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1986酒吧的主人
    !

    魏学阊似笑非笑的看着韩凌天,嘴角讥讽越来越盛:“我记得保卫科缺些人手,后勤科也差几个打杂的……”

    “不需要!”

    周琪朵冷哼一声,正欲离开。

    突然,一个肩膀全是纹身的青年,满身酒气摇摇晃晃走来,笑容满脸:“小妹妹长得真漂亮,看着你好面生,是第一次来玩吗?我叫六子,咱俩喝一个!”

    周琪朵横了他一眼,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扇了出去。

    “我管你叫什么,从哪里来的就给我滚哪里去,姑奶奶我心情不好,信不信一生气打电话找十几号人弄死你!”

    六子捂着脸呆若木鸡。

    他从来没见过那么猛的妞儿。

    张嘴就是叫十几号人弄死他,真的假的?

    “妈的,你算什么东西,活腻了是吧,也敢在老子看上的女人面前大呼小叫?”

    趁他愣神,魏学阊站出来一脚将六子踹倒在地,不屑的吐了口痰,叫嚣不断。

    “你是谁?”

    六子倒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以为踢到了铁板。

    “老子魏学阊,祥正集团的总经理!”

    魏学阊趾高气扬的看着他:“给你三秒钟时间,立马滚出去,否则老子让你混不下去!”

    六子有些摸不清形势,看周琪朵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再看看身穿名牌、飞扬跋扈的魏学阊,便一下子被吓住,觉得他们真不是一般人。

    “行,算你狠,给我等着!”

    丢下一句狠话,六子转身狼狈离开。

    “哼哼,琪朵,看到我的本事没有?就凭那家伙也敢来占便宜,纯粹是找死!”

    轰走一个混子,魏学阊意气风发,挑衅似的看向韩凌天。

    “切,嘚瑟什么啊,姑奶奶我需要你吗?刚才那人也就跑得快,不然我叫来十几号人弄死他!”

    周琪朵很不淑女的翻了个白眼。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先走吧。”

    韩凌天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走?”

    魏学阊鄙夷的看着他,嗤笑一声:“小子,刚才琪朵被人调戏,你就怂的不敢出声,现在要走,不会是怕被那人回来报复吧。”

    “对,肯定是那样,看你怕东怕西的样也称得上男人?我呸,琪朵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跟你在一块!”

    说完,他扭头看向周琪朵,拍着胸脯保证:“琪朵,你放心,酒吧经理是我朋友,什么事都能摆平。”

    在他看来,一个小混混而已,物以类聚又能认识些什么人,最多也是些小混混。

    以他的人脉,摆平一些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简直是轻而易举。

    “是吗?”

    韩凌天放下酒杯,淡淡看着他。

    “当然,那帮混混听到我的名声肯定会吓得屁滚尿流,都不敢再来找麻烦。”

    魏学阊看着他,挑衅似的扬了扬下巴,“你小子要是实在怕的不行可以先走,我罩得住琪朵,保证她毫发无伤。”

    他一言一行间都在踩下韩凌天,顺便抬高自己,现在是个女人就应该明白,他们两个谁才是最好的归宿。

    “呦,好大的口气!”

    突然,一个声音冷冷传来。

    只见一个头包纱布的青年,在一群壮汉的簇拥下行走而来,刚才被打的六子赫然站在其中。

    青年模样看着滑稽,但周围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笑,显然来头不小。

    “口气自然和实力是成正比的。”

    对面人很多,一个个壮汉杀气腾腾,魏学阊却丝毫不惧。

    “哦?你是谁?”

    领头青年眼神玩味的看着他。

    “我叫魏学阊,祥正集团的总经理。”

    魏学阊一脸傲然的看着他们,淡淡出声:“你小弟刚才调戏了老子看上的女人,怎么,你是他老大?来认错的吗?”

    “祥正集团算什么狗屁东西,董事长都是废物,更别提区区一个总经理,就凭你也配我认错?”

    青年冷哼一声。

    “妈的,你个狗东西,哪来的勇气在我老大面前口出狂言!”

    六子一个箭步冲上去,两巴掌甩在魏学阊脸上。

    “我和1986酒吧的经理是好朋友,你竟然敢打我?”

    魏学阊捂着脸先是一愣,紧接着,指着对面众人大喊大叫:“你小子死定了,敢打老子,别说是你,哪怕你那些朋友都跑不掉,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们不可!”

    话音一落,周围众人都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盯着他。

    领头青年摆了摆手,淡淡出声:“王经理,他是你朋友?”

    人群中走出一个身穿西服的胖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不断摇头:“少爷,我不认识他。”

    魏学阊惊讶的合不拢嘴,走出来的胖子正是1986酒吧的王经理,平常跟自己勾肩搭背,用兄弟互称,怎么现在却说不认识。

    什么情况?

