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都市小说 > 谨姝 > 1306、功过
    傅家为了以防苏铭假扮周谨的身份被揭穿,调走了大部分的戍卫随行护驾,这样一来周谨很轻易的就取得了宫里的控制权,并布下天罗地网,祈福回来的傅家一行人正好落入了陷阱之中。

    周谨再次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宫里,还带来了四大驻军营的人,傅家就知道大势已去,几乎没做反抗的就缴械投降了,周谨兵不血刃的解决了这场叛变。

    虽然左相傅庆松是被当场拿住了,罪证确凿,可是邓家却是全程都隐居幕后,明知道邓家有参与其中,但是拿不到证据却也奈何不了邓家,还有就是东海王,袭击驻军营是东海王所为,但是傅庆松一口咬死了是傅家所为,将所有的罪责都拦到了他自己身上,似乎企图用这种方式来保全他的同盟,为傅家争取一条后路。

    傅庆松不说,周谨有些无可奈何,正气的恨不得将傅庆松千刀万剐,就听邢安公公通传,“皇后娘娘到!”

    听到许姝来了,周谨一喜,就要迎出去,就听邢安公公接着又道,“傅……二公子也来了!”

    周谨微愣,他不是庄离让庄离去接许姝了吗?怎么会和傅俊谦碰到一起?

    愣神间许姝已经进来了,“参见皇上!”然后对邢安公公使了个眼色,邢安公公会意的退下。

    傅俊谦亲眼看到周谨平安无事,看向许姝的眼神满是爱意,傅俊谦整个人都放松下来,长跪在地!“草民参见皇上,草民有罪!”

    傅家走到这一步并非周谨和傅俊谦所愿意看到的,可是傅家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谋权篡位,那是诛九族的大罪,即便是周谨仁爱,不兴连座,可是傅家也是死罪难逃,周谨和傅俊谦多年的兄弟情义也就到头了……

    周谨久久无语,许姝平静的将傅俊谦救她的事告诉给了周谨,“若非傅二公子搭救,我可能早就已经没命了!”

    周谨有些动容,看向傅俊谦的眼神很是复杂,他知道傅俊谦有多无辜,可是傅俊谦有多无辜,傅家就有多可恨。傅俊谦和傅家是一体的,赏罚一体,周谨要降罪也是降罪整个傅家,不能独独对傅俊谦格外施恩,若是要赦免傅俊谦,那也就要赦免傅家,可是到了这一步,周谨再大度也绝对饶不了傅家,傅家一定要为它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傅俊谦终究是被傅家牵连了。

    良久没有听到周谨的声音,傅俊谦重重的磕下一个头,“傅家谋逆篡权,有违天道,是为伦理纲常所不容,草民身为傅氏一族中人,不敢有丝毫抵赖推诿,甘愿引颈受戮,以死谢罪!”

    想要认罪的人抵死不认,不想认罪的人却抢着认罪,周谨既觉得无奈,又觉得悲怆,傅俊谦这样一心求死的态度让周谨的心蒙上了一层阴影,傅俊谦的无力和无奈他都一清二楚,因为他比傅俊谦更加的感觉到无力和无奈,对这样的结局的无奈,和无法改变这样的结局的无力感……

    造化弄人呐!

    许姝悄然握住周谨的手,熨帖了周谨满是褶皱的心,周谨轻轻的回握,心底的郁气一点点的消散了。

    “朕一向赏罚分明,傅家的罪是傅家的,你的功劳也是你的,朕不会因为傅家的罪过就抹杀你的功劳!”

    对于年纪相仿,从小就叫一声“傅二哥”的傅俊谦,周谨如何狠的下那个心将他和傅家一视同仁,这也就意味着因为傅俊谦,周谨终究还是决定对傅家从轻发落。

    “皇上英明!”傅俊谦扣头谢恩,他终究是拿他跟周谨的兄弟情义来博周谨对傅家的宽恕,他得偿所愿了,可是他跟周谨的兄弟情分也到此为止了。

    屋内气氛低迷而又压抑,这时许姝突然道,“刚刚听邢公公说,傅大人一力承担了所有的罪责,拒不指认同伙,妄图混淆是非,若是傅二公子能让傅大人改口,说出真相,本宫一定会向皇上为傅家求得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

    傅俊谦听了有些意动,他当初就是不赞同傅家和邓家狼狈为奸,阴谋谋权篡位才被傅家囚禁起来的,现在东窗事发,傅家却想要一己承担起所有的罪名,他当然更不愿意了,傅家谋反受罚是没错,可是有罪的不仅仅是傅家,邓家,东海王,一个都别想逃掉!

    “好!”傅俊谦才答应下来,还没来得及行动,邢安公公突然敲门了,“皇上,宫女来报,说大乔氏想要揭发傅氏一族和东海王密谋造反,她手里有两家密谋的证据!”

    周谨掌握了宫里的主动权之后的第一时间就是将惠贤太后和二乔看守了起来,此刻就关押在麒元殿的偏殿里,同时,周谨也知道了二乔其实是东海王派来的探子,既是打探周谨对东海王的态度的,也是来监视傅家的举动的,担心傅家会在周谨面前出卖她,早在那个时候傅家和东海王就已经狼狈为奸了。

    “让她进来!”周谨吩咐道,显然,乔昕是打算出卖东海王以求自保了,既然如此,他也不介意放过她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棋子,只要她真的有证据。

    “臣女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看到许姝,乔昕并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惊讶,许姝反而惊讶了,乔昕这是知道自己已经回宫了,所以才这么平静的吗?

    周谨直奔主题,“你有何证据证明傅氏一族和东海王勾结?”

    乔昕却反问道,“只要臣女拿出证据来,皇上会饶恕臣女的罪过!”

    周谨点头,“朕给你这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多谢皇上!多谢皇上!”

    乔昕面露喜色,给周谨磕了个头,突然站了起来,站起来也就罢了,竟然还开始脱起衣服来了。

    周谨大惊,喝道,“御前无状!”

    乔昕羞涩道,“还请皇上恕臣女失仪了,因近日都在惠贤太后跟前,唯恐被惠贤太后发现,抢走了证据,所以就将证据贴身保存了!”

    周谨听罢也不说再说什么了,可是也不想看着乔昕脱衣服,便把头扭向了一边,乔昕嘴角却绽放出一抹笑意