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都市小说 > 爹地错爱,萌宝贪欢 > 第五十八章 幸福永远不会流逝
    被那么疼爱自己的安妈妈给卖了。

    鱼唯小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原來被精心安排的相亲对象。居然是傅泽。

    思思姑娘沒想到:话一说破。鱼唯小起身就走。抓都抓不回來。

    鱼唯小一路忘记坐公交车。直接跑回家里。心仍狂跳不止。

    安太太见状。试探着问:“见到了。”

    鱼唯小横眉冷竖:“妈妈。为什么是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安太太料到了她这个反应。便问:“为什么不是他。妈妈都替你考虑周全了。你的下半生呀。非他莫属。这些年來。看你对任何男人各种类型都避而远之。妈妈就知道。除了他傅泽呀。再沒有人能走近你的心里。代替日初去爱你。”

    鱼唯小简直百感交集到无话可说。

    安太太语重心长续道:“唯小。你是不知道:这五年。我们安家沒有了日初。差点撑不下去。你爸爸曾难敌失子之痛。一度患了抑郁症。只是怕你担心瞒着你沒告诉你而已。所以生意上的对手无时无刻不对我们安家虎视眈眈。你虽然很能干。可到底是初学者。但最后你却顺利地稳住了家业。你难道真是以为只是你一个人的努力吗。”

    原本鱼唯小也佩服自己的才干。短短五年就能复兴安家。有时候自己细想也觉得不可能。有时候明明前一天合同被狠狠拒绝。第二天人家却竟能自个儿找上门來说答应签约。一直找不出背后力挺自己的手。以为是安爸爸的扶持。可今天安妈妈这样问。鱼唯小突然就恍然了:“是傅泽。”

    安太太含笑点了点头。眼眶有些湿润:“他从未离开过。”

    ……

    **************************************************************************

    思思原本是宁珂在美留学时候的华裔同学。第一时间更新是宁珂结婚时候的伴娘。鱼唯小并未去参加宁珂的婚礼。只因她想避开傅泽。宁珂对安太太说:“他们两个。沒有人推。是都不肯迈出那一步的。”

    宁珂眼见傅泽郁郁寡欢。便把思思介绍给他。故意玩笑着撮合他们。见傅泽总是冷脸。宁珂便更洞穿了他的心思。思思对宁珂说:“看一个男人心里有沒有一个女人。只要看他在见到她的时候、全身毛孔是否张开。你的新郎在红毯上牵过你爪子的时候。开心地连头发都竖起來了你知不知道。傅泽是个极能隐忍的人。但即便如此。当他在画展看到鱼唯小。当时离他最近的我。也看到他的眉毛飞起來了……”

    **************************************************************************

    三十岁的鱼唯小。第一时间更新嫁给了傅泽。

    傅泽在红毯上与她携手并进的时候。思思在旁告诉宁珂:“我在他头发上抹了足足三层发蜡。否则今天他的头发。绝对不比你家新郎竖得夸张。”

    鱼唯小侧首看着身边男子。不管他是否全身毛孔张开。鱼唯小只知道:他和自己初次遇见的那样。倜傥风流、魅笑慑人。

    鱼唯小知道在自己的余生里。忘不了那个穿着海蓝色风衣、手背上纹着鸢尾、还有橘子香水味的男人。所以鱼唯小对傅泽说:“我只想和日初有孩子。”

    于是鱼唯小和傅泽。此生再沒有孕育过别的生命。

    诚然。生命里有了毛豆和芸豆两个。也足矣承欢膝下、欢乐不断了。

    **************************************************************************

    又过了两年。曾因持刀伤人而加刑的白小雨得以出狱。当她看到傅泽和鱼唯小。不禁慨然:“也许早已注定。沒人能够分开你们。”

    鱼唯小在她脸上看到了岁月蹉跎留下的痕迹。和心如止水的沉寂。

    长年卧病如植物人的蔡依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同年去世。弥留之际。她要求见鱼唯小。

    她吐字艰难。气若游丝。对鱼唯:“我曾发誓。此生不会告诉你学长在冲向宁淑时……最后留给这个世界的表情。可是。我已经后悔当初沒有跟他一起死了。我不想现在下去。他怨我……”

    鱼唯小静静听着。不打断她。

    “你一定以为。那个时候。他肯定满腔怒火、面目狰狞。眼里满满的都是对宁淑的恨。可其实……你错了。那个时候他已经來不及救我了。所以他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可是他看我的时候。心里肯定沒有我。他心里肯定在想:他救了你。只要你沒事。他就很满足。所以他扑向宁淑的时候。与宁淑因为阴谋破灭而崩溃抓狂的表情完全不同。他是笑着的。他笑得了无遗憾……

    “两年前你决定嫁给傅泽的时候。我厌恶极了你。可是后來一想。也许学长他也希望你能再次得到幸福。而我……我终于可以下去陪他了……好煎熬。九年來。我一点都不快乐。上周当医生说我气数已尽。而我爸妈痛苦不已的时候。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开心……”

    蔡依蝶是笑着离世的。鱼唯小在她半边烧伤因而丑陋的面貌里。恍惚明白了什么是了了无遗憾的笑。

    鱼唯小终于可以释然:得知日初走得不苦。自己便也可略得安慰。

    **************************************************************************

    安芸豆十八岁。和当年的鱼唯小一样。早早地走出校园勤工俭学。

    虽然她的“勤俭”与鱼唯小当年性质截然不同。安家完全不需要她來补贴家用。只是她虽是锦衣玉食的富三代。可因鱼唯小管教太严。平日里的零花钱少得可怜。所以一切都要靠自己双手去挣。

    鱼唯小认为如此教育方不辜负安日初当日所托。

    有一天刚回到家。安芸豆就冲入鱼唯小的书房。兴奋地告诉她说:“妈。今天我在路上被一个男孩表白。他长得非常英俊。穿海蓝色风衣、涂橘子香水味。我……我好激动。”

    鱼唯小赫然间从座椅上跳起來。问:“他的手背上。是不是还有一枚鸢尾花的纹身。”

    激烈跳跃的火焰在安芸豆美丽的眼睛里渐渐消失。她扁了扁嘴。摇着头说:“人家哪有注意得那么仔细。我回过头去的时候。他很尴尬地告诉我:他认错人、表错白了……”

    鱼唯小看了眼隔着书桌坐在对面沙发上看书的傅泽。傅泽沒有抬头。只是听闻这个故事。唇角微微勾起。倾泻一抹命运弄人的无奈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