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一百零七章 闹了个大乌龙
    !

    “无话可说了是吗?”

    楚兴安冷冷一笑,“把他给我拿下!”

    那两名护卫刚要动手,突然门外传来一声急促的声音。

    “等一下!”

    与此同时,两个人影小跑进来,推开众人来到韩凌天面前。

    楚兴安面带不悦,目光上下打量赶来的一男一女,沉声道:“白家的小子?”

    “正是,楚叔叔多日不见,依旧器宇轩昂。”

    来人正是白泽和牧天依,他对楚兴安施了一礼,顺便不轻不重的拍个马屁。

    “你来干什么?”

    楚兴安皱了皱眉,对这种虚伪的客套话,他不是很受用。

    “我陪未婚妻来医院复查,听见这里有熟人的声音,所以特来看看。”

    白泽微微一笑,“楚叔叔,这位韩兄弟是我的朋友,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您,我替他赔个不是,您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如何?”

    “竟然认识白家的人……

    楚兴安没有回答白泽的话,而是将目光放在韩凌天身上,戏虐一笑道:“有白家大少爷撑腰,便是你狂妄的倚仗吗?”

    “我一生行事,何须他人做倚仗。”

    韩凌天神情淡漠。

    周围一圈人皆是脸色狂变,楚婉君咬着嘴唇,暗暗为他担忧。

    “韩先生……

    牧天依一脸紧张的拉了拉韩凌天。

    “很好!小子,你是不是认为我会夸你有骨气?!”

    楚兴安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双拳握的嘎吱作响。

    “夸我……你配吗?”

    韩凌天目光如炬,与他对视,分毫不让。

    白泽暗叫不妙,赶忙赔上笑脸,“楚叔叔,我的朋友不懂事,我真诚向您赔罪,请您当是给我爸一个面子……

    “给你爸个面子?”

    楚兴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喝道:“你去问问白雲鹤,他敢不敢要这个面子!”

    “少废话,没你们的事就给我滚!”

    众人被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见到楚兴安愤怒到这种程度。

    “这……

    白泽被骂的灰头土脸,却不敢有丝毫不满。

    他爹白雲鹤在,或许有办法周旋一下,但他手上没权,人微言轻,又怎么挡得住楚兴安。

    楚婉君急的浑身直冒冷汗,以两人的倔脾气,今天的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白少爷,多谢你替我出头,韩某自当记在心里。”

    这时,韩凌天对两人微微一笑,“楚领导要来,就尽管让他放马过来。”

    “那……那好吧。”

    白泽眼神犹豫了片刻,旋即点了点头,从韩凌天身前让开,同时伸手将牧天依拽走。

    “唉,楚家势大,我们无能为力啊。”

    白泽拍拍牧天依的手,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打她一巴掌,我就还回去一巴掌,不过分吧?”

    韩凌天从病床上站起,轻笑着一步一步上前。

    “不过分?”

    众多领导面面相觑。

    当着众人的面打脸楚兴安,何止是过不过分的问题,那是找死啊!

    “小子,你找死!”

    护卫队长眼睛一瞪,二话不说直接挥拳砸向韩凌天。

    砂锅大的拳头携夹着风声呼啸,含怒而出的那一拳要是打实,少说也得断几根肋骨。

    所有人见那一拳威势都是脸色大变,纷纷让开地方,生怕被飞溅的鲜血波及。

    楚婉君娇呼一声:“快躲开啊!”

    韩凌天漫不经心的回头对她笑了笑,“没事,那一点能耐我还不放在眼里。”

    眼看重拳砸来的瞬间,他轻描淡写的挥出一拳。

    “砰!”

    响声沉闷。

    在接触的那一刹那,护卫队长脸色狂变,那只胳膊竟是剧烈颤抖。

    他的攻击能将木门轻易打穿,却没有撼动那个轻飘飘的拳头。

    “礼尚往来!”

    韩凌天对他微微一笑,拳头再次发力。

    护卫队长暗叫不妙的同时,便准备后撤,可一切为时太晚。

    “嘭!”

    黑影如同炮弹般飞出,重重砸在病房的墙上,突然发生的变故,吓得众人一阵心惊肉跳。

    护卫队长从墙上滑落,强行将喉头里的一口血压下,在看向韩凌天的目光尽是骇然。

    “好强!”

    打死他都没有料到,那弱不禁风的少年体内,竟会隐藏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车撞到,五脏六腑都受创不轻。

    楚兴安表情微变,这可是他从楚家带来最得力的手下,今天竟然被个小青年打败?

    “好,好的很啊!”

    楚兴安脸上肌肉抽动,心中怒极。

    他只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人挑衅,此时,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惜一切代价报复回去。

    他猛的挥手,“还不给我一起上!”

    十几名护卫互相看了一眼,强压下心中震惊,一齐扑了上去。

    再能打的人,一个两个可以,难道十几个也可以?

