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十三章 闯龙潭虎穴
    !

    “不知死活!”

    韩凌天阴沉着脸,脚下重重一跺,整个人猛蹿出去,贴着两把锋利的刀具游走,旋即张开手掌抓住那两个混混的脑袋,砰的一声扣在地上。

    两人脑袋一歪,直接陷入昏迷。

    “去死!”

    一人目露凶光,举刀重重劈下。

    韩凌天闪电般出手,抓住那只手用力一掰。

    “咔嚓!”

    清脆骨折声,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一同响起。

    那人面色涨红,弯腰跪在地上,疼的眼泪鼻涕混作一团。

    韩凌天迈步上前,每一次出手都会有人倒地。

    几个呼吸后,那十多个人就已经全部躺在地上惨叫。

    韩凌天面沉如水,转身向别墅走去。

    “你特么的找死!”

    正在此时,一声暴喝隆隆传出。

    紧接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从后面劈来,锋利刀锋划破空气,发出嘶嘶声响,所含力道不轻。

    这是韩凌天的视觉死角,那人强忍着剧痛,已经把所有力气使出。

    这一刀快若惊鸿,远超他往常实力!

    眼看匕首快要落在韩凌天肩膀,却有一只白皙手掌突兀的横在刀前。

    两根手指,准确无误地夹住了匕首的锋刃!

    那人面色涨红,手臂青筋扭动。

    他用尽全身力气,竟然无论如何都无法让匕首再推进一厘米。

    仅仅两根手指,宛如精钢打造的机器一般!

    韩凌天转头淡淡扫了他一眼。

    “啊!”

    男人看到眼神的刹那,吓得大叫一声。

    他松开匕首跌坐在地上,因为过度惊吓,下面水渍弥漫,传出屎尿的骚臭味。

    那双眼睛不含情感,深邃的眸子藏在其中,带着宛如冰山般寒冷的苍凉杀意。

    韩凌天指尖用力一甩,匕首暴射而出,精准的插在男人裤底前。

    刀身晃动不停,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插入大半截,距离男人的小兄弟只有两厘米,吓得他直接仰头昏厥。

    “杀!”

    没等韩凌天走出几步,又从别墅内冲出来二十多个人,喊杀声此起彼伏。

    换成常人见那阵势,恐怕会被直接吓破胆。

    大门处,忧心忡忡的玄惜怜生怕韩凌天出事,忍不住偷偷摸摸的跟了上来。

    当她见识到刚才的那一幕,顿时就跟见了鬼一样。

    “他……他怎么做到的?”

    玄惜怜揉了揉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然而,不等她细细思考,玄惜怜便见到韩凌天又被二十多个人围住,她心中一慌,不禁暗暗攥紧手机,准备再次报警。

    双方战成一团,惨烈的哀嚎声不绝如缕。

    此时,在别墅大厅内。

    唐清韵被人用绳子五花大绑的扔在沙发上,李东海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用指尖挑着她的下巴,玩味道:“这年头,还没有我李东海得不到的女人。”

    “清韵,我给你一次机会,跟了我,保证你以后享尽荣华富贵。”

    作为李家长子,城北第三势力的主人,李东海只要动动手指,就会有无数女人心甘情愿爬上他的床。

    可唯独唐清韵身上有种独特的魅力,那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让李东海最为痴迷。

    当初第一次见面,李东海就暗下决心,要得到女人的全部,包括她的心!

    “混蛋,跟了你?呵呵,现在和你说话,我都觉得很恶心!”

    唐清韵恶狠狠的瞪着李东海,愤怒的声音传出:“除非你杀了我,不然绝不可能!”

    看来,李东海的举动,确实触动了她的底线,让女人愤怒到了极致。

    “哈哈哈哈,我怎么会舍得杀了你呢?”

    李东海无所谓得笑了笑,一把捏住唐清韵的脸,四目相对,他眼底掠过一抹阴冷,一字一句道:“无论你答不答应,我都有无数手段将你强留在身边,到了那时,你将视我如神!”

    “呸,我唐清韵就算死,也不会受你的欺辱!”

    唐清韵美目凌冽,视死如归。

    “老大,你跟他废什么话,干脆直接就地正法,女人嘛,先得到她的身体,以后保准服服帖帖。”

    站在后面的龙泽海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

    “再等等。”

    李东海摆了摆手,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幸好我找人调查了一下那小子,不然真会被他狐假虎威蒙在鼓里。”

    “他不是很嚣张么,敢落我两次面子,一会儿本少爷就当着他的面,强上了这个女人,敢跟我狂,我就让他体会体会,什么叫做绝望!”

    李东海等到现在迟迟没有下手,便是要当着韩凌天的面,将前几次受到的屈辱一并拿回。

    他先前布局许久,眼看着到嘴的天鹅肉,就因为韩凌天的出现而被破坏,他心中不可谓不恨。

    唐清韵已经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听李东海他们一说,更加断定了自己的猜测。

    韩凌天那个傻瓜,竟然真的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自己!

