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醉情香
    !

    车内陷入安静,唯有细微风声从窗外灌入,将两人头发吹乱。

    面对小魔女的突然发问,韩凌天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摇了摇头:“当然不会,我们本就是假的男女朋友,况且你是未成年,我可没有犯法的打算。”

    周琪朵娇躯轻微的颤了一下,紧接着翻个白眼,看似漫不经心:“切,其实刚才就是开个玩笑。”

    旋即她将头扭到另一旁,小声嘀咕:“谁会那么没品挑你嫁!”

    “是玩笑就好。”

    韩凌天认真开车,也没发现她情绪上的不对味。

    很快,车子便行驶到了周家别墅前。

    “我现在要是回去,会不会打扰爷爷睡觉?”

    周琪朵下车活动一下身子。

    “那怎么办?要不你去我那凑合一晚?”

    韩凌天看了看时间,“但我觉得你没回去,周老估计也不会睡。”

    “那……那明天生日宴会再见。”

    周琪朵犹豫了一下,最终没说什么,只是转身向别墅走去。

    看她身影消失,韩凌天才调转车头向城东分局行驶。

    ……

    城东分局内,依旧亮着灯火。

    “楚警官,我叫谭向初,刚从国外留学归来,我们谭家是省内最大的珠宝商,产业无数,你喜欢什么珠宝可以跟我说啊……”

    青年长得一表人才,穿着一身范思哲的休闲西服,戴着江诗丹顿的手表,把玩着一件黑色小物,上面时不时露出兰博基尼的车标。

    处处都在告诉别人,他很有钱。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谭家在省城势力不小,而他作为嫡系,一个月零花钱几百万是有的。

    “多谢。”

    楚婉君拄着脑袋,满脸的无奈。

    滨海市在拍卖会的影响下,吸引周围不少城市中三教九流的人来凑热闹。

    结果导致原本不错的治安立马下滑,眼前的主就是丢东西来报案的。

    但现在聊得越来越偏,她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毕竟怎么着也不能给自己警局抹黑。

    “该死的韩凌天,比约定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等下次见面,新账老账一块算,要好好收拾你一顿才行!”

    楚婉君气的双拳紧攥,恨不得现在就去找韩凌天,将他碎尸万段。

    花玲珑的事都没算清楚,现在可好,竟然敢放她鸽子!

    压抑的火气,等有机会要全发在韩凌天身上。

    “而且,我们谭家和省城十三豪门中的庄家关系匪浅,你要有什么事办不了尽管找我,保证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谭向初一脸的得意。

    很显然,能攀上庄家的高枝,是一种可以炫耀的资本,让他很是兴奋。

    “哦。”

    楚婉君冷淡的点了点头,对他的话不以为然。

    谭向初暗暗皱眉,楚婉君是他见到最漂亮的女人。

    所以在刚才报案的时候,他一眼便被吸引住,并且暗中认定为自己的女人。

    只是,楚婉君看上去不太好得手。

    但越是脾气火爆的女人,征服的时候也就越有乐趣,尤其是对他自诩花丛老手来说,更是如此。

    “楚警官,像你那么美丽的女人,背后应该有很多狂蜂浪蝶才对,怎么到现在依旧是单身?”

    谭向初看似漫不经心的恭维了楚婉君一句。

    大半夜孤身一人在警局值班,典型的单身女性。

    “个人私事和你无关。”

    楚婉君深呼吸几次,尽量提醒自己不要动手,同时让语气轻缓些:“谭先生,你既然丢了东西,就请说出地点、时间和一些必要线索,不要再扯没用的好吗?”

    “那些东西是很贵重,差不多有五六百万,但在我眼里,却比不上和你相处的时间,我们何不聊聊更有趣的事情呢?”

    谭向初笑容满面,指尖很不老实的向楚婉君的小手移动,打算借机试探一下。

    “啪!”

    不等他碰到,楚婉君重重一拍桌面,横眉冷对:“收好那些龌龊的想法,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要不是非常时期,她肯定会拔枪拍在桌子上,好好教训一下眼前动歪脑筋的家伙。

    谭向初表情一僵,料到楚婉君很难对付,可现在来看,自己依旧有些低估。

    他丢的东西价值不菲,但现在有大美女在,他完全可以不在乎那些。

    “情况特殊,怕是要改变策略,使用一些手段才行。”

    暗中嘀咕一声,紧接着,谭向初借着桌子的掩护,偷偷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纸包,打开在手心里倒出一些白色粉末。

    动作老练,显然不是第一次做。

    “谭先生?”

    见他不说话,楚婉君眉头微皱,抬头看去。

    与此同时,谭向初抬手一吹,旋即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对于手中的东西,他很有信心,可以说是无往不利。

    白色粉末飘得快,散的也快,转瞬就消失不见。

    谭向初满脸笑容:“楚妹妹,我现在就带你去案发现场,我们好好交流一下。”

    楚婉君俏脸布满红晕,痴痴笑着:“好啊,谭哥哥,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哦,呼……人家好热,好想脱衣服……”

    谭向初眼中邪光闪烁,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笑容更甚:“先等等,到了案发现场哥哥慢慢帮你脱。”

    说话间,他扶着楚婉君向外面走去。

    警局内部有监控,他不敢毛手毛脚,但只要上了车,那么一个身材火爆的女警花,不是任他摆布?

