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十七章 你还我的第一次!
    !

    第二天。

    迷迷糊糊中,正准备下床的黄埔澜庭,瞳孔猛地收缩。

    看着上面那一滩殷红的血花,她的脑袋“轰”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啊!”

    紧接着,宁静的清晨,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

    温暖阳光洒在黄埔澜庭的娇躯上,尖叫过后,她茫然的看了下房间,简单、破旧,与黄埔家的别墅完全不同。

    昨晚的事情从脑袋里蹦出来,黄埔澜庭被吓得坐了起来。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就记不起来了呢?”

    她脸色狂变,依稀记得一个男人抱住了自己。

    韩凌天那个混蛋,竟然乘人之危!

    她有些恐惧、迷茫,只知道自己昨晚莫名晕倒,然后发生了什么完全记不起来,自己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去。

    这时,卧室门被推开,韩凌天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见她笑道:“你醒的挺早啊,感觉好吗?”

    “你还有脸问我感觉,你把我第一次拿走,你还问我感觉?”

    黄埔澜庭咬牙切齿的说完,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怒火,拿起旁边的床头灯砸向韩凌天,恶声道:“你个变态,流氓,混蛋,你竟然落井下石,趁我昏迷做出那种事,你你你……你不得好死!”

    韩凌天闪身躲过她撇来的床头灯,一脸无奈道:“黄埔大小姐,你把事情搞清楚在动手好么,我昨晚可是睡沙发。”

    “你胡说,我还用搞清楚什么,被单都红了!”

    黄埔澜庭愤怒道。

    她心中最瞧不起这种男人,敢做事不敢承认。

    “那是你亲戚来了好不好!”

    韩凌天手抚额头,扬了扬手中的汤碗道:“昨晚你莫名晕倒,我发现你体质比较虚弱,今早我特意起个大早,给你弄得汤药,调理身体的。”

    “当然,用你的钱买的。”

    “亲戚?”

    黄埔澜庭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忽然俏脸一红,她又掀开薄被看了看,似乎如他所说,确实到了亲戚来的时候。

    旋即她狐疑的看向韩凌天,依旧不确定道:“你真的没动我?”

    “唉,人与人的信任呢?你觉得我做了那种事,还会顺便把你裤子都穿好吗?”

    韩凌天靠在门口,一脸无奈道。

    好在他深居荒山老林三年,练就的定力非凡,及时悬崖勒马。

    不然床上躺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换做别人定力差点,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哼,要是你敢对我做什么,我一定会让你负责的!”

    黄埔澜庭检查了下自己的衣服,确认没被动过后,总算放下心来。

    “负责,好啊,早知道我昨晚就应该做点什么。”

    韩凌天端着汤碗来到黄埔澜庭旁边坐下,笑着说道。

    “我说的负责,是把你下面咔嚓剪掉!”

    见韩凌天笑容一僵,黄埔澜庭冷哼一声,表情颇为得意。

    “额,黄埔大小姐,别这么说,你先尝尝我给你做的药汤吧。”

    黄埔澜庭狐疑的接过碗,张嘴尝了尝,眼睛忽然一亮,说道:“真不错,你怎么做的?”

    说完,整碗汤被她仰头饮下,然后回味似的舔了舔嘴唇。

    “楼下买的几种简单草药弄得,能暂时压制住你的病。”

    “我有病?”

    黄埔澜庭瞪着美目,难以置信的看着韩凌天。

    “你天生身体比别人虚弱点,如果我所料没错,你是不是晚上睡觉手脚冰冷,而且最近几日越来越严重?”

    韩凌天的话看似询问,实际上却是非常肯定的说出。

    “你怎么知道?!”

    黄埔澜庭吓得花容失色,这些秘密她压根就没跟别人说过。

    因为这是她从小就有的症状,而且寻遍名医都没结果,最后不耽误什么,便不了了之。

    不过最近几日越来越严重,倒是折磨得她几天睡不好觉。

    “你得的病,名叫冰美人,在全世界发病率都不高,所以没几个医生能看出来,早期症状为手脚冰凉,到后期转变成浑身发冷,伴有暂时性晕厥。”

    韩凌天打量她一番后,继续说道:“冰美人只能活到二十岁,到那时思维都会冻僵,人活着却没有意识,成为植物人。”

    “二十岁?!”

    黄埔澜庭娇躯一颤,美目中被惊恐填满。

    按照病情进度,她仅仅能再活两年而已。

    “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一会出去买点药材,照我说的去做,调养一个星期,我在用针灸逼出你体内寒气,到时候就能康复。”

    韩凌天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

    “韩凌天,你到底从哪来,又为什么要一直帮我?”

    短暂惊慌后恢复冷静的黄埔澜庭,一双美目死死盯着韩凌天,问出了困在心里的疑惑。

    “我啊……”

    面对黄埔澜庭的质问,韩凌天脸色如常,缓缓出声:“我从山上来,至于为什么帮你,我暂时不想说,等黄埔老爷子苏醒后,你一切都会明白。”

    “切,神神秘秘的,你不说我还不想知道呢。”

    黄埔澜庭白他一眼,撇了撇嘴不满道。

    韩凌天转身向外面走去,淡淡笑道:“先去买些药材吧,你的病要尽快解决,否则拖得时间越久,越容易留下病根。”

    两人下楼。

    “我要换衣服,你不许偷看!”

    黄埔澜庭瞪了韩凌天一眼,红着脸率先钻进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