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十章 凝汤成药活筋骨,九针成吉定乾坤!
    !

    韩凌天声音落下的同时,周昌东瞳孔微微收缩,但很快便恢复正常。

    “不错。”

    他缓缓放下茶杯,不紧不慢的笑道:“小先生眼力果然出众,今日请二位前来,确实是治疗清茂手臂的枪伤。”

    说话间,周昌东已经不知不觉用上敬称,他刚开始不言明来意,确实有心考验两人一番。

    毕竟对那医学界盛传的楚名医,他是第一次接触,至于那名被推举来的青年,他更加不了解。

    但现在看来,叫做韩凌天的青年确实有几分本事。

    楚天意道:“可否详细说说?”

    “唉,一言难尽啊。”

    周昌东轻叹口气,来到落地窗旁站定,遥望着花园浇花的青年,老脸上不禁有些惆怅。

    “清茂他喜欢以身作则,所以每次战斗都会冲到最前面,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与敌人交火中手臂中弹,当时情况紧急,他用火药将伤口粘上,简单包扎就继续投身战场。”

    “伤势拖了一个多月,当他回国检查时,伤口处的肌肉组织已经感染溃烂,里面骨头坏死,医生说,除了截肢手术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办法。”

    说完,周昌东抬起袖口,不着痕迹的擦了擦眼角泪珠。

    “身为军人,截肢就相当于捏碎他的梦想,一辈子都会留阴影。”

    韩凌天点了点头,“所以周老找我们来,希望能在不截肢的情况下,治疗好令孙的伤。”

    “我寻遍大江南北无数名医,可没有一个人能拿出治疗方法,除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两名神医外,现在楚名医已经是我最后得希望。”

    听到此处,楚天意面带尴尬的摇了摇头,无奈道:“首长,请恕我无能为力,骨头坏死,我也拿不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周昌东深吸口气,双拳不由得暗暗攥紧,语气沉重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二位辛苦折腾一趟,我在后厨备了酒席,吃完再走吧。”

    这时,淡淡的声音传出:“周老,能不能让我详细检查一下令孙的病情?”

    闻言,周昌东猛地转身,一脸希冀的看着韩凌天,后者既然敢问,就说明事情有几分回转的余地。

    “当然可以!”

    三人来到客厅,周昌东命人出去叫来周清茂,等待间,楼上走下来两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人。

    “周老。”

    两人下来后,朝周昌东恭敬施了一礼。

    “我出门的几个小时里,清茂他可有什么异常?”

    周昌东对两人没什么好脸色,只是应付式的点了点头。

    “没有任何异常,周少爷一直在花园浇花。”

    周昌东看向韩凌天和楚天意,介绍道:“他们两位是清茂的私人医生,孟宇,王阳明。”

    “周老请来他们是为周少爷看病的?”

    孟宇和王阳明对于周昌东寻求名医,为周清茂治病的事,自然心知肚明。

    那名老者看着年龄不低,纵然医术不高明,临床经验也会十分丰富,可身旁的青年,才二十出头的模样……

    哪怕打娘胎里就学习医术,满打满算二十多年,又能有何等高明的医术?

    于是,两人余光瞥了眼韩凌天后,便再也不看,直接面对楚天意,问道:“老先生看着有些面熟?”

    “那位乃是楚名医。”

    周昌东适时的介绍一句。

    孟宇和王阳明两人恍然,不由得称赞一声:“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楚名医,看来周少爷的伤势,有救了啊。”

    楚天意汗颜,连忙摆手道:“医道永无止境,老朽前几天才明白自己医术尚浅,又哪有什么方法能治疗周少爷的病。”

    “既然如此……”

    两位专家的目光瞬间落在韩凌天身上,难以置信的问道:“周老,您该不会想让那个毛头小子来为周少爷治病吧。”

    “周老,您要三思啊,我不否认中医,若楚名医亲自出手,那我无话可说,可您竟然找来个年轻人,这年头打着中医名头出来招摇撞骗的太多,您不要被他人蛊惑啊。”

    王阳明说完,孟宇又附和道:“对啊,那帮江湖骗子以中医调养,见效慢的借口骗钱,等十天半个月后再去找人,早就跑没了踪影。”

    “再说,神经科和骨科方面,西医最先进的手术都没解决办法,更何况中医呢?”

    面对两人的质疑,韩凌天笑而不语。

    他不说话,可一旁的楚天意却听不下去,他一拍扶手沉声道:“韩先生由我推荐而来,两位一口一个江湖骗子,岂不是在打老夫的脸?”

