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郓城法医打包走 > 第七百八十章 很快解决 第六个人
    “没有什么意思,不是说他们现在这个剧社是真的还存在五个人。而是这第六个人应该是墨雨,也许也是我们的主攻方向。”王一楠继续解释的说道,其实这几年的很多解释,都是吴天云昨天发信息,告诉自己的,包括他拍的一些东西,以及一些疑点。

    “这些东西,应该不是你发现的吧!你昨天一直跟着我在一起。而且我也没觉得你什么时候茅塞顿开过。”于星悦听他说的一些话,就清楚这些想法根本就不是他本人的,虽然他们俩确实也有把苗头放在墨雨的身上。

    “组长,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这些都不是我调查到的,虽然我确实有些怀疑,但是我手上却没有实证。”王一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头。

    “接着说吧,他有什么想法应该需要你转告给我们吧。”于星悦就知道,所以就让周沐鱼继续说道。

    这是王一楠立马恢复了自信的样子,然后接着说:“其实,很明显我们可以发现。

    我们这几天走访的现场,有几个疑点。

    第一,就是他们办公室的布置。他们的布置风格,非常温馨整洁,唯美,看起来个人风格浓厚,包括那些遗留在角落的手办。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在剧社建立之初,有人尽心尽力地做过这些事。

    但昨天有人去了他们五人的住处,也通过询问了解了他们的性格特点,却没有一个人,是总有这样的审美,或者是说,喜欢手办的。

    昨天我们做了笔录,很明显的发现都是异口同声的说出了手办是墨雨的,所以墨雨就是这个剧社的第三个人。

    第二,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假如真的有那么一个那样精心布置这间办公室的人,那么现在就不会让它乱成一团的,所以那个人只能是墨雨,而且他已经不在了。”

    于星悦却突然打断:“对,你说的很不错,就像你一样。如果换成你,哪怕社团即将解散,你也不会让剧社那么凌乱吗?说点有用的。”

    王一楠不好意思的说道:“是的,现在工作室整个就是无人打理的状态,整洁全无,东西乱扔。

    只是因为看到了之前的一些照片,所以才判断之前的办公室是十分整洁。

    组长说的很对,也许也有可能是因为面临着快要解散的这种危机。所以,这里才会变得如此凌乱。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办公司的实际情况,其实是与当初的装修装饰,完全格格不入,甚至完全是两种风格。”

    “行了,我们已经知道了,这是第六个人墨雨的风格,也是被他们掩盖、剥夺了。能不能说点有用的,吴天云也就这些本事吗?”于星悦突然特别严肃的说道。

    此时,于星悦敏锐的话语,让王一楠的心跳突然的漏了一拍,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说道:“组长,你怎么连谁提供的这些消息都一清二楚?”

    “除了吴天云,我们昨天组内的人昨天都在这里,根本都没有人出去调查取证,而且我昨天无意中听到了你和他的电话,他希望你把这个案件的资料发他一份。以后打电话的时候,注意一点,你可以继续说了!”于星悦摇了摇头,他感觉他这个副组长有的时候确实有点傻。

    其实他本来还想调一个副组长协助帮忙的,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

    但是现在的他,完全把眼光瞄准到了曾经的**专案组的组长身上。

    虽然他曾经犯错过,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而且他现在已经改变很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他现在打算在考核他一段时间,如果这个案子破了,在他的帮忙下。

    那么他会提交申请,让他回到**专案组,不过这次就只是副组长了。

    “好的,我就继续说了,其实这不都全是他的想法,有些想法是我的。其实,第三,那天我们去了照片墙,结果发现所有的照片全部扔掉了。这是完全不合理的。

    这么说吧,即使社长跳楼自杀了,或者说即使社团即将解散,那也是他们曾经热爱的,并且为之珍贵的记忆,所以也就不会舍得就这么丢弃。我想说,其实这才是所谓的人之常情。如果他们迫切的把照片扔掉,说明他们想掩盖一些什么,或者是他们是想掩饰什么。”

    “第四由我来说吧,我觉得你不一定想得到。”于星悦缓缓地说,其实也是想要增加一些什么。

    “什么意思?”王一楠愣住了,然后感觉到了于星悦的目光,这才缓缓坐下,听他的想法。

    “之所以达到你的想法,不是认为你分析的不对,而是那天吴天云根本没有仔细观察过门口的那个小花园。

    因为我发现了,那些被铲掉的花朵,其实品种都不便宜,并且需要精心种植。而且有个更加重要的原因是?那里是墨雨跳楼,摔进去的地方。所以,他们,也许真的隐藏了一个大秘密,这才是凶手想要杀人的真正原因。他想要杀死所有人,也许会是墨雨亲近的人。”

    这时候王一楠静了一会儿,然后问:“那么你觉得谁会是凶手呢?”

    “我只能说的是,现在还不能下定论。”于星悦摇了摇头,因为他们剩下几个人中,虽然王年峰的嫌疑最大,似乎也有作案动机,但是于星悦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即使他们在办公室里诸多掩饰,想要磨灭一个人存在过的痕迹,那么绝对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他们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或者有什么忌讳的事情,所以才把所有和他有关的一切,通通磨灭。

    不过我相信通过接下来的外围调查,我们很快也会,了解到更多的谜底。”

    “不得不说组长的分析确实很精彩,但是我有一点想要补充的。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说啊?”于星悦淡笑道,“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我想有些东西,很快就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