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花玲珑
    !

    “小子,你是聋了么,叶少的话听不见?”

    见韩凌天不走,一名小弟走上去,像驱苍蝇似的摆摆手,“快点滚蛋,要是碍着叶少的心情,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不行,我走不了啊。”

    韩凌天指了指单元门,既认真又无奈的看着他们:“实话实说,你们找的楚婉君是我女朋友,现在确切来说,滚蛋的应该是你们。”

    “你说什么?”

    话音刚落,叶少立马转身看向他,嗤笑一声:“就你那样,也敢说是楚婉君的男朋友?”

    另外几名小弟也是一样,看着韩凌天的眼神满是不屑。

    “不说别的,楚小姐可是出了名的警花,身材长相都是一顶一的大美女。”

    有小弟走上去打量韩凌天一番,嘴角挂着讥讽的笑容:“就你一个打扮像是穷屌丝的小子,也敢口出狂言?”

    “对啊,只有像叶少这样仪表堂堂又家财万贯的人,才有资格当楚小姐的男朋友啊!”

    另一个人撇了撇嘴,“你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哪来的自信?”

    “万一她就喜欢穷的呢。”

    韩凌天风轻云淡的看着他们。

    “小子,你他妈搞笑来的吧?楚婉君是你女朋友?你怎么不说你是国家主席呢?”

    叶少鄙夷出声,看到韩凌天手上拿着两个冰淇淋,眼神更加不屑,“你小子买两个冰淇淋,难不成就是给女朋友楚婉君的?”

    “不错,的确如此。”

    韩凌天认真的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哈……”

    叶少放肆狂笑。

    “冰淇淋?你给人家两块钱一根冰淇淋?”

    “小子,看你那副穷酸样,应该是没什么东西能拿得出手了吧。”

    “我看那小子没准是精神有问题……”

    一帮人脸上更加鄙夷。

    正当他们大肆讥笑的时候,单元门缓缓打开,楚婉君一身黑色晚礼服从里面走出来。

    俏脸略施粉黛,美艳不可方物,可以说是个男人,无一不为其心动。

    叶少立马收敛笑容,左右使了个眼色,然后快步小跑上前。

    “婉君,我从南非亲自购买来的十克拉真钻,又找的雕琢大师制作,世界上可谓独一无二,希望你能喜欢。”

    说话间,叶少半跪下来,打开手中礼盒,里面果然是一枚亮晶晶的大钻戒。

    如此精心准备的礼物,九成九的女人都抵挡不住。

    他原以为,楚婉君肯定也会如此。

    但下一刻,令叶少没有料到的事情在眼前发生。

    楚婉君只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直接绕开,看都不看他一眼,走到韩凌天面前,开始撒娇:“亲爱的,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哈。”

    韩凌天嘴角抽了抽,鸡皮疙瘩都快要冒了出来。

    亲爱的?

    瞬间,众人一下子傻了眼。

    尤其是叶少,被惊得目瞪口呆。

    那个穷酸小子,居然真是楚婉君的男朋友?

    卧槽,老子不会是在做梦吧!

    一个屌丝,怎么可能拥有极品女神?!

    为了验证有没有睡醒,叶少直接抬手扇自己两个嘴巴子。

    晃了晃头再睁开眼睛去看,他表情顿时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其他人也是一样,郁闷的快要吐血。

    真是人比人,能气死人!

    “没事,来,我给你买了冰淇淋。”

    韩凌天笑了笑,将手中冰淇淋拿出。

    “好吃!”

    楚婉君丝毫不顾及女神形象,拿着冰淇淋就开吃,一脸满足的点了点头。

    “婉君,他是谁啊?”

    叶少依旧有些难以置信,此刻上前质问。

    “我男朋友啊。”

    楚婉君一脸的理所当然。

    “你……你怎么可以跟那种人在一块?!”

    叶少快要被气吐血。

    他辛辛苦苦准备了上百万的钻戒,居然被一根两块钱的冰淇淋给打败。

    “我爱跟谁就跟谁,关你什么事?”

    楚婉君回头翻了个白眼,“叶元桑,趁我现在没发火前,你收拾好东西快点滚蛋。”

    “可是……”

    叶元桑心有不甘。

    “可是什么可是,我刚才说什么来着,让你早点滚蛋,结果偏不听,现在反倒更加丢人。”

    韩凌天在一旁耸了耸肩膀。

    “小子,婉君她怎么说都行,但你区区一个臭屌丝,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也敢在本少面前指手画脚?”

    当即,叶元桑脸色一沉。

    说话间,他向周围扫了一圈,顿时眼前一亮。

    草坪后面正好有一个巨大的人工喷泉。

    他计上心头,阴险的笑了笑,一摆手,“你们几个,把那小子扔到喷泉里,帮他凉快凉快,好认清自己的身份。”

    “明白。”

    几个小弟嘿嘿怪笑着,摩拳擦掌的走向韩凌天。

    “呦呵,柿子都爱挑软的捏啊。”

    韩凌天淡淡一笑,主动上前一步。

    “韩凌天,不要……”

    楚婉君惊呼出声,脸色也紧张许多。

    “怎么?现在看到我的厉害了?”