    牧天依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救命恩人出事,忙拉住白泽,“有没有办法救救韩先生?”

    白泽见那架势,表情连变数次,最后摇了摇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猛虎穷于后而魂不惊,韩兄弟从始至终都是无畏无惧,非我等能够揣摩的,静观其变吧。”

    眼看着双方交手,楚婉君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门口传来。

    “都给老夫住手!”

    众人寻声看去,只见人群如潮水般分开。

    一名身穿休闲服,鹤发童颜的老人快步而来。

    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视而去,眼中的寒冷让无数人竞相低头。

    “那老头谁啊?竟然敢让楚领导住手,找死吗?”

    有人在后面冷笑一声。

    旁边有人认出那名老者,顿时脸色大变,忙上去一把捂住他的嘴,压低声音道:“你疯了吗,连楚神医的亲弟弟,楚天意都不认识?”

    “楚天意?”

    先前说话的人一愣,然后猛然想到什么,吓得脸瞬间煞白。

    来人正是楚天意,他出门问诊,听说孙女受伤便赶来看看,没想到却正巧撞到眼前一幕。

    “二叔?”

    见到楚天意的那一刻,楚兴安的脸色微变,一股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挤出一丝笑容道:“您怎么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好派人去接您啊。”

    “兴安,韩先生是我的朋友,你刚才准备做些什么?”

    听见楚天意的话,楚兴安表情彻底大变,试探道:“以您最贵的身份,怎么会认识这种野小子,而且还是您的朋友?”

    “你以为我会骗你?”

    楚天意脸色阴沉,苍老的声音中,透着让人发憟的冰冷。

    “不不不!”

    楚兴安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试图辩解道:“我要是知道他是您朋友,哪敢这样啊。”

    楚天意丝毫不为所动,转身看向韩凌天,对他歉意一笑。

    “韩先生,真不好意思,自家小辈冲撞了你。”

    他说完心中不禁有些恼怒。

    韩凌天是何等人物?那是华国罕见的神医级高手,和楚天顺,乔文康一个级别的存在。

    而且年纪轻轻,未来更加不可限量。

    若是因为今天的事而怪罪下来,他打好的关系不仅会彻底消失,更会平白得罪一名神医。

    韩凌天面色如常,仿佛先前发生的事情都不存在。

    “没事,一群上不了台面的跳梁小丑,我还不会放在心上。”

    说话间,韩凌天扫了一眼楚兴安,平静道:“就是这位楚领导,打骂下级,出言威胁市民,对我似乎很有成见。”

    楚兴安闻言一颤,差点都没法站住。

    他脸上青白交替,勉强笑道:“二叔,您听我解释。”

    原本看见一个无权无势的野小子和自家女儿不清不楚,他可不是很有成见么。

    “你不用解释,我也不想听。”

    楚天意淡淡道:“你的事情,我会如实向你父亲反应,并且建议他直接将你调回楚家。”

    他说的轻描淡写,却让楚兴安一颗心直坠深渊。

    调回楚家,无异于断绝他未来的一切晋升希望。

    楚家庞大繁杂,别看楚兴安在滨海是个大领导,但放在家族里,真算不得什么。

    滨海只是一个小地方,而在他上面还有几名哥哥,如今都是一方巨擘,前途更是一片光明,又怎么能相提并论?

    “二叔……

    楚兴安面有不甘,硬着头皮上前。

    楚天意转头看向楚兴安,表情似笑非笑道:“怎么,你又有什么解释的吗?别拿谎话糊弄我个老头子,你什么品性没人比我更了解。”

    楚兴安闻言,再也压不住心中怒火,不服气道:“可是那小子出言不逊在先……

    “闭嘴!”

    楚天意脸色一寒,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楚天顺,“我本以为你被调到滨海会大有作为,摆脱一些臭脾气,可真没料到,你不仅没改,反倒变本加厉。”

    “韩先生如此和气的人,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挑衅滋事?!”

    说完,楚天意不再理会脸色惨白的楚兴安,转头对韩凌天说道:“韩先生,小辈无礼,希望你不要介怀。”

    “刚才被打骂的下属是谁,站出来,让兴安去赔个不是。”

    楚天意目光扫视众人,“不用怕被报复,一切有我替你做主。”

    “婉君,你可要替老爸说两句啊。”

    楚兴安欲哭无泪,只能将目光转向一旁的楚婉君。

    “卧槽!”

    韩凌天表情一愣,整个人彻底凌乱。

    “美女警官,他他他……他是你爸?”

    韩凌天嘴角抽了抽,一下子跳后几步,说话都不太利索。

    楚婉君低头站在那里抹着泪痕,一言不发。

    韩凌天的脑子突然被搅成一团浆糊,楚兴安是楚婉君的父亲,那他刚才出头,岂不是闹了个大乌龙?

    难怪那帮人刚开始的时候表情那么奇怪,原来他们都知道楚婉君的身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