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侯景耀
    !

    外面灯火阑珊,晚风阵阵。

    周琪朵傻傻的看着韩凌天,脑海中依旧全是空白。

    直到现在她才终于明白,韩凌天为什么至始至终都那般淡然。

    那是掌握一切的胸有成竹,和无视所有的不在乎!

    从一开始,韩凌天就没有把堂堂省城豪门,受无数人敬仰的郑家放在眼里。

    “你先等我一会儿。”

    拍了拍周琪朵的脑袋,韩凌天转身走到烟媚儿身前。

    城西那帮壮汉,本来对突然蹦出来的韩老大很是不屑。

    一个没什么名气的男人,长得瘦瘦弱弱,有什么资格做他们老大?

    但现在,一个个看向韩凌天的眼神充满火热,就像是粉丝看到了所崇拜的偶像一样。

    一拳打爆半步王级的郑晟睿,那是何等的潇洒痛快!

    “韩老大……”

    烟媚儿满脸,没什么好绪,能将任何男人都融化其中。

    她哪能那么轻易的平静下来,如今紧紧盯着韩凌天,舔了舔诱人的粉唇,就像是一个饿了好几天的人,突然看到了一桌子的美食。

    “老大,要不今天晚上去我家,在那张大床上,深入的、仔细的好好聊聊,怎么样?”

    烟媚儿巧笑嫣然,走上前紧紧贴在韩凌天胸膛,抓着他的大手向自己腿上缓缓探去。

    泉泉俏脸立马爬上红晕,二话不说直接带着手下离开。

    此处位置偏僻,灯光昏暗人员稀少,又有一大片树林挡着。

    韩凌天和烟媚儿两人呼吸交错,空气似乎都变得燥热许多。

    指尖顺着滑嫩的肌肤一路向下,仿佛导火索一般,马上要将气氛点燃。

    “不许去!”

    没等韩凌天继续享受,一旁的周琪朵怒气冲冲的上来将他拽开。

    “咳咳,当然不去,我有别的事情要办。”

    韩凌天瞬间将脸一板,义正言辞的看着她。

    在个十六岁的小姑娘面前,他也不可能干些什么。

    被人撞破好事,烟媚儿毫无娇羞,只是看着周琪朵微微一笑:“小妹妹不要那么我愿的事情。”

    韩凌天认真开着车。

    他和黄埔澜庭不也是有婚约,但从来不强求。

    “有些事,身不由己。”

    周琪朵似是想到什么,突然变得有些多愁善感,原本眉梢的笑容消失,变得有些落寞。

    突然的安静,让韩凌天侧目看去,不禁微微皱眉。

    “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说说。”

    片刻后,他缓缓出声。

    “有个童话中的公主,从出生就被安排好了一切,可她对什么王子不感冒,但只要是喜欢的人,哪怕是乞丐也不在乎。”

    周琪朵沉寂许久,旋即看向韩凌天,一脸认真:“韩凌天,你会娶我吗?”

    ……

    省城,侯家大宅。

    此起彼伏的恢弘房屋一直蔓延到视线尽头,在几间塔楼中,都有着强横的势在波动,几乎笼罩着宅院每一个角落。

    与滨海市的一流家族相比,侯家大宅无疑更为森严与雄伟,由此也彰显出强横的实力。

    单单是王级强者的多少,就是个未知数。

    在靠中心处的一座庭院中,一名青年泡在热气腾腾的温泉中闭目养神。

    水雾氤氲,隐隐可以看出他皮肤白皙如玉,面目极为俊朗,尤其两条眉毛,如剑锋一样凌厉。

    他仅仅坐在水中,便有着一股尊贵的气势散发而出,高高在上,不可亵渎。

    青年便是侯家的继承人,侯景耀。

    一名身材高大,五十多岁的男子背负双手走来,淡淡出声:“侯少,滨海那场拍卖会非比寻常,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虽说别的东西都是废物,但毕竟压轴的苍蓝草事关重大,不能让人捷足先登啊。”

    “无妨。”

    侯景耀缓缓睁眼,一抹精光暴射而出。

    紧接着,他嘴角上挑,微微一笑:“我曾在一本旧书上看到,真正的苍蓝草乃天材地宝,出世时天降异象,可活死人肉白骨,历史上只出现一次,在古代都十分罕见,更别提日渐污染严重的今天。”

    “那……”

    中年人微微皱眉。

    “都在盛传滨海市卧虎藏龙,但实际上,那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地级市罢了。”

    侯景耀摇了摇头,嘴角挂着几分讥讽:“若真有苍蓝草,那些老家伙们早就被惊动,甚至帝都和魔都都会来人,又哪会像现在安静。”

    “那我们静观其变?”

    中年人找个位置坐好,给自己斟了杯茶。

    能和侯家少爷平起平坐,来人的身份更加不简单,他叫常封雄,侯家第一高手。

    早在十年前,他便已经突破到王级后期,曾在东南亚雨林中,凭借一人灭队十名王级初期高手,从此名声大振。

    侯家也是花了极大的代价,才请来常封雄来坐镇。

    也正因如此,侯家才能够在短短十年内,从一个小家族成为名震省城的豪门。

    “静观其变……”

    喃喃自语间,侯景耀似是想到了什么:“常叔叔,侯渊很久没有回信,不会是出事了吧?”

    前阵子他安排侯渊去滨海市,一来是摸清那里各个势力的情况,二来,则是暗中保护白溪瑶,将一切图谋不轨的男子杀无赦。

    但现在,侯渊既不打电话也不发短信,让他不禁有种不祥的预兆。

    “侯渊是我的徒弟,一身修为足有半步王级,在滨海市能杀掉他的人寥寥无几。”

    常封雄轻抿口茶,不屑的笑了笑:“更何况,他最擅长轻功,要跑没人拦得住,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现在了无音讯,应该只是碰到了点麻烦,无碍。”

    如果让他听到,自己的爱徒已经被韩凌天用根树枝当场斩杀,甚至尸体都被萧诗巧给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肯定会就不会那么淡定。

    侯景耀点了点头,认为他说的没错。

    侯渊的轻功他见识几次,哪怕是一般的王级都望尘莫及。

    “下六门中去了庄家和慕容家,平四门中,承风集团的郑家派出了郑晟睿,会不会对我们的计划产生影响?”

    中年人顿了一下。

    “庄家和慕容家难登大雅,唯独承风集团需要多关注一下。”

    侯景耀摩挲着下巴,深思片刻,“我听说承风集团在滨海市早有布局,也不知郑晟睿是不是去收网的。”

    “一山不容二虎,若真如此,那对我们的计划肯定会有影响!”

    常封雄目光一凛。

    “常叔叔,你准备一下,拍卖会后,我们正式去滨海市,联姻白家,整合地下世界,为我侯家所用。”

    侯景耀点点头,眼中精光闪烁,声音低沉些许:“到时候将滨海市的黑白都掌握在手中,我继承人的位置会更牢固,侯家也会坐到平四门中龙头老大的宝座,哼哼,到时候哪怕面对上三门,我们也可不惧!”

    话音一落,侯景耀和常封雄都是露出尽在掌控的笑容,颇有几分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