    叶元桑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婉君,其实不动他也行,只要你陪我约个会,饶他一条狗命又何妨?”

    他原本以为,楚婉君是害怕那小子被打伤,才出口求饶。

    但接下来,令他傻眼的事情再次发生。

    只见楚婉君一脸紧张,上前嘱咐:“韩凌天,你下手轻一点,打死打伤人都是犯法的。”

    韩凌天的实力,她可是最为清楚。

    独闯龙潭虎穴,都面不改色的残暴家伙。

    那些持枪劫匪都奈何不了他,反倒最后全被击杀,要跟一帮混混开打,搞不好真会出人命不可。

    “就他那样,打死打伤?婉君,你不会是说反了吧?”

    话落在叶元桑耳朵里,可就不太一样。

    他的那些手下,个个身手不弱,跟人打架丝毫不含糊。

    可此时在楚婉君眼中,竟然就成了弱鸡,而且是跟个瘦巴巴的穷屌丝比。

    打狗也要看主人,那帮小弟被人轻视,让他面子往哪里放?

    “没事,我心里有数。”

    韩凌天笑容满面。

    “打,给我往死里打,老子看他等一会儿怎么嚣张!”

    叶元桑见他不慌不忙,顿时气的三尸神暴跳,当下把手一挥,身后那些小弟猛冲上去。

    原本以为,韩凌天一个照面就会被撂倒。

    但下一刻,叶元桑喉咙哽咽了几下,一张脸青白交替。

    自己手下那些所谓的精锐,在韩凌天面前就跟豆腐渣一样脆弱。

    也没看他做什么,那些小弟便摔倒在地,哀嚎不断。

    短短几秒的功夫,六人全部趴下,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叶元桑浑身一颤,当即也不敢多停留,转身就向外面跑去。

    “叶少是吧?”

    一个鬼魅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传来。

    韩凌天一把抓住叶元桑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到半空。

    “你……你要干什么?!”

    叶元桑一下子就慌了神,“我……我可是铭品集团董事长的儿子!”

    “你要是敢动我,下场会……诶呦!”

    叶元桑叫嚣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整个人被直接扔到人工喷泉里,飞溅无数水花。

    “行了,事情解决。”

    韩凌天拍了拍手,笑眯眯的看着他。

    “救……救命啊!我不会游泳,你……你快拉我上来……”

    叶元桑大声呼救。

    “水就一米多深,淹不死人。”

    韩凌天笑容不减,“大热天的,我帮你凉快凉快,不用感恩戴德。”

    “妈的……”

    叶元桑骂骂咧咧的从水里出来,也不敢再找麻烦,一溜烟的开车离开。

    “韩凌天,你真敢下手啊,人家可是铭品集团未来的接班人……”

    楚婉君一副你死定了的模样。

    “不都是拜你所赐,梁子算是结下了。”

    韩凌天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切,为老娘挡下一劫,那是你的荣幸。”

    楚婉君可不管他,直接上车发动引擎。

    在车上,她不放心的提醒一句,“今晚的慈善晚会,举办者可是白马集团的董事长冯庆华,到时候会有无数名流参加,哪个都不好得罪,你最好收敛收敛脾气。”

    “我脾气一向很好啊,再说,我去只是为了吃东西而已。”

    韩凌天笑眯眯的点头,答应下来。

    很快,两人便开车来到举办场地,卧龙山庄。

    与上次来时的幽静不同,如今停车场上,各种豪车不计其数。

    宝马奔驰只是最低档次,像兰博基尼和法拉利等超跑都不在少数。

    里面灯火辉煌,装修奢华,滨海一小半的名流都聚集于此。

    他们形成一个个小圈子,正在热切交流。

    像韩凌天穿着地摊休闲装,再加上一旁的大美女楚婉君,两人古怪的组合,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今晚会拍卖一些贵重东西,其中收入的一部分将用于救助困难儿童。

    里面摆放着的,琳琅满目的全部都是奢侈品。

    “韩凌天,晚会分内外两个场地,以我们的身份只能在外面呆着,里面才是真正大人物交流的地方。”

    楚婉君在一旁解释着。

    “你老爹可是楚领导,按理说你身份不低啊。”

    韩凌天打量一圈,也没发现个熟人。

    “我爸是我爸,我是我。”

    楚婉君撇了撇嘴,转头看向身旁展柜,顿时眼前一亮。

    “好漂亮!”

    玻璃柜中,是一对精致的小耳坠,整体银白,下面镶嵌着红宝石组成的花朵,做工考究,非常耀眼。

    亮闪闪的东西,天生对女人有种莫名吸引力,楚婉君也不例外。

    “小姐眼光真不错,你看中的一对耳坠,可是我们店里最好的首饰,花玲珑,售价在三百万。”

    店员在一旁笑着解释。

    “太贵了吧……”

    楚婉君一阵咂舌。

    耳坠虽然漂亮,但三百万的售价却让她望而却步。

    “婉君,既然喜欢,那我就买给你。”

    韩凌天看出她眼中的不舍。

    “就凭你,也买的起三百万的耳坠?”

    与此同时,一个充满讥讽的声音在后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