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十八章 不知老夫保不保得住?
    !

    龙泽海看了看脚下躺倒的弟兄,然后伸出食指和大拇指,冷冷道:“老大,他再厉害,还能厉害得过枪么?”

    “嘘……”

    李四锋脸色变了变,环顾一圈后,小声道:“最近查的严,别引火烧身!”

    龙泽海略一思索:“老大,那小子先前的罪证我们都有,再把少爷重伤的罪名扣他身上,您动动关系,让他直接牢底坐穿,在里面要弄死他岂不是轻而易举!”

    李四锋满意的点了点头,认为龙泽海说得办法可行。

    一行人转身出去,李四锋正准备去监控室,看看施向阳如何审讯的,迎面却碰上了一个倩影。

    “咦,黄埔大小姐,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来了啊?”

    李四锋面带笑容的打着招呼。

    位列四大家族的黄埔家,跺一跺脚滨海经济都要发生地震,他也不敢轻视。

    “一个朋友被人陷害抓来警局,我来瞧瞧。”

    黄埔澜庭冷着脸,并没有去接李四锋伸来的手。

    被人撂了面子,李四锋也不动怒,讪讪收回手后,微笑道:“谁那么大胆,竟然敢陷害黄埔大小姐的朋友,对了,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我跟施局长说说,马上给放出来。”

    “他叫韩凌天。”

    “什么?!”

    李四锋陡然变色。

    “呵呵,有困难么?”

    黄埔澜庭嘴角的笑容有些玩味。

    李四锋阴沉着脸,森然道:“如果你的朋友叫韩凌天,那他恐怕出不去了!”

    “李四锋,你什么意思?”

    黄埔澜庭俏脸也有些阴沉。

    “哼,没什么意思,公事公办。”

    李四锋冷冷道:“韩凌天他犯罪证据确凿,昨晚又将我儿伤成重伤,根据刑法,他必须要牢底坐穿!”

    “你真要跟我斗?”

    黄埔澜庭微眯双眼,一抹冷光闪烁。

    李四锋冷哼一声:“黄埔大小姐,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你那朋友,今天谁也保不住他!”

    ……

    城北。

    清晨,阳光洒落。

    唐清韵目光时不时看向手机,彻夜未眠。

    玄惜怜在一旁劝慰:“清韵,你不用担心,有黄埔大小姐出面,肯定会没事的。”

    “可电话怎么没消息传来啊……”

    唐清韵六神无主,喃喃自语道:“玄姐,你说黄埔大小姐要是没解决问题,那凌天他会不会坐牢啊?要是坐牢的话,故意伤人会判几年?他才二十出头,要是坐了牢,未来前途那就完了啊……”

    玄惜怜道:“清韵,你冷静冷静……”

    “玄姐,可他是韩凌天啊!”

    唐清韵声音略带哽咽。

    有关韩凌天的事,她现在根本冷静不下来!

    “隆隆……”

    突然,楼下有汽车的轰鸣声不断传来,将凝重的气氛打破。

    两女好奇的走到窗台向下看去。

    只见一辆辆吉普呈半圆形包围在楼前,紧接着车门打开,二十多名身穿迷彩装的军人下车。

    一个个迈动着整齐的步伐,在单元门前站成两排。

    “上!把那个江湖骗子给我抓住!”

    一名趾高气扬的中年人,脸上带着几分得意,对那帮士兵发号施令。

    说完,他赶紧回身,脸上带着谄笑,讨好道:“周老,我先前多次提醒,那人没有行医资格证,保准是个骗子,您瞧瞧,我说对了吧。”

    来人,正是周清茂的私人医生,孟宇!

    周昌东脸色略显阴沉,拄着手杖一步一步上楼。

    警卫带着肃杀气,一部分在前面开路,一部分护在两侧。

    今天上午,本来韩凌天约好要去给周清茂施针,可等了半天也没见其身影,电话也显示关机。

    王阳明和孟宇两人立刻在旁边煽风点火,不断诋毁韩凌天,说他乃一江湖骗子,没能力治好周清茂的伤,割完肉后找了个说辞离开,如今指不定连夜逃走。

    关键在于,周老打电话联系楚天意,后者对韩凌天的去向也一概不知。

    周昌东再也坐不住,带着手下士兵,马不停蹄的赶来韩凌天住处。

    如果被他证实韩凌天骗子的身份,周昌东发誓,天涯海角也会抓住他!

    “嘭嘭嘭!”

    沉重的敲门声传出。

    唐清韵忙去开门,一看那帮人的架势,顿时被吓得不轻。

    面对二十多个黑洞洞的枪口,两女吓得俏脸发白,大脑陷入呆滞。

    “韩凌天人在哪里?”

    警卫分开,周昌东一步一步上前,声音略带沉重。

    “你……你们找凌天干什么?”

    玄惜怜经历的多,心态好于唐清韵不少,此时深吸口气,颤颤巍巍的问了一句。

    “呵呵,你问我们干什么?!”

    孟宇冷冷道:“骗完周老和周少爷,转眼就失踪不见,到底谁给他的胆量!我告诉你们,趁早交代他的行踪,不然治你们一个包庇罪!”

    “你给我住嘴!”

    周昌东瞥了孟宇一眼,后者立马禁声不语。

    他语气缓和的问道:“两位姑娘,韩凌天他约好给我孙儿施针治疗,但今天他没有去,而且电话也关机,所以我带人特意来看看。”

    玄惜怜看看老者后面的军队,表情不禁有些古怪,带人来看看,至于出动军队?

    摆明了对韩凌天不信任!

