”

    乔若涵话说的很快,显然那头不容乐观。

    “我马上就到。”

    韩凌天并非一个无情的人,当即挂断电话,整了整衣服向外面走去。

    刚打开门,便看到黄埔澜庭。

    “爷爷让我叫你下楼吃饭。”

    “你们先吃吧,我有点事要办。”

    韩凌天留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开黄埔家。

    黄埔澜庭一脸好奇的站在后面,要不是公司有很多事没处理,她真想看看韩凌天每天都忙些什么。

    一路到来乔若涵所在的医院,停好车,韩凌天来到大门前,脚步顿了顿,深吸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

    与此同时。

    “嘀嘀嘀……”

    一阵汽车喇叭声疯狂响动。

    “让路!”

    紧接着,一个冷漠而又傲然的声音传入韩凌天耳中。

    韩凌天转头看去,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正停在那里,按理说医院前面的区域除了救护车外,一般不会有别的行驶,但它却很例外,也不见保安阻止。

    “看什么看,快让开!”

    劳斯莱斯的驾驶位上,一名年轻人伸出脑袋,看向韩凌天的眼神满是轻蔑和不爽。

    韩凌天没有说什么,朝着一旁挪动几步。

    “一脸傻气的小子,认识什么叫劳斯莱斯么,你被撞死不要紧,如果弄坏了车,哪怕擦破点漆,你全家捆在一块都赔不上!”

    年轻人不屑的轻哼了一声,看向韩凌天的眼神满是嫌弃与厌烦。

    正当他要踩下油门,然而,同一秒,韩凌天却突兀的上前,再次挡住劳斯莱斯的路。

    “那我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能撞死我。”

    韩凌天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抬头目光淡然的看着车里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