    谭向初越想越,不耐烦的推搡了眼前人一下:“你谁啊,我认识你么,快让开!”

    谭向初眼睛一瞪:“听见没有,楚妹妹不认识你,好狗不挡路,快点给我滚开!”

    来人正是刚刚将车停好的韩凌天,此时看着楚婉君,不禁微微皱眉,旋即转向谭向初,声音冷了许多:“我给你一次机会,放开她,然后滚出去!”

    谭向初一脸不屑:“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老子面前指手画脚?!”

    “废话真多。”

    话音一落,韩凌天一步跨出,右拳狠狠砸在谭向初的鼻梁上。

    “啊!”

    谭向初一声惨叫,整个人被打飞出去,重重砸在办公桌上。

    借此机会,韩凌天身形一转搂住楚婉君,同时指尖飞点在几个穴位上。

    正准备挣扎的楚婉君浑身一颤,顿时瘫软。

    韩凌天搂紧她,凑上去深吸一口幽香,眼中冰冷瞬间暴涨,仿佛能冻结空气。

    “醉情香!”

    “妈的,你个狗东西,竟然敢打我!”

    谭向初疼的呲牙咧嘴,捂着鼻子走出来,鲜血染得浑身都是。

    一看到韩凌天亲密的搂着楚婉君,更是妒火中烧,脸色阴沉无比:“拿开你的脏手,把楚妹妹给我放下!”

    “对婉君使用醉情香,说吧,你准备怎么死?”

    韩凌天冷冷盯着他,浑身杀气暴涨。

    强大的势散发而出,哪怕半步王级的郑晟睿都难以承受,更别提一个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人。

    场内突然压抑到了极点,谭向初身体战栗不止,额头虚汗直流。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但氧气却只有可怜的一丁点,快要被活活闷死!

    “小子,我可是省城谭家的人,背靠庄家那颗大树,你要敢动我,绝对会死的很惨!”

    谭向初脸色由红转青,危急关头,拼尽全力挤出一句话,直接将最大的靠山搬出。

    “庄家?”

    韩凌天眉梢一挑。

    谭向初明显发现,身上压力骤减,只以为韩凌天是怕了呢。

    当即,他冷哼一声:“省城十三豪门中的庄家,应该没几个人不认识,奉劝你小子一句,现在认错,并且松开楚妹妹,我可以当无事发生。”

    他能察觉到韩凌天的厉害,现在先给个台阶下,等回去召集人手再来报复,玩死个穷小子不是轻而易举。

    “正巧,庄家我也认识人。”

    韩凌天反倒不急着动手,暴揍谭向初容易,但那样显然不解恨。

    “认识人?庄家上层认识的贵客我都有些印象,你认识的不会是什么阿猫阿狗吧!”

    谭向初鄙视的看着他,不屑的笑了笑:“实话告诉你,谭家和庄家是深度合作,我也有幸和庄家大小姐吃了几次饭,在她面前能说上些话。”

    “而你认识的都是什么东西?中层管理?底层职员?那些小喽啰没有用,我只要打个电话说上几句话,能轻而易举的把他们踢出庄家!”

    谭向初满脸讥讽:“到了那时,你可是害人害己。”

    “哦,是吗?”

    韩凌天淡淡看着他。

    “当然!”

    谭向初轻蔑的看着他,话锋一转:“但你小子要是现在把楚妹妹交给我,并且滚蛋,我不仅可以既往不咎,甚至可以提拔一下你在庄家的靠山,到时候,你的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很划算的交易,不是吗?”

    他面带得意,仿佛吃定了韩凌天。

    庄家那种庞然大物,哪怕是一个中层管理者,放在滨海市都不一般。

    他不相信韩凌天会拒绝,毕竟,换作任何人都会乐的脸上开花。

    英雄救美和荣华富贵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谭向初以为韩凌天不说话是被镇住,立马看向楚婉君邪邪一笑,仿佛大美女唾手可得。

    “那脸蛋,那胸,那腰,啧啧啧……”

    他再次淡然。

    “我呸!”

    谭向初撇了撇嘴,表情十分不屑:“说谎话你真是张口就来,庄小姐怎么可能认识你,也不撒泼尿来照照自己的德行,真是可笑!”

    “是真是假,打个电话问问自然水落石出。”

    韩凌天直接拿出手机。

    看他神情不像作假,谭向初一惊。

    如果真被庄小姐听到他做的好事,那结果不言而喻。

    在谭向初惴惴不安的目光中,韩凌天找了个号码按下,半响后,他嘴角一抽,表情颇为无奈。

    “没人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