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简单的蛊毒
    !

    “怎么,是钱家打来的?”

    韩凌天像是早就料到电话会来一样,脸上没有什么惊讶。

    “不,是周小姐。”

    唐清韵眨了眨大眼睛。

    “那为什么不直接打给我?”

    韩凌天拿出自己手机看了一下,上面的未接来电数量让他眼皮直跳。

    电话那头可不是什么善茬,而是周家的小魔女啊!

    他喉咙哽咽了一下,伸手将手机拿来,只听那头传来一个略显稚嫩的女声:“喂,韩凌天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不接姑奶奶的电话,现在限你十分钟内,赶到解放军医院救人!”

    “什么情况?”

    韩凌天微微皱眉。

    “我大哥出事了,那帮废物医生都束手无策,我爷爷让我请你帮忙!”

    周琪朵的语气十分急切。

    “好,我马上就到。”

    韩凌天一听是周清茂出事,立马挂断电话,抬手拦了辆车,回头看向两女:“清韵,你回去等钱家来人洽谈合同,诗巧是保护你的,我有事先走一步。”

    “嗯,那你小心点。”

    唐清韵看出事情危机,很懂事的点了点头。

    “莫非是我的治疗出了问题?”

    上了车,韩凌天脸色不太好看。

    虽然对于自己的医术很自信,但也保不齐会出现点岔子,毕竟一切皆有可能,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绝对。

    来到解放军医院,下了车,周琪朵早已在门口等候。

    “周大哥在哪里?”

    韩凌天神情凝重。

    “跟我来!”

    人命关天,周琪朵没有时间跟他斗嘴,直接领着韩凌天来到了重症加强护理病房。

    能住在里面的,一般都是些生命垂危的病人!

    好几个专家都穿着清洁隔离服,在里面忙的满头大汗。

    周昌东站在外面,一张脸铁青。

    周家地位特殊,医院的高层领导全部惊动,直接调用最好的人力物力。

    林院长不断叹气,颇为焦头烂额,那些主任医师都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韩凌天刚一露面,周昌东立马慌忙赶来,眼中尽是担忧:“韩先生,你终于来了啊。”

    “周老,怎么回事?”

    韩凌天蹙着眉。

    “清茂他中了毒。”

    周昌东深吸口气。

    “中毒?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

    韩凌天眉梢一挑。

    “上次在我家搜到窃听器的事,你应该记得,事后清茂沿着线索去查,可昨夜失联一宿未归,今天中午再发现时就成了现在模样。”

    周昌东脸色铁青,“怕是他查到了什么有用的线索,而被奸人下的毒手。”

    “若是中毒的话,不至于一群专家教授都束手无策吧?”

    韩凌天环顾四周。

    解放军医院的设备都在顶尖水平,与第一人民医院不相上下,甚至在一些方面更为出色,那些医师也小有名气,不应该治不了中毒才对。

    林院长擦了擦额头的汗,一脸苦笑:“我们能确定中毒,却查不出周少中的是什么毒,也不知该使用哪种血清。”

    说话间,他的心紧紧的揪在一块,生怕周老发火。

    “周老,你先坐下歇歇,我去看看情况。”

    韩凌天转头看向里面。

    林院长眉头一皱,“周老,他能行吗?”

    “他不行,难不成你们能行?”

    周昌东冷哼一声,“废话少说,快去拿一套隔离服!”

    “不用了,周大哥身中奇毒,不能再浪费时间。”

    韩凌天摆了摆手,就要去开门。

    “那怎么行,不合规矩啊……”

    林院长表情一变,十分为难。

    “一切听韩先生的!”

    周昌东手杖猛的一跺,冷冷瞪他一眼。

    “好……好吧。”

    林院长无奈挥手,让护士开门。

    里面,三名专家教授正围着周清茂,好几个小护士在一旁辅助,忙的不可开交。

    “太奇怪了吧,毒的品种,我活了几十年竟然见所未见!”

    “小美,快点拿去重新分析,十分钟内我必须要看到结果!”

    “不好,周少的脉搏又弱了几分!”

    三人忙的满头大汗。

    周清茂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的管子接上各种仪器,他双目紧闭,眼圈和嘴唇发黑,时不时抽搐几下,心跳越来越弱,生命垂危。

    韩凌天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个所以然,正准备上前一步仔细观察。

    突然,只见周清茂小腹皮肤下出现一个鼓包,正在从下到上的缓慢移动。

    变化很细微,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

    韩凌天眉头紧皱,已然确定周清茂中的是蛊毒!