    可现在的别墅犹如龙潭虎穴,单凭韩凌天一人,又该如何对抗李东海的众多手下?

    “韩凌天,你不用管我,快跑!”

    唐清韵扯开嗓门,用尽全力向外面娇喝一声。

    “跑的了吗?”

    李东海轻蔑道:“来了我的地盘,你认为他有跑的机会?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我在外面安排了四五十号人,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回去!”

    唐清韵俏脸更加苍白,声音略带哽咽道:“不……不要啊……”

    “呵呵,你越在乎他,我就越想弄死他!”

    李东海脸上笑容有些狰狞,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唐清韵娇躯上游走,旋即舔了舔嘴唇,继续道:“当然,我也可以给他一条活路,就看你愿不愿意。”

    “什么?”

    唐清韵美目一亮,起身抓住李东海的胳膊。

    李东海捏了捏唐清韵苍白的脸蛋,玩味道:“只要你心甘情愿跟我,说不定本少爷一高兴,就饶那小子一条贱命!”

    唐清韵突然陷入沉默。

    李东海见她反应,顿时心知有戏,傲然道:“我李东海在滨海市也是排的上号的人物,跟着我,你一辈子荣华富贵享受不尽,除了四大家族外,无论是谁都要尊称你一句李夫人,风光无限不好吗?”

    旁边的龙泽海冷着脸,恐吓道:“我老大看得上你,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你要从了他,日后前呼后拥,步入上流社会成为阔太太,你若不从,葬送未来不说,外面那小子,也绝对活不成!”

    “我……我……”

    唐清韵粉唇上满是牙印,她想说答应,但这份屈辱又让她说不出口。

    如果韩凌天不来,她甚至已经生出咬舌自尽的心。

    但现在,韩凌天既然来救她,无论如何她都要为男人的生命考虑。

    “你真的会放了他吗?”

    唐清韵眼泪汪汪的看着李东海。

    也许,这就是命吧……

    她轻叹一声,缓缓闭上双眼,两行滚烫的泪珠从眼角划过,表情由痛苦转为呆滞。

    除了认命,她找不到其他出路。

    难道要牵累那个男人?这种事情她做不出来,两个人遭罪,不如她一人全部承担下来。

    等韩凌天离开,等今天的噩梦度过,她便准备自尽!

    “嘭!”

    正在这时,别墅落地窗突然炸裂,在一片玻璃碎片中,一个个黑影飞来,落在李东海脚下,痛苦哀嚎着。

    “清韵,抱歉,我来晚了一些。”

    韩凌天一步一步走进别墅,脸上虽扬着淡淡笑容,但一双眼睛中却杀机毕露。

    在他进入别墅的瞬间,周边温度似乎都降低几分。

    外面陷入一片死寂,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十个人。

    韩凌天的声音在唐清韵耳边响起,不知为什么,她发现心中的急躁消失,多出莫名的心安。

    李东海脸色阴沉下去,看着脚下一个个手下,表情像吃了屎一样难受。

    “一帮废物!”

    身后的刀疤脸向外面看了一眼,神情顿时凝重起来,来到李东海身边,低声道:“老大,是个猛人。”

    李东海自顾自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点着一根香烟抽了一口,淡淡应了一声:“交给你,给我打断手脚。”

    刀疤脸狞笑一声,从背后掏出一柄匕首,刀口锋利,左右两条血槽很深。

    拿出匕首的一瞬间,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嗜血,一股凶戾的气势散发而出。

    他脚尖一点暴射上前,手中匕首在半空划出一抹冷冽寒光,直指韩凌天肩膀,准备上来卸他一条胳膊。

    韩凌天如若未闻,自顾自走向唐清韵,伸手将她身上的绳子松开。

    “清韵,有我在不用怕。”

    唐清韵见韩凌天身后的刀疤脸匕首刺来,急忙说道:“注意身后啊!”

    韩凌天微微一笑,身形似乎动了几厘米。

    就那点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却让刀疤脸刺了个空。

    刀疤脸一击落空,同时心中发狠,划、刺、挑,匕首在他手中翩翩起舞,掌控的十分娴熟。

    简单却暗藏杀机的刀法,如潮水般越来越汹涌。

    可是,在那密不透风的高效攻击中,韩凌天仅仅动弹了几下,便将其轻而易举的化解,从始至终,刀疤脸都没伤到他分毫。

    回转身来,韩凌天嘴角上扬弧度变大,眼看匕首再次袭来,他屈指在上面一弹。

    “叮!”

    看似随意的一击落在匕首上,当即发出一声颤鸣,刀疤脸踉跄后退几步,手中匕首落在地上。

    他低头看去,目光猛地一凛,只见右手虎口被崩裂开,鲜血从伤口中不断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