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简单的男人
    !

    “韩凌天是哪位专家,为什么在滨海从没有听过此人的名声?”

    冯庆华冷着脸看向他们。

    “……”

    院长一时语塞,旋即转头看向方旭容,问道:“你来说说,那个韩凌天是何方神圣?”

    “那个……那个韩凌天看着二十岁出头,不是我们医院的,但王……”

    被众多目光盯着,方旭容有些紧张的支支吾吾。

    二十岁出头?

    没等他将话说完,在场众人皆是面色一变。

    除非那小子打娘胎里开始学医,不然的话医术能有多高明?

    “胡闹!”

    冯庆华眼珠子一瞪,厉声喝道:“医院是没人了么,让一个毛头小子给老爷子治疗,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谁来负责?!”

    “……”

    院长心里咯噔一声,里面那个韩凌天也不知是哪来的野小子,竟然敢私自给冯老治疗。

    一旁的乔若涵皱了皱眉,“刚才王教授可是亲口承认,除了韩凌天外,冯老的病在滨海无人能治。”

    “王教授?”

    院长稍稍一愣,紧接着怒哼一声:“让一个无名小卒治病,我看他是糊涂了吧!”

    “那你们愣着干什么,赶快进去救老爷子啊,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拿你们是问!”

    冯庆华怒哼一声。

    院长脸色一沉,意识到情况危急,赶忙带人要进去阻止。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咔嚓一声打开,韩凌天从里面踱步而出。

    他环视众人,微微一笑,“人不少啊,都在等我吗?”

    “小子,你是哪家医院的,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给冯老治疗!”

    叶院长站出来冷冷看着他。

    “我闲人一个,不在医院任职。”

    韩凌天耸了耸肩。

    “也就是说,你没有行医资格对吧?”

    叶院长微微眯眼,声音十分低沉:“而且听他们说,你是用的针灸治病?”

    “对。”

    韩凌天点点头,补充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问题大了!”

    叶院长重重一拍座椅,冷声道:“中医靠的是经验累积,看你年纪轻轻,只懂一些皮毛竟然就敢出来治病,冯老的命金贵的很,真要出了什么事故,你十条命都不够赔!”

    “小子,我只问一句,老爷子的病,你治好了没有?”

    冯庆华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身后几名保镖更是蠢蠢欲动。

    韩凌天淡淡一笑,“现在确实没有治好。”

    乔若涵俏脸瞬间惨白,双手紧紧攥在一块,眼中不禁出现一抹失望。

    “把他给我拿下!”

    冯庆华双目喷火,一声令下,那几名保镖猛扑上去。

    “你走吧,我替你拦住他们。”

    乔若涵摇头叹了口气,挡在韩凌天面前。

    “等等。”

    韩凌天从乔若涵背后走出,面对着冯庆华,淡淡道:“冯老的病很重,确实没有立马治好,但气已经被稳住,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他身上的金针不要动,如果一个小时后没事,就能苏醒。”

    “你说的是真的吗?”

    乔若涵又惊又喜。

    “苏醒?”

    叶院长冷冷一笑,“冯老情况特殊,我院一帮优秀的医生都没有办法,你一个毛头小子,又学的中医那等糟粕,现在口出狂言,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小子,在我面前说谎,你可要掂量一下后果。”

    冯庆华死死盯着他,声音低沉。

    “你们真是奇怪,与其在门口说一堆废话,不如进去看看是真是假。”

    韩凌天撇了撇嘴,把门口让开。

    刘颖跑上前去,像个泼妇似的尖叫道:“我家老爷子要是被治出了什么毛病,我绝对要让你好看!”

    韩凌天淡淡扫她一眼,没有多说半句。

    “你们几个,把他押入对面的杂物室,给我盯紧点,不能让他跑了。”

    冯庆华冷冷扫了韩凌天一眼,“小子,我家老爷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下半辈子就去监狱呆着吧!”

    厉声说完,他便大步向重症监护室内走去。

    在他身后的几名保镖点点头,冲了上去。

    韩凌天目光淡淡一扫他们,鹰隼般的眼神犀利无比,让几名冲上来的保镖不由得浑身一冷,停下脚步。

    “不用抓,我自己走。”

    韩凌天整了整衣服,风轻云淡的走了出去。

    “小子,冯老的身份非同一般,要是出了差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与他擦肩时,叶院长撂下一句威胁,转身走入重症监护室。

    站在病床前,乔若涵打量着冯老身上的金针排列,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冯老虽没有苏醒,但呼吸平稳,面色红润,显然病情已经基本稳定。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韩凌天的治疗是有效的!

    “怎么样?”

    见乔若涵看着冯老一言不发,冯庆华立马紧攥双拳,颇为紧张。

    “冯老正在逐步恢复正常,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乔若涵心思微动,露出一个饱含深意的笑容。

    她那个救命恩人不简单啊!