    气氛突然有些剑拔弩张,恰巧在此时,周清茂从外面走了进来,坐在一旁面带疑惑道:“爷爷,您叫我来所谓何事?”

    不等周昌东开口,韩凌天便来到周清茂身旁,二话不说把住他的手腕,点苍指在皮肤上荡起一层层波纹。

    周清茂不清楚他要干嘛,本能的想要反抗,可他此时却惊惧的发现,浑身上下竟完全动弹不得。

    “组织细胞毫无活力,肌肉萎缩,骨头坏死,有些难办啊。”

    韩凌天将手收回,不禁皱了皱眉。

    周清茂愣了片刻,旋即一把抓住韩凌天的胳膊,满脸有些古怪。

    “两位尽可放心,如今病情没有截肢的必要。”

    韩凌天笑着摇了摇头。

    “可笑至极!”

    王阳明一步上前,不屑道:“周少爷的病已经到了最恶劣的地步,除了截肢外没有任何办法,众多专家教授仔细检查多次才确诊,你现在说没有截肢的必要,岂不是在质疑他们的权威么!”

    孟宇冷笑一声:“退一步来讲,就算不需要截肢,你又能将周少爷的胳膊治疗到什么地步?”

    韩凌天淡淡扫了两人一眼,“能恢复如初。”

    “恢复如初?哈哈哈哈……”

    王阳明与孟宇二人对视,面带讥笑。

    “你……你真的能让我胳膊恢复如初?”

    周清茂神情报酬。”

    韩凌天摆了摆手,笑道:“一会儿治疗过程会很痛苦,不知周大哥能不能……”

    “军中男儿,字典里就没有痛字,尽管放马过来!”

    周清茂大手一挥,放出豪言壮语将韩凌天的话打断。

    王阳明和孟宇忙上前挡在两人中间,劝阻道:“周少爷,你怎么能相信他的只言片语,依我猜测,他恐怕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就是个江湖骗子。”

    “对啊,那小子来历不明,你怎么能让他轻易上手呢,要是出现什么三长两短,他付得起责任吗?”

    “滚开!”

    周清茂怒斥一句。

    王阳明和孟宇两人闻言,幸灾乐祸的看向韩凌天:“听见了没,周少爷让你滚开!”

    “我说的是你们,都给我滚开!”

    周清茂怒吼了一句,两人顿时一脸尴尬,不敢忤逆他的意思,连忙向两边让开。

    王阳明和孟宇大脸臊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周清茂冷冷道:“你们这帮酒囊饭袋,一个个只会把截肢挂在嘴边,除了会领钱还会什么?!”

    训斥了他们一句,周清茂转头对韩凌天说道:“你尽管下手,我话撂在这里,哪怕今天真治不好,我也不会追究任何责任。”

    “周少爷,你真相信他啊?”

    孟宇眉头紧皱。

    周清茂瞪了他一眼,孟宇立即闭嘴。

    韩凌天要来纸笔,写下了几味药材,转身交予周昌东,淡淡道:“周老,上面的药材年份越久越好。”

    周昌东知道周清茂有康复的可能,顿时面带激动,双手颤抖的接过药方,转身吩咐下面人去购买。

    见周昌东和周清茂都相信了韩凌天,王阳明和孟宇大脸臊的更红,像是被人啪啪打了十几下一样。

    王阳明站在旁边威胁道:“小子,一会儿要出现什么差错,你后半生就在监狱里忏悔吧。”

    “呵呵,我今天倒要瞧瞧,坏死的骨头如何能被治好!”

    韩凌天淡笑着摇了摇头,转身重回木椅上坐好,低垂眼帘,指尖轻轻敲打着实木扶手。

    楚天意看着青年心中也有些担忧,他医术可算高明,但对于周清茂的病症却束手无策。

    他深知周家实力,等会万一出现什么意外状况,可绝对不会像周清茂说的那样轻描淡写……

    正在这时,韩凌天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淡淡道:“楚老头,你那里有没有纱布?”

    楚天意深吸口气点了点头,取下肩上药箱,拿出一卷纱布递给韩凌天。

    “我准备的东西很全,韩先生需要什么尽管提。”

    “有纱布足矣。”

    这时,孟宇冷冷道:“你准备了什么治疗方案,现在说给大家听听如何?”

    “凝汤成药活筋骨,九针成吉定乾坤!”

    说完一句话后,韩凌天低垂眼帘,重新归于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