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郓城法医打包走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警局发现 夜白担心
    莫星漓赶到警局的时候,周沐鱼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她慢慢走过来,就静静的看着在门口沉思的周沐鱼?

    “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迷啊,有什么跟老大说说看呗。”莫星漓一过来就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对了,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我觉得这个东西很重要,之前徐医生交代我查的监控录像,我都查看了,终于让我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疑点。”周沐鱼严肃的说道。

    “好的,带我去看”莫星漓突然就变得一脸的正经,因为对于工作她可是十分认真负责的。

    “我现在带你去监控录像室,对了,老大,你还没跟我讲你到底是怎么被人绑架的呢?”周沐鱼十分关心莫星漓的一切,听说她被绑架了,恨不得立马赶往南浔市,可是,现在的郓城警局他脱不开身。

    “说来话长,现在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反正也安全了,说到底到还是帮助了南浔市缉毒队。”关于细节问题,其实莫星漓目前并不想细讲,因为有些东西吧,其实很少知道一点为妙。

    而且关于缉毒队的事情,自己身为警务人员,还是不能乱传的,哪怕他知道曾经徐夜白是卧底,哪怕她和周沐鱼的关系再好,也不行。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强求的”。周沐鱼明白有些东西莫星漓如果不愿意说,也许就是关于原则问题。

    “我知道你懂了,鱼头我想你也明白,有些东西,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跟你讲!”莫星漓,与周沐鱼进了监控室。

    周沐鱼立马找了最近他发现的那些有问题的监控录像。

    这时候,莫星漓突然眼尖的又一次看见了那在电梯里,第二次遇到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就坐在陪审座位上,也是带着帽子。莫星漓之所以有印象都是因为他健硕的身体,还有特意遮住的面容。

    “这个男人是谁?你知道吗?”莫星漓立马问道。

    “我就是不清楚,但是我觉得他很可怜,因为基本上在每个案发地点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周沐鱼还没有说出自己发现了什么,而莫星漓自己就已经发现了一个男人有问题。

    “因为这个男人我见过,他便是那个田众鑫律师事务所的那个修理工,也是在医院想要刺杀徐夜白和褚安阳的人。果然我没有猜错。”莫星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我们现在打算怎么办?”周沐鱼直接询问道。

    “还能怎么办?无论用什么渠道,都不需要知道这个人是谁?他知道真正的幕后主使。若我没有猜错,以他的身手,还有能够执行密室杀人案,很可能是特种兵出身,赶紧去查。”莫星漓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是的,老大,我现在立马通知下去。”周沐鱼知道莫星漓累了,所以还是想要替她多分担一点。

    “嗯,去吧”!莫星漓挥了挥手,让他前去忙。

    莫星漓想,自己必须给徐夜白带个电话了。

    此刻徐夜白,正用着医院的卫生间粗略的洗了一个澡。

    一出来便接到了莫星漓的电话。

    “怎么啦?这么着急给我打电话?”徐夜白直接开口。

    “我想我今天看到的那个想要刺杀你的男人,你猜的果然不错,他还在多个案发地点都出现过。我想他就算不是主要凶手,也是帮手。”莫星漓将想法通通告诉徐夜白。

    ““你千万不要擅自行动,有什么等我回来再说,可以吗?””徐夜白害怕莫星漓擅作主张,打草惊蛇。

    “好,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什么时候回来?”莫星漓撇了撇嘴巴,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不是明天就是后天,我得把褚安阳安顿好,才能放心。”徐夜白,其实也想早点回郓城市,可是没办法,脱不开身。

    “我想你了,赶紧回来吧!”莫星漓看着四处没有人,撒娇道。

    “其实我也想你了,我也没想到自己也会这样,这一天不见,也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徐夜白也没有想到自己说起情话来,还是一套一套的。

    徐夜白知道,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是有助于他们感情很近一步的。

    “抽时间,陪我去我家里吃饭吧!我想让我父母见见你。”其实两个人都老大不小了,莫星漓已经27岁了,而徐夜白也28岁了,是该到了结婚的年纪了,也该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好!”徐夜白没有拒绝,是因为他知道,两个人在一起肯定都是因为相爱,可是让你见她父母,是很有可能认定对方了。

    “嗯,等案件结束了,我就约好一个时间,我等你回来!”莫星漓温柔的说道,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撒娇。

    “好!”徐夜白说完这句话,才恋恋不舍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的徐夜白,希望让李警官给他查一下刑浪这个人。

    李警官反馈回来的信息确实,无法查获到此人具体信息。

    这时候徐夜白才想起来,人家以前是特种部队的,很多东西都是保密的。

    “如果查不到,他的过去,那么我就要他现在的所有一切,包括他现在自己开的修车公司,我觉得他总是和这些案件等都难逃关系。”徐夜白直接给李警官打了电话。

    “你这样好吗?这么晚打电话过来,而且我不是你的下属好吗?请注意一下你说话的方式。”你今晚本来刚刚查完资料,就打算睡觉的,结果徐夜白的一个电话打过来,完全把他瞌睡都吵醒了。

    “李警官是我请求你帮忙行了吧?求求你帮我查清楚一下刑浪,这几年发生的所有事情,我必须要知道的一清二楚,这对我很重要。”徐夜白直接说道。

    “你小子求人也没有求人的一个态度,行了行了,我上辈子欠你的。我明天就让人帮你查,行了吧!那我现在可以睡觉了吧?”李警官一脸无奈的说道。

    “睡吧睡吧,祝你有个好梦!”徐夜白对待李警官真的很难对他尊敬,有些时候他觉得李警官的行为和小孩子一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