    唐清韵微微皱眉,回屋拿起手机发现已经没电,再出来时无奈说道:“手机没电当然接不到电话,而且,现在别说施针治疗,凌天他被抓进了警察局,可能自身都难保呢!”

    “被抓?自身难保……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昌东面带疑惑。

    唐清韵深吸口气冷静一些,老者的到来,让她不禁看出一丝希望。

    哪怕她再傻,也看出老者能调动军队,身份绝对不会一般。

    关键是从那只言片语中,唐清韵了解到老者有求于韩凌天,既然黄埔澜庭暂未解决问题,她不介意再多上一层保险。

    想到这里,唐清韵连忙上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描述了一遍。

    “李家好大的胆子啊!”

    听完李东海的恶劣行径,周昌东狠狠跺了一下手杖,面带温怒。

    唐清韵猛地跪在地上,低着头恳求道:“虽然凌天他打人不对,但事出有因,您一定要救救他啊。”

    “姑娘万万使不得!”

    见她下跪,周昌东神情一变,赶紧将唐清韵扶起来。

    “放心,韩先生出了事,老夫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周昌东义正言辞,既是为了韩凌天,也是为了周清茂。

    “走,去城东分局!”

    周昌东敲了敲手杖。

    他一声令下,众多警卫立刻转身下楼,上车开往城东分局。

    ……

    城东分局内,气氛有些凝重。

    “李四锋,你是想将李家拉入万劫不复么!”

    黄埔澜庭冷冷看着对面中年人。

    “呵呵,黄埔澜庭,今天你想保住那小子,我告诉你门都没有!你黄埔家势力确实大,我李家虽拼不成鱼死网破,但也能咬掉几块肉,让你们付出点惨痛代价!”

    李四锋狞笑一声。

    李东海的惨状,让他有些歇斯底里,甚至不惧四大家族中的黄埔家。

    “你在威胁我?!”

    黄埔澜庭微眯双眼,眼底寒光愈演愈烈。

    “我劝你最好不要管闲事,这几天段家可对你黄埔家虎视眈眈,如果我李家拼命,鹿死谁手真不一定!”

    李四锋一拍桌面,森然道:“墙倒众人推的道理,别怪我没提醒你。”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绝对不会放虎归山。

    这时,楚婉君来到警局。

    警员小刘立马递上一杯咖啡,献殷勤道:“楚队,现磨的咖啡,热乎着呢。”

    楚婉君端着咖啡,黛眉轻挑,“那是什么情况?”

    “为了韩哥,哦不对,韩凌天的事儿。”

    “呵呵,一晚上不见,叫的挺亲啊。”

    楚婉君扫了一眼小刘,神情有些不悦。

    小刘不敢多说,只能站那里傻笑。

    “审讯的怎么样?”

    “局长亲自审讯,暂时没有什么结果呢。”

    楚婉君点了点头,来到黄埔澜庭和李四锋旁边,敲了敲桌面,冷声道:“警局重地,禁止喧哗!”

    “妈的,你一个小警员也敢对我老大呼来喝去?”

    龙泽海指着楚婉君的鼻子,叫嚣道:“信不信我老大一句话,让你立马卷铺盖滚蛋?!”

    “滚出去!”

    楚婉君看都不看龙泽海一样,冷冷喝道。

    “操,给脸不要脸是吧?”

    龙泽海抬起巴掌就要扇向楚婉君。

    “找死!”

    那一瞬间,楚婉君眉梢一挑迅速出手。

    她抓住龙泽海的胳膊,以一个潇洒的过肩摔将他重重砸在地上。

    一系列动作仿佛行云流水般自然,眨眼间,龙泽海高壮身躯便被摔的四仰八叉。

    然后,她一脚踢在龙泽海裆下。

    龙泽海浑身一颤,一张脸瞬间煞白,夹紧双腿在地上来回滚动。

    有一种疼,叫看着都疼!

    众多警员看着那一幕,脑海中顿时呈现一幅鸡蛋破裂的画面,一时间,全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我现在告你袭警。”

    楚婉君拍了拍手,不解气的又踩了一脚,对两个警员勾勾手指,“把他给我带下去!”

    被尖锐的高跟鞋踩中,龙泽海顿时惨叫一声,整个人都透心凉。

    对比下,警员们对韩凌天更加崇拜。

    龙泽海几句话便被踢爆了蛋,可韩凌天昨晚又压身下又抱怀里,一番亲密接触后什么事都没有。

    撩妹高手啊,我辈楷模!

    警员小刘上前,看着龙泽海半死不活的模样,不禁提了一嘴,“楚队,要不咱们帮他叫个救护车吧?”

    “谁敢?!”

    楚婉君潇洒的回到座位上,手一摆说道:“先带下去铐住。”

    这时,施向阳从审讯室出来,李四锋忙问道:“老施,那小子招了没有?”

    “嘴很硬,一时半会问不出什么。”

    施向阳擦了擦额头的汗。

    李四锋如今被怒火冲昏头脑,可以不畏惧黄埔家,但他现在面对黄埔大小姐,可谓压力巨大。

    “如今证据确凿,哪还有审问的必要,直接交给法院定罪!”

    李四锋直接大手一挥,不给韩凌天翻身的可能。

    此时,黄埔澜庭冷着脸上前一步,“施局长,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希望你们都调查清楚,别冤枉了一个好人,也别放过一个坏人。”

    李四锋顿时红着眼睛,嘶吼着:“黄埔澜庭,你少在那里施压,我今天就告诉你,韩凌天他必须死,无论谁来都保不住他!”

    话音刚落,警局门口便传来一阵手杖的敲击声,周昌东踱步而来,目光扫视众人,沉声道:“不知老夫保不保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