    “王经理,你说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魏学阊察觉到不对劲,试图上前看看。

    “滚蛋,别跟我攀关系,不认识就是不认识。”

    王经理表情嫌弃,像驱苍蝇一样摆了摆手,紧接着,点头哈腰的站在青年身旁,一脸谄媚:“少爷,他既然敢动手,你说该怎么处理?”

    那一幕,让魏学阊更加傻眼。

    王经理肯定是清楚自己身份的,但饶是如此,现在却装傻充愣,反而对青年那么恭敬……

    那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你……你是什么人?”

    魏学阊磕磕巴巴,吓得话都说不利索。

    他在1986酒吧嚣张的最大倚仗就是王经理,但对方现在装作不认识,那他面对一众壮汉,可真是死路一条。

    “既然敢在我家的酒吧动手打人,那不知我是谁吗?”

    青年冷笑更甚。

    “你是……”

    魏学阊上下打量他一番,顿时脸色狂变,一股凉气从脊椎尾部直冲天灵盖,他失声惊呼:“葛少!”

    他此时脑中一片空白,嘴里满是苦涩。

    怎么也没料到,自己居然踢中了一块铁板。

    “葛少……抱歉,真是抱歉,刚刚的事情都是误会,真的都是误会!”

    魏学阊赶忙上去认错,丝毫没有刚刚口出狂言的嚣张模样。

    此时他心里满是后悔,自己刚才就不应该强出头,为了个女人得罪葛少,真是十分不值得。

    “向来都是我嚣张,我打人,从不例外。”

    葛少轻描淡写的摆了摆手,说出去的话却毋庸置疑:“六子,刚才他哪只脚踹得你,直接废掉。”

    “好咧。”

    六子摩拳擦掌走上前,狞笑一声:“小子,你刚才不是挺牛么,今晚看你爹我怎么炮制你!”

    先前他不动手,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摸不准而已。

    现在搞清那小子的底细,动手也毫无顾忌。

    魏学阊吓得脸色煞白,转身就要跑,却被两人拦住。

    “葛少,你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眼看着满身肌肉的六子走来,魏学阊吓得浑身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战战兢兢时,裤子跟着湿了一大片。

    他竟然被吓尿了!

    “六子,他废话太多,你快点动手。”

    葛少不屑的笑了笑。

    魏学阊眼中尽是绝望,没了一只脚,他未来跟废人有什么区别。

    突然,周琪朵站了出来,大喝一声:“住手!”

    虽然看不上魏学阊,但毕竟同学一场,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废掉一只脚。

    “呦,小妞长得不错啊。”

    葛少眼前一亮,旋即嘴角慢慢上扬:“刚才打我小弟的也有你一个吧,行了,看在美女的份上,我们把账算清楚,今天没准能放你们走。”

    在他看来,魏学阊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踩一脚他都嫌费劲。

    “我就是打了又能怎么滴,谁让他自己犯贱来搭讪!”

    周琪朵脾气火爆。

    她话一出口,倒在地上的魏学阊暗叫糟糕。

    没人比他更清楚葛家的可怕,那可是霸占城南许久的老牌势力,在滨海根深蒂固。

    周琪朵丝毫不惧,先不说司徒青手底下那帮人,她背靠周家,真要亮出身份都能吓死那些小喽啰。

    “老大,那小妞脾气真猛,竟然敢骂咱们!”

    六子惊讶不已。

    “本打算让你陪我喝两杯,事就那么算了,但现在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只能跟我回去,不伺候舒服了事儿不算完!”

    葛少阴笑着上下打量着周琪朵,眼中闪着异样光芒。

    虽然以他的身份根本不缺女人,但像周琪朵那样的姿色,却是头一回碰到。

    “你……你等着,姑奶奶我现在叫来十几号人弄死你!”

    周琪朵可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他的污言秽语当即气的柳眉倒竖,凤目圆睁。

    “呦,能叫来人啊,可以,让你打电话叫人,我倒要看看,滨海市有几个敢接我葛家的梁子。”

    葛少不慌不忙的找个地方坐好,脸上挂着尽在掌控的笑容。

    十几号人很多?

    在他面前,那点人数就是个屁!

    别的不多说,光是1986酒吧的保安就有几十号。

    到了那时,眼前的小萝莉脾气再暴躁,不也点乖乖束手就擒。

    “等着!”

    周琪朵拿出手机直接给司徒青打去,准备让他把手下人全叫来,狠狠暴揍一顿眼前的混蛋才行。

    第一次,无人接听。

    第二次,无人接听。

    第三次……

    一直打了六七次,电话那头依旧显示无人接听。

    周琪朵心里咯噔一声,俏脸表情变了变。

    关键时刻,司徒青竟然联系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