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郓城法医打包走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新的猜想 下步动作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你千万不要误会,只是现在还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随便的猜想,一切都要有真凭实据的。”徐夜白笑了笑,其实他还想到了一些东西!关于之前一桩投毒案件,那个安建宇这个基本上稍微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就是它采用的也是二甲基亚硝胺,不过唯一不同的共同点就是,他使用二甲基亚硝胺并没有立马将受害人毒死。

    之前已经解释过了二甲基亚硝胺可以导致化学致癌,所以,每天只要摄入微量的二甲基亚硝胺就有可能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患上癌症,而且也不会有人怀疑。

    所以,徐夜白在想这个案件到底是怎样发展的?到底还会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

    “你就别在我面前遮遮掩掩了,我还不清楚你,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多半你心里已经有了其他的猜想吧。”于星悦立马就嗅到了徐夜白话里面的意思,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我还真知道,肯定瞒不过你,话是这样说的,我不知道你是否记得一起这个案件,有些类似的案件。但是不同的是它是利用二甲基亚硝胺,进行微量投毒,微量投毒,你懂吧?而且相信你一定明白二甲基亚硝胺,是微量投毒达到一定的剂量,他是可以造成化学致癌的。所以!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因为二甲基亚硝胺控制变量这个东西是很需要技术含量的,虽然他们都是医学生。但是不可控因素太多了,也许他们只是打算微量投毒形成致癌影响,可是却导致直接致死的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的。所以,问题是绝对会存在的,我好话不说第二遍,我相信你已经清楚这个案件应该怎么去做了。”

    徐夜白感觉自己有些累了,看着窗外,和躺在病床上莫星漓,他感觉他的心被填的满满的。

    “等会儿你还没说清楚呢,你到底什么意思?”徐夜白特别无奈的想要继续的询问!

    “你又不是傻子。你明白了的。”徐夜白话音刚落,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时候于星悦看到已经挂断的电话,他就明白这个案件面临着很多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又算什么呢?

    越是这个样子,那么他就越想查清楚事实的真相到底是否如自己猜想的一样,又或者结果出来时让人大吃一惊。

    这时候,他开始了搜寻,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或者是新出现的任何一个线索。

    突然他不小心将东西滚到了床底下。

    这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个注射器。这个注射器就在齐博文的房间里面的,谁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床底下的夹层里面。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没有被警察查到的原因。

    他家那个注册器小心翼翼的拿出来,装进的账务代理里面是否残留什么物质,还需要法医进一步的勘测。

    在齐博文的房间,他发现齐博文是一个比较严谨的人,看到这些比较幼稚和童话一般色彩的贴画,他觉得他猜的不错的话,齐博文果然内心还是比较天真,这些视频是不会说谎的,它象征着一个人的内心。

    果然,他又在房间里发现了之前忽视的一个小地方。桌子的夹缝处有一张纸条,上面显示的是医学院化学实验室取物单子。

    东西恰恰就是,二甲基亚硝胺!

    这些证据,所有的都指向齐博文一个人,要么他就是凶手,要么他就是被人陷害的。

    这时候,王一楠还有林岚两个人已经基本上将这个区域搜索的很清楚了,问题不大。

    没有发现齐博文所说的装水的大瓶子。

    这时候于星悦此刻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立马对着王一楠说道:“我之前只是让你,调取过监控摄像头,这次你再去调取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王一楠立马点头回答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清楚了。我马上去做!”

    “林岚法医,麻烦你去那个饮水机那里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再装一些水,回去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这个针头你也拿回去!看看这里面会不会存在什么问题!”这是于星悦立马安排工作给林岚,希望可以尽快破案,现在问题很严重!所以现在他不得不面对,即将会出现的各种问题而进行探讨,这个问题很严重。

    而且徐夜白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所以他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这时候,那边贩毒集团,已经知道了所有的问题了,也了解了他们现在的一个大型贩毒工厂已经被徐夜白捣破了!

    所以,这时候他们贩毒集团的少主已经再次接到的信息,说要除掉徐夜白。

    “少主,如果我们这次还不出手,我们贩毒集团真的会面临很大的危机,他这次已经破了,我们好几次的据点了,所以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呢?零号,已经出事了。”这个时候立马走人来报告,最近出现的事情!

    这次,他并没有立刻表示反对,反而立刻陷入沉思,因为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做比较好。

    所以,他也清楚不可能继续放任徐夜白下去了,这次他一定要问问自己父亲到底要怎么做,否则他们真的会受到沉重的打击的!

    所以,他肯定还是要去询问自己父亲大人的想法的!

    所以,只是微微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清楚了,到时候怎么做,我自然会安排下去,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你走吧!”

    这时候那个被称为少主的人,立马掏出了手机,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

    “父亲,我有事情想找你商量,我可以过来见你吗?”虽然他在其他人面前都是一副特别威风的样子,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在父亲的眼里不值一提,而且随时有可能会被替换,所以他必须更加小心翼翼,他知道自己父亲是一个多么狠心的人。虽然,他他没有直接杀过人,但是他已经记不清自己间接中伤害过多少人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想要见我?”电话中传过来的说话的声音特别沉闷,而且有一些压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