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郓城法医打包走 > 第九百二十章 她的手表 全是名牌
    她手上戴着那款手表,虽然并不是特别的华丽,但是特别的低调奢华。

    价格绝对不少于三万块。

    而她不过就是一个白领,每个月工资不超过8000。怎么可能有钱去买这种手表?

    而且她男朋友,也不过只是创业初期。

    根本不可能有钱给她买这种东西。

    很奇怪的是,前两次询问时,她都没戴。

    而且冷秋遥还发现在她身后桌上,放着一个香奈儿的包,这个包包也得好几万。

    而且,不远处门口玄关鞋柜上,也有几双鞋。冷秋遥眼尖,所以瞄见了鞋底的logo,是莱尔斯丹的品牌,这个品牌鞋子基本上都是1000左右。

    这是冷秋遥还得感谢自己老妈,以前特别喜欢这些名牌的东西,多多少少都会有一到两样奢华品,所以冷秋遥也认得的一些。

    这时候徐夜白已经从何平安哪里了解到了一些东西。

    也知道了车子是郝杰的,但是至少很尹怀启有可能一直是使用。而尹怀启也是姚晓丽的青梅竹马之一。

    而且,也喜欢着姚晓丽。

    徐夜白这时候,已经若有所思了,不单单是冷秋遥发现了姚晓丽家里有很多名牌物品,徐夜白也早就发现了。

    而且,她用的香水,口红,化妆品也好,几乎全都是香奈儿的。

    而且那天他们去的商场,遇见的那个男人也是买的就是我这些东西。

    “姚晓丽,我想你知道,对不对?”这时候徐夜白已经结束了和何平安的电话,然后忽然的询问。

    他的这个问题很明显,就把他一下子就问蒙了,这时候姚晓丽就突然特别神色茫然,不知道是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装的。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她不喜欢男生对不对。”徐夜白低声的说道。

    这时候的姚晓丽突然低声的说道,而很明显姚晓丽的反应不如前两次机智和有准备,这时候她的脸色刹那一变,或者说她有着紧张了,她越是不想让自己露出破绽,反而会越来越多。

    虽然,有些慌乱。但总体来说,反应还算快,而她也在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嘴唇动了动,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这时候,她双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自己的衣角,很明显这是紧张的表现。

    “还需要我说的再直白一点吗?我说的是张文莉,她喜欢的不是男生,相反她爱的是你。”

    姚晓丽久久没有说话,而她的手指则在无声相互摩挲着。

    徐夜白也发现了,他的这些小动作。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说的是,她也是爱你的人之一。毕竟姚小姐追求者太多了。”这时候徐夜白突然慢慢的说道。

    而这时候的姚晓丽看起来却如遭雷击,整个人,脸色都是煞白的。

    仿佛就在这个瞬间。

    突然在她的脑海中有许多事涌上来,而张文莉的一颦一笑,似乎还发生在昨天。

    其实她以前一直只是以为,他们是好朋友好闺蜜。

    可是后面发现了她深深望着自己的眼神,或者有一次她牵着她的手,虽然被自己甩开,而且牵上又被甩开,她始终不肯放弃的纠缠。

    ……以及她躺在那只飞翔的鸟儿图案中时,冰冷无力的照片,她害怕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人非草木,她真的不想这样的。

    这时候,徐夜白突然见她终于还是陷入情绪中。

    而徐夜白不动声色的地示意冷秋遥继续说:“我之前也只是奇怪为什么她20几年来都没有交过男朋友,现在这一切似乎都说的清楚了,之前我们问你了,她每个月花那么多钱买的一些东西到底送给了谁?”

    “我说了,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姚晓丽只想要逃避,可是越是这样徐夜白他们却是紧紧抓着他不放。

    这时候徐夜白也搭腔,继续攻击她的心:“其实,一开始,我们找不到杀人动机,我还以为只是连环杀手随机作案。可现在,我似乎发现了一些问题,那就是凶手应该有动机了。那就是所谓的为了爱情。”

    这时候的姚晓丽这才猛然的惊喜,可是,她刚刚的情绪已经所有都暴露在了脸上,所以徐夜白他们已经发现了问题!

    就算她已经惊醒,然而倒是已经晚了,这是的她,却只能眼神左右犹疑,很显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徐夜白的声音,依旧是那样冷静而有威严,或者说冷淡:“我想你刚刚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们所有的答案。虽然你不承认,但是我们已经查过姚晓丽之前的事,确认她是同……性……恋。可是你之前,为什么要对警方隐瞒?你所做的这一切是在阻碍警方查案。”

    “我不是隐瞒!也不想阻碍警方查案。”这时候姚晓丽也有些慌张下意识反驳,“我只是……”她突然停住,然后低下头:“那个,我只是怕惹麻烦,不想带给我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我觉得这件事情也没必要告诉警方也是为了想给我和她留下一些余地!

    我不知道这跟你们查案有关系。而且她虽然喜欢的是女生,但是。我又不是!而且,我并没有接受她。

    我只是一直把她当做朋友,而且她到后面,真的……有点病态了。”

    这时候徐夜白也没有立马说什么,他反而选择静了一会儿。

    徐夜白很清楚直觉告诉他,离真相已经很近了。

    这时候姚晓丽的辩驳听起来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别说去说服别人呢,也许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吧。并且已无意识地泄露部分真相,无疑是这起犯罪最薄弱的突破口。

    正当徐夜白准备询问姚晓丽关于尹怀启的事情,也就是前两天,来警局接她的人是谁。

    可是,他还没有开始询问。

    就在这个时候,徐夜白他们就听到敲门声。

    这时候的姚晓丽几乎是突然的,立刻站了起来,似乎这时候的他就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为有人来了,这个话题,也许会暂时结束。

    冷秋遥打开门,没有想到的是在门口站着的人却是丁任杰,也就是姚晓丽的男朋友。

    姚晓丽看到丁任杰过来的时候。立马反应有些紧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