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雨中杀人
    !

    “什么?!”

    白溪瑶表情变了变,双手一抖敞篷车差点撞在树上。

    她目光拼命在倒车镜上打量,想要找出跟在后面的车,说实话,那帮劫匪可是给她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你现在乖乖在车里等我,不要出来,我很快就会回来。”

    韩凌天说话间打开车门。

    “喂,现在车辆照常行驶呢,你不要命了啊!”

    白溪瑶本能的踩住刹车,脑袋差点撞在方向盘上,等她再抬头看去,早就没有了韩凌天身影。

    她惊讶的长着小嘴,刚才跑车飞驰的相当快,怎么眨个眼的功夫人就没了呢?

    白溪瑶赶忙打开车门跟了下去,刚走出两步,突然天空有惊雷炸响,吓得她小脸煞白,转身又躲回车内。

    紧接着,就有淅沥沥的小雨落下。

    “说变天就变天,也好,方便动手。”

    韩凌天顶雨而行,很快来到一处小树林。

    周围十分僻静,加上又是下雨天,一个行人没有。

    “呵呵,你竟然能发现我,倒是有些手段。”

    突然,一个略有些阴沉的声音在树梢上传来。

    韩凌天垂目微睁,看着对面一位白衣男子。

    他面容冷峻,眼神平静如水,若不是身上散发着凌冽气息,跟常人根本没什么不同。

    “簌簌……”

    密林里面出现两个人影。

    “老大遇到了麻烦,要不要上?”

    秦空凡藏在树丛中,将声音压得很低。

    “那人气势很强,我们不是对手。”

    黑袍下紫光闪烁,萧诗巧俏脸十分凝重。

    “我们好歹也是段家执法队来的,身手在滨海市都能排的上前十,现在你说我们不是那家伙的对手,怎么可能?”

    秦空凡有些不服。

    “那人多半是外地来的高手,先静观其变。”

    萧诗巧目光死死盯着场内两人。

    “一个人?我好像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韩凌天安静站在那里,淡淡出声。

    他以为跟踪的是那伙劫匪,可现在看来,眼前人的实力绝非是那伙暴徒能够相比的。

    “你只是一个活在下层阶级的蝼蚁,坐井观天罢了,认识我反倒奇怪。”

    白衣男子站在树梢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韩凌天,“我来自省城候家,对你来说,那可是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

    “省城候家?”

    韩凌天眉梢挑了挑,头一次听说候家的名号。

    “果然是他,候家的候渊。”

    萧诗巧出现一抹浓浓的震惊,“完了,事情麻烦了!”

    “候渊……是那个靠着两柄匕首,曾单挑八人组成的特种小队,结果胜而无伤,从此以后在省城声名大振的候渊?”

    秦空凡表情也跟着变了变,一颗心沉入谷底。

    “对,听说只要他出手,目标必死无疑!”

    萧诗巧眉头紧皱,“韩老大的实力我不清楚,但对面的候渊毕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我看要悬啊。”

    候渊可是凶名赫赫的人物,一双匕首使得出神入化,相传他平生从无败绩!

    “候渊的身手比我们俩高出不止两个层次,哪怕是一块上去拖住他,也不会给韩老大留出多少活命的机会,现在该这么办?”

    秦空凡眼中已然绝望。

    “找机会,拼命也要救下韩老大。”

    萧诗巧长叹口气,事情的棘手程度已经超乎想象。

    树林中,雨没有停,反倒有越下越凶的趋势。

    “小子,白溪瑶已经被我们家少爷看中,不是你个穷屌丝能够觊觎的,奉劝一句,趁早离开,免得引火上身。”

    白衣男子语气平淡,却又暗藏杀机。

    他眼神轻蔑的看着韩凌天,青年岁数不大,穿的破破烂烂,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气势,属于那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吊丝,哪怕是凭空消失都没人会在乎。

    对于一个刚出社会的小屁孩,他一招足以秒杀。

    “其实我们都算不上朋友,仅仅是见了几次面而已。”

    韩凌天站在那里不为所动。

    “能有一个攀上滨海白家的机会,对于你那样的小人物来说果然是难以放手,既然你铁了心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候渊眼中精光暴涨,从背后掏出两把匕首,刀身足有三十厘米,散发着凌厉的寒气。

    韩凌天微微颔首,与树梢上的候渊对视,平静出声:“你真的认为你能杀得了我?”

    “笑话!我说要杀谁,谁就必死无疑,从未有人幸免,你认为你一个穷屌丝有反抗的能力么,蝼蚁就是蝼蚁,轻轻一脚可以踩死一大群,真的妄图扳倒大象?”

    候渊昂首挺胸底气十足,身上杀气愈发厚重,森然道:“记住,杀你的人叫候渊,到了阎王殿记得报上名号!”

    话音刚落,他双手持着匕首,脚在树梢上重重一踏,树叶甩动,飞溅无数水花。

    几缕碎发被风吹动,韩凌天看着他从天而降,一双眼眸如古井般,水波不惊。

    落在外人眼中,仿佛是被吓傻了一样。

    候渊眼中杀机毕露,手上匕首划出无数刀花。

    不远处,萧诗巧和秦空凡两人紧张的低头闭上眼睛,已经不敢去看韩凌天惨死于刀下。

    “不愧是省城来的高手,看你施展的一招,在滨海市几乎无人能够比肩。”

    韩凌天说话间,从地上捡来一根树枝,柔软纤细,看着脆弱无比。

    “所以能死在我的刀下,你不冤!”

    候渊冷冷一笑,对于自己的实力信心十足,他一双匕首足以将韩凌天切成肉块!

    “不见得。”

    韩凌天目光一凛,手中柔软纤细的树枝蓦然甩出。

    “唰!”

    一声炸响,无数雨滴都被抽散。

    候渊原本声势浩大的一击,赫然被一根带着嫩绿翠芽的树枝牢牢挡住。

    他猛然瞪大双眼,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从树枝上传来的巨大力量,震得他双手发麻,匕首差点都拿捏不住。

    “视人命如草芥,该杀!”

    韩凌天冷哼一声,手中树枝又是一甩。

    “啪!”

    树枝看似轻飘飘的落在匕首上,没有一丁点攻击力。

    双方交接,树枝毫无损伤,反对匕首却是轰然破碎,候渊本人更是闷哼一声倒飞而出,重重撞在三四米外的一颗树上。

    刚一止住身形,他便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面色有些惨白。

    候渊低头看去,两条手臂已然耷拉下去,尽皆骨折。

    萧诗巧和秦空凡两人没等到预料中的惨叫声,不由得好奇睁开眼睛,当看清楚场内形势的时候,立马瞪大双眼,呼吸跟着一滞。

    “究……究竟发生了什么,老大竟然一点事没有,反观候渊却身受重伤?!”

    萧诗巧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

    “有什么要说的吗?”

    韩凌天面带笑容,踱步向前走去,手中树枝甩动几下,发出嗖嗖的破空声。

    “你……你是什么人?!”

    候渊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青年,一双眼睛死死瞪着。

    他一生从无败绩,匕首使得快若奔雷,攻击角度更是刁钻狠辣,实力在滨海应该横着走才对。

    可刚来的第三天,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用根树枝给轻而易举的收拾掉。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哪怕是放在省城都难有高手抗衡。

    “我叫韩凌天,是即将杀你的人。”

    韩凌天淡然而笑,一步一步向候渊走去。

    “你……你不能杀我,你要是杀了我,省城的候家是不会饶了你的,到那时,你和你的亲朋好友都将暴尸荒野!”

    候渊强压下心中惊惧,恶狠狠的将后台搬出。

    “省城候家?那又算得上什么东西,让他们尽管来报复,我韩凌天一一接着。”

    韩凌天玩味的看着他,“你自己来找死,其实我也很无奈的。”

    说罢,手中树枝无风自动,轻轻摇摆。

    “该死,师父说得对,没调查清楚前,断不可贸然出手!”

    候渊向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当即眼中精光一闪,双脚突然在地面重重一踏,转身向后面暴射而出。

    “你逃得掉么。”

    韩凌天轻笑一声,手中树枝甩了出去。

    “嗖!”

    树枝如同离弦箭矢,瞬息间后发先至。

    已经跑出去十几米距离的候渊身形戛然而止,大口大口血沫喷出,他低头看去,只见胸口处有半截树枝映入眼帘,上面的翠绿多添一层殷红。

    “轰隆!”

    天空惊雷炸响,与此同时,候渊的身形缓缓栽倒向泥水中。

    两个身影从树林一头狂奔而来,几个跳跃后来到韩凌天面前。

    “老大,我们刚刚……”

    秦空凡表情有些尴尬,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剩余的话。

    一旁的萧诗巧时不时看向候渊的尸体,心中被震撼的无以复加。

    堂堂省城来的高手,单挑八人特种兵小队胜而无伤的候渊,竟然被韩凌天给轻松杀掉。

    那自家老大的实力,已经到了什么层次?

    “无妨,那人不是你们能对付的。”

    韩凌天淡淡留下一句话,转身向外面飘然离去,很快消失在蒙蒙烟雨中。

    “这一战要是传出去,咱们老大肯定会声名大振。”

    秦空凡苦笑摇头,“只是,他杀了省城候家的人,以那些家伙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侯家……确实有些麻烦,我们先将尸体处理一下,争取能多瞒候家一段时间。”

    萧诗巧也是有些头大,心知候家真到了做出反应的那一天,必然会是雷霆一击。

    另一个地方,白溪瑶躲在车里,看着外面电闪雷鸣,吓得娇躯不断乱颤。

    “该死的韩凌天,说走就走,把本小姐丢在车里,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那帮劫匪凶猛异常都是暴徒,余党肯定只强不弱,那家伙毫无准备的跑出去,会不会受伤啊?”

    白溪瑶撇了撇嘴,“老爹派的人到底靠不靠谱,三十分钟了都没来。”

    “白小姐,你是在担心我吗?”

    下一刻,韩凌天的声音犹如幽灵般,在她身旁传来。

    “谁?”

    白溪瑶一惊,立马转身看去,正巧与韩凌天四目相对。

    “你没事吧?”

    见他浑身湿漉漉的,狼狈不堪,白溪瑶赶忙伸手向后座掏了掏,找出几件衣服拿给韩凌天,“幸好我在车里备了几件衣服,你先披着,淋雨了又穿着湿衣服很容易着凉的。”

    “额,不用了吧。”

    韩凌天嘴角抽了抽,看着她手中精美华贵的女装,表情十分不自然。

    “车里就我们俩人,你害羞什么,赶紧披上省的感冒。”

    白溪瑶白了他一眼,不由分说的将几件外套一股脑套在韩凌天身上,也不管他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