    “以滨海所在的位置,蛊毒本就不常见,会使用者更是极少……”

    韩凌天双目微眯,“莫非是那个安虎,但以他的能力,绝对使不出如此强度的蛊毒才对。”

    “算了,救人要紧。”

    韩凌天不在分析蛊毒,立马掏出金针上前,准备用针法鼎镇山河,先将周清茂的病情暂时压下。

    否则,不出半个小时,哪怕是大罗金仙降临也无力回天!

    一个专家回头,看韩凌天没穿隔离服就站在那里,当即咆哮:“懂不懂规矩,不穿隔离服都敢来,是不是嫌我们不够乱?”

    有个小护士战战兢兢,“是……是林院长放的……”

    “胡闹!”

    另外一人发飙,看向外面大声质问:“林院长,你是在给我添乱吗?!”

    “肖主任,不怪我,都是周老要求的。”

    林院长一脸尴尬。

    他真搞不懂,周老一向精明的人,为什么会在此时自乱阵脚,将宝全压在一个小年轻上。

    难不成,那小子有什么不凡的地方?

    可他看来看去,从衣着到气质长相,都没发现哪里与众不同。

    肖主任,名叫肖奉旭,内科一把手,能力非常强,在国际上发表好几篇论文,西医界威望很高。

    前些日子为了把他挖来,林院长绞尽脑汁,用了不少办法。

    肖奉旭看向周昌东,神色稍微舒缓几分:“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救治病人的,请你不要再给我们添麻烦好么。”

    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主,说出去的话很不客气,毕竟刚来滨海没多久,并不清楚周昌东和周清茂的具体身份,只以为他们有些来头,能让院长亲自接待。

    “我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添麻烦的。”

    韩凌天神情淡然。

    “肖主任,事不用你管,让韩先生去救治。”

    周昌东脸色不太好看。

    “你让他去救治,莫非是信不着我们?”

    肖奉旭眉头一皱,有些不悦。

    “先前我信得着你们,可结果呢,整整几个小时了,你们甚至毒的种类都没查出来,说说,叫我怎么相信?”

    周昌东板着脸,拿着手杖敲了敲地板。

    “开什么玩笑,以我的医术配上顶级设备都查不出来的毒,你认为那区区一个毛头小子,就能查得出来?”

    肖奉旭眼神颇为不屑的瞥了韩凌天一下,冷冷出声:“关键是,作为大夫,你来icu却不穿隔离服,那点基础常识也不懂,又如何能救得了病人。”

    “周大哥性命危在旦夕,你却在跟我斤斤计较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韩凌天收敛表情,呵斥一声:“让开,他的病情不能在耽搁!”

    肖奉旭依旧不为所动,振振有词:“病人来了我们解放军医院,那是死是活自然由我们负责,你现在要横插一脚,如果出了事算谁的?”

    说完,他又看向林院长,声音沉重:“院长,你做事情不考虑后果的吗?”

    “我没工夫和你闲扯,马上让开,再耽误下去,谁来也没有用!”

    韩凌天已经动了火气。

    “切,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院长,快叫保安把他轰出去,免得影响我们治疗。”

    肖奉旭冷冷一笑。

    “喂,你要不要点脸啊,自己没本事也不让别人接手,要是耽误了最佳救治时间,往小了说是医疗事故,往大了说你那是草菅人命!”

    周琪朵插着腰蹦了出来。

    肖奉旭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小丫头片子少在那指手画脚,要是我都治不好,那么整个滨海市,就没人能够治好!”

    “我呸!”

    周琪朵十分不齿,“你可真能往脸上贴金,以为自己很牛么,人家韩凌天能将坏死的手臂治好,你能吗?”

    “放屁!吹牛也不看看地儿,神经都已经坏死,又怎么可能治好,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肖奉旭一脸不屑。

    周琪朵十分气恼,刚要展露小魔女本色,一旁的韩凌天却将他拉住。

    “周大哥的情况不容乐观!”

    不由分说,韩凌天心中一惊,直接冲向病床。

    肖奉旭被他一撞,当即重重摔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他大声咆哮:“居然敢跟我动手,院长,你愣着干什么,快叫保安啊!”

    “住口!”

    周昌东沉着脸,“韩先生是我请来的,他有那个资格为清茂治疗。”

    “好好好,让他治就让他治,病人若是死了,我绝对不会负半点责任!”

    肖奉旭恼羞成怒。

    他堂堂内科专家,有名的权威,省城大医院下来的。

    然而在众目睽睽下,周昌东却去相信一个毛头小子,简直就是在硬生生打他的脸。

    周琪朵在一旁翻了个白眼:“是不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浑身都不自在?”

    “有什么好得意的,一会儿出了事,我看你们该怎么收场!”

    肖奉旭阴沉着脸站在一旁,准备好了看一场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