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打一次屁股
    !

    翌日清晨,几缕阳光透着窗帘落在屋内。

    韩凌天躺在床上,被一阵尿意憋醒,刚睁开眼睛,就被吓了一跳。

    “我去,什么情况!”

    他猛地窜向床头,抱着被挡在身前,“老爷子,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倒不是说他胆子小,毕竟谁刚睁开眼睛,看到一张苍老的脸贴在跟前,都会被吓的不轻。

    “你怎么睡在客房?”

    来人正是黄埔雄,他站在一旁,眉头紧皱着。

    老爷子看上去精气神不错,穿着一身唐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那我应该睡在哪?”

    老爷子的话,反倒给韩凌天弄得一愣。

    “当然是澜庭的房间里啊!”

    黄埔雄嘴角一抽,“别看我老,实际上思想很开放的,你们想怎么样都可以,不用顾忌我。”

    “抓点紧啊,让我也能早些抱上重孙子。”

    老爷子有些着急的拍了拍手。

    “额……

    韩凌天面对老爷子的热情,表情十分尴尬。

    “是不是澜庭她不同意?”

    人老成精的黄埔雄一眼看出韩凌天的窘迫,当即拍板,“凌天啊,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额……那个啥,卫生间怎么走?”

    韩凌天不敢多待,赶忙从床上爬起。

    黄埔雄突然笑了笑,笑容十分灿烂,看在韩凌天眼里,却不禁后背有些发凉。

    “出门右拐前行再左拐,第三个门。”

    “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要不要那么复杂……

    韩凌天嘴角抽了抽,吐槽一句,直接穿着裤衩冲出门外。

    黄埔家别墅很大,也很复杂,里面装饰奢华,韩凌天来不及仔细打量,一脚踹开卫生间的门就冲了进去。

    “啊!”

    “啊!”

    两声尖叫同时传出。

    韩凌天看着面前身处在朦胧水汽中的女人,心里突然咯噔一声。

    没等他看清什么,黄埔澜庭一声尖叫后,火速抓住浴巾将自己围得严严实实,她俏脸通红,不知是羞是恼。

    “韩凌天!”

    黄埔澜庭眼中燃着熊熊怒火,咬牙切齿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澜庭,你洗澡怎么不锁门啊!”

    韩凌天先声夺人,一副很气恼的模样。

    “你有病啊,我在自己的浴室里洗澡,为什么要锁门!”

    黄埔澜庭颇为抓狂。

    “你的浴室?不是卫生间吗?”

    韩凌天有些犯迷糊。

    “你自己看看,里面有什么?”

    黄埔澜庭冷着脸主动让开。

    韩凌天眼睛往里面一扫,顿时表情有些尴尬。

    里面空间很大,最中央有个大浴缸,一旁布置着淋浴,洗手台等一应俱全,唯独没有马桶,显然是个单纯的浴室。

    “不能啊,老爷子让我来的啊……

    韩凌天一头雾水,小声嘀咕着。

    突然他想到离开时老爷子的表情,不禁暗自腹诽,“真是坑孙女的好爷爷,我喜欢……

    “编!你继续编!”

    黄埔澜庭咬牙切齿的盯着韩凌天,似乎下一秒就会扑上来。

    “真的,不信你自己去问问。”

    韩凌天耸了耸肩,目光肆无忌惮的在黄埔澜庭身上打量着。

    湿发披肩,俏脸不着粉黛,浴巾半遮半掩,露出沾着水珠的雪白皮肤,小半截纤细的小腿下面,是一双光洁的小脚,细嫩脚趾如圆润珍珠般,美人出浴,别有一番风味。

    “问你个大头鬼!”

    见男人色眯眯的模样,黄埔澜庭彻底爆发,两只小拳头紧紧握着,大眼睛瞪着韩凌天,似乎都要喷火。

    “不要。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再次看向韩凌天。

    “危言耸听。”

    黄埔澜庭表情冷淡,自顾自吃着早餐。

    韩凌天道:“澜庭,段家可没那么简单。”

    黄埔澜庭眉毛挑了挑,“华国可是法治社会,他们不敢怎么样。”

    “你太单纯,明面上没被逼急,他们或许不敢怎么样,但背后的黑暗只会超出你想象。”

    韩凌天摇了摇头,昨晚如果他不在,只怕今天的黄埔家,会成为一片尸山血海。

    黄埔雄也叹了口气。

    “反正我不相信,那些部队下来的人,联手布置出的防卫会挡不住那些人。”

    黄埔澜庭小脑袋一扬。

    只要想到昨晚和早晨的事,她心中就有一股火难以熄灭。

    黄埔雄在一旁准备听一听韩凌天的建议,毕竟关乎自家人的安危,不可能不重视。

    “那我们不妨打个赌,怎么样?”

    韩凌天笑眯眯的看着黄埔澜庭。

    “怎么个赌法?”

    黄埔澜庭表情依旧冷淡。

    “很简单,外面那些护卫如果能够拦得住我,就算你赢,如果拦不住我,就算你输,如何?”

    “可以。”

    黄埔澜庭存心报复韩凌天,又加上一句,“能让他们开枪吗?”

    “澜庭,不要胡闹!”

    黄埔雄板着脸斥责一句。

    韩凌天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怎么向那位高人交代?

    竟然敢说开枪,自己孙女平常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今早说话都是不经大脑的吗?

    “我没有胡闹。”

    黄埔澜庭冷冷道:“既然韩凌天要闯一闯别墅防卫,那总要营造一点真实情景才对,否则谁又能说得清他是不是虚张声势?”

    “澜庭,那可是你未来的丈夫!”

    黄埔雄有些不太高兴,自己平时太惯着孙女,导致她现在做事出格,不考虑后果。

    正当两人吵得不可开交时,韩凌天却是面色如常的点了点头,“我觉得澜庭说的没有错,既然我要证明别墅周围的防卫不合格,那就要拿出一些真本事才行。”

    “我允许护卫对我开枪,让他们不需要有任何留情。”

    说完,韩凌天又对黄埔雄笑了一下,“老爷子尽管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黄埔雄叹了口气,打心底里不太相信,韩凌天能完成那种难度级别的任务。

    “话说回来,既然是打赌,那总该有个赌注,对吧?”

    韩凌天眼含深意的看向黄埔澜庭。

    黄埔澜庭轻哼一声:“当然可以,你想赌什么?”

    韩凌天看向黄埔雄,笑道:“老爷子,要不你出去转转,我怕一会儿说出来的赌注吓到你。”

    黄埔雄倒是没有什么架子,摆了摆手道:“好,你们年轻人聊天,我出去看一看。”

    说罢,转身出了大厅。

    等他离开,黄埔澜庭率先开口,“我的赌注很简单,如果你输了,那纸婚约作废。”

    她正闹心该找什么借口盖掉昨晚的事,现在韩凌天主动提出赌注,黄埔澜庭自然要把握住机会。

    “昨晚刚答应的……女人啊,女人……

    韩凌天一听就没好气。

    自己三番两次的拯救黄埔家于危难中,结果那个小妞一点都不领情。

    其实黄埔澜庭对于韩凌天的心情十分复杂,经历一连串事件,她本有些好感,但一想到昨晚和清早的事,心情顿时又不美妙。

    “愿赌服输。”

    黄埔澜庭冷着脸。

    “可以,既然你那么狠,那我只能想一个更狠的。”

    韩凌天笑眯眯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如果我赢了,你得让我打一次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