    听见检查无事,冯庆华不禁松了口气。

    众人里面,就属叶院长最难受,一张脸臊的通红。

    韩凌天那个名不经传的小子,竟然真的稳住了冯老的病情,而且用的正是他最为鄙夷的中医。

    他一转身,看到冯老身上插着九枚金针,顿时皱了皱眉,抬手一指,“那是什么东西,给我拔下去!”

    方旭容犹豫了一下,“可是韩凌天说金针暂时不能拔啊。”

    “哼,那小子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凑巧治好了冯老,以我的医术一眼就能看出上面金针是装腔作势的,根本没有一点用。”

    叶院长面带不悦,“让你拔就拔,少说废话!”

    韩凌天能得到王教授的敬佩,足以说明医术是很厉害的,但眼前人毕竟是院长,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方旭容也不敢反驳,最后咬了咬牙,上前将金针拿了下来,然后转身离开。

    叶院长面带得意,心中非常高兴,冯老看起来问题不大,现在可是讨好冯家的机会,他必须要牢牢抓住。

    可他没等笑出声,只听病床的仪器上立马发出滴滴刺耳的警报声。

    院长表情惊变,赶忙转身看去,突然只觉得头皮一炸。

    冯老一张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眼看着就要往青紫转化,呼吸也是艰难,时不时发出鸣音。

    “快去请王教授!”

    院长吓得屁滚尿流。

    王阳明正在办公室看文件,只见一名小护士慌慌张张闯了进来,大声道:“王……王教授,大事不妙啊!”

    此时的重症监护室又乱成了一团。

    王阳明匆匆赶来,看了一眼冯老,不禁皱了皱眉,道:“不能啊,以韩先生的医术,既然敢放话下来,那就不会失败啊……”

    喃喃自语间,他抬头看向众人,问道:“刚才韩先生走时,可留了什么东西没有?”

    “留了九根金针……”

    “那针呢?”

    “拔……拔了……”

    院长吓得老脸煞白,说话结结巴巴。

    “胡闹!”

    王阳明眼珠子一瞪,喝道:“病人的情况很不稳定,韩先生留针,肯定是吊命用的,你说拔就拔了?!”

    “叶院长!”

    冯庆华几乎杀人的心都有,他猛的瞪向院长,恨不得上去扒了他的皮。

    “那……那在插上去行不行?”

    院长被吓得浑身战栗不止。

    冯家什么地位,弄死他不跟玩似的轻松。

    “插上去?”

    王阳明摇了摇头,“你可知针灸有多复杂,施针者要根据病情严重与否,控制针的深度,力度,韧度都不相同,现在贸然插回去,情况怕是会更坏!”

    “我家老爷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非杀了你不可!”

    冯庆华红着眼睛,饱含怒气的一巴掌扇了出去。

    院长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被扇倒在地,右脸高肿。

    冯庆华赶忙上前,对王阳明恳求道:“王教授,您的医术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请您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恕我无能为力,你们只能再将韩先生请来,他也许会有办法。”

    王阳明叹了口气,“抓紧时间吧,冯老应该挺不了多久。”

    “看在你们冯家为医院捐献不少设备的份上,我事先提醒你们一句,等会儿去的时候,对韩先生恭敬点,人家不搭理你们,不代表是怕。”

    “你们冯家在韩先生面前,真算不得什么。”

    丢下一句话,王阳明转身离开。

    “什么?!”

    冯庆华表情变了变,怎么也没有料到那个看似平凡的青年,身份背景会如此恐怖。

    “叶院长,等会儿我在跟你算账!”

    冯庆华冷冷瞥了院长一眼,然后大步离开。

    叶院长心如死灰,软倒在地。

    杂物室的门被推开,冯庆华快步走来,看着几名保镖他先是一愣,紧接着,一脸紧张的看向韩凌天,恭敬道:“韩先生!”

    韩凌天翘着二郎腿坐在杂物室的板凳上,目光扫视外面风景,悠然自得的喝着咖啡。

    几名保镖鼻青脸肿的站在一旁,跟犯了错的小学生似的,深深低着脑袋。

    刚才他们找茬准备先收拾韩凌天一顿,结果一个照面就被打的找不到北。

    那位爷,身手相当恐怖!

    “没到收针的时候吧?”

    韩凌天缓缓放下咖啡杯,低头看了看时间,半个小时都没到。

    “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韩先生是高人,眼下老爷子的病情有所变化,请您出手帮帮忙。”

    冯庆华叹了口气,神情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有我施的针在那……”

    说话间,韩凌天似是想到什么,突然玩味一笑,“你们不会是给拔了吧?”

    “是。”

    冯庆华将头深深低下。

    这时,杂物室的门再次被推开,刘颖哭哭啼啼的跑了进来:“庆华,老爷子的病情急转直下,医院已经让我们要做好准备,怎……怎么办?”

    冯庆华如被五雷轰顶,既然医院敢这么说,那老爷子的现在肯定是徘徊在生死一线上。

    他噗通一声跪在韩凌天面前,声音颤抖的说道:“韩先生,先前都是我们的错,求求你,一定要救救老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