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初闻擂台赛
    !

    夕阳余晖渐渐消散,韩凌天的身影越拉越长,在人群中显得异常孤立。

    只是,面对东塍第一大佬的威势,他面色如常,淡淡出声:“周叔叔有话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好,那我就明确告诉你。”

    周擎背负双手,傲然而立:“我希望你离开琪朵。”

    “你在滨海或许很出彩,但与省内的其他青年才俊相比,就差太多了。”

    “难不成傅亦恒就能傲视省内诸多才俊?”

    韩凌天声音依旧很淡。

    “呵呵,他要娶我的女儿,也必须拿出真本事来才行。”

    周擎不屑一笑:“若他五年内能升任少校,或者加入国家特别机构,我倒可以给他个机会,不然,光凭他爷爷一个地区司令,少将军衔,可不值得我把女儿嫁到傅家。”

    说完,他又看向韩凌天:“年轻人,他虽然不怎么样,但你从小无父无母,跟一个姐姐相依为命,在家世上有和傅亦恒比拼的资本吗?”

    “是,你现在认识庄老,攀上了省城豪门,可有我在,周家的实力就比庄家强上许多,别说你不是庄家人,就算是,你的倚仗在我眼中依旧不值一提。”

    “你调查我?”

    韩凌天眉梢一挑。

    周擎哈哈一笑:“不,我没兴趣专门调查个无关轻重的小卒。”

    “记住,琪朵是我周擎的女儿。”

    “你要娶她……”

    “不!够!资!格!”

    最后四个字,周擎一字一顿,彰显出强大的自信。

    “哦,什么样才算够资格呢?”

    韩凌天目光微微低垂。

    “若以身份背景,少说家里也要有个将军,或者正厅,而且必须掌控实权的那种。”

    周擎声音十分平静:“若以能力,创建地下势力称霸一个市,或者在官场军队平步青云,又或者,坐到省城平四门以上家族的执事长老位置,都算你的能耐。”

    “可惜,我在你身上,完全没有看出来具备那些能耐的样子。”

    周擎摇了摇头:“你虽然表面看似谦和,但其实内心高傲到了极点,认准的事情不会改变,以你的性格,若入了官场商场,不能居于人下,和光同尘,必然一败涂地。”

    “而且长得文文弱弱,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在强者为尊的军中,肯定也是举步维艰。”

    “实话实说,换成你站在我的角度,会把女儿放心嫁出去吗?”

    说完,周擎静静看着韩凌天,仿佛要把他看穿。

    “呵……”

    韩凌天嘴角突然上扬一抹浅笑,声音中也多了一丝玩味:“周先生,那些都只是你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

    “我只是把琪朵当成妹妹对待。”

    “但有一点你说的没错,我确实高傲至极,而且,也有看不上一切的资本。”

    韩凌天目光平淡,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让他动容。

    “呵呵,资本?”

    周擎冷笑。

    他说了那么多,便是希望韩凌天看清自己,懂得望而却步,懂得,什么才叫做门当户对。

    可那么一个毫无背景,无父无母的小子,居然比他想象的要更加不可一世。

    “我父亲是少将,掌有实权,威震一方军队,岳父是在省内企业排第九的巨头,身价数百亿。”

    “我在东塍,哪怕市长见到也要礼让三分。”

    “我身旁的温老,来自一个神秘的古武家族,实力惊天动地,便是对付一百个你都不在话下。”

    周擎句句如刀。

    “以你现在的眼界,终究只是坐井观天罢了,韩凌天,你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而且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再有本事又能高到哪里去?”

    他不由的冷哼一声。

    话已至此讲的很清楚,韩凌天竟然不屈服,反倒硬着头皮说自己有底牌。

    若真有底牌,就不会在傅亦恒的挑衅下而无动于衷。

    韩凌天声音愈发平静:“周先生,你说的那些,在我眼里都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不值一提?”

    周擎笑了,是被气笑的。

    眼神中,不禁多了几分讥讽:“韩凌天啊韩凌天,我年轻的时候也如你那般狂妄,所见的是是非非都不值一提,可惜啊,社会很残酷,终究是规则大于全部。”

    “而规则,只有拳头大的人才能制定。”

    看韩凌天不言不语,周擎微微皱了下眉,旋即将手一摆,转身离去。

    “看在你为周家做了不少事的份上,只要离开琪朵,我可以拿出十个亿做为交换,记住,机会只有一次,你回去考虑清楚。”

    周围的手下们跟在他身后,寂静肃穆,有条不紊,比滨海那些家族的保镖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温老落在最后,走到韩凌天面前时,摇头惋惜:“一个女人而已,没了可以再找,而有了十个亿,你可以少奋斗五十年!”

    “再者说,有了钱,香车美女不是应有尽有。”

    “十个亿在我看来,眇乎小哉。”

    韩凌天神情淡漠。

    “哼,年纪轻轻,狂妄自大!”

    温老闻言,不由脸色一沉,重重拂袖离去。

    等众人离开,韩凌天目光重新眺望回镜泊湖。

    “在你看来,镜泊湖放眼省内乃至华国都微乎其微。”

    “可在我眼里,华国乃至整个地球,又何尝不是渺小如尘埃呢?”

    “任你有滔天权势,惊才艳艳的天资,但,凡人终究是凡人,百年以后尘归尘、土归土,而我呢……”

    清风拂柳,一片落叶飘到韩凌天手上,他微微低头看去,脸上突兀出现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

    温老一脸阴沉的拉开车门,冷冷出声:“那小子冥顽不灵,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算了,不用管他,那小子倔的很,到时候会有傅亦恒去收拾,省的琪朵怪我。”

    周擎平静说完,神色一沉:“滨海段家覆灭,承风集团暂无消息,现在周围不少势力都打算横插一脚,分杯羹,我听说,城子铭为了抢地盘,甚至要搬出杀手锏?”

    “是的,擎爷。”

    坐在前面的手下恭敬开口:“我们在外面的探子回报,城子铭重金聘请了一位高手,现在每天都毕恭毕敬的当做大爷伺候着,而且对外扬言,要称霸滨海!”

    “口气不小,他区区城子铭,到底哪来的底气?”

    周擎冷笑一声,转头看向枯槁老者:“温老,此次要劳烦你出手了。”

    “擎爷,尽管放心。”

    温老双眼微眯,森然笑了笑:“老头子我虽然半截身体都埋入了黄土,但只要省城那些人物不出手,其余小辈根本不够看。”

    “省城豪门有协议,不允许他们任何一家称霸周围的地级市。”

    周擎笑了笑:“除了他们那些人,放眼其他势力,又有谁是温老的对手。”

    ……

    韩凌天坐在车内,准备前往楚婉君家的时候,顺手给冯庆华打了个电话,询问一下关于周擎的事情。

    “周擎?他怎么来滨海了?”

    冯庆华一惊。

    “很厉害?”

    韩凌天没料到他的反应如此。

    “段家一消失,周围各个城市的大佬都在对滨海虎视眈眈,我先前接到风声,他们要用地下擂台赛的方式,来划分势力范围和利益圈子,本来吧,我也打算参与,但刚刚得知,参赛高手众多,更有王级的存在。”

    冯庆华长叹口气:“韩先生明白王级高手有多强,单挑几十号人跟玩似的,我手下的那些虾兵蟹将根本不够看啊。”

    说着说着,他不由得满嘴苦涩。

    冯庆华在滨海看着风光八面,但其实背后也有一把辛酸,外面那些势力,没一个人会把冯家放在眼里。

    本来段家消失,其地盘要不归韩凌天,要不归冯家,没有别人的事,但谁让他们势力弱呢,人家说什么就只能服从。

    “你要让我帮你参赛?”

    韩凌天轻笑一声。

    “不不不,我哪敢有那个念头。”

    冯庆华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赶忙解释:“其实我已经找了一位高手出面,但怕到时候出现什么差错,所以……”

    “镇镇场子是吧,好,我明白了。”

    韩凌天点头,嘴角一抹笑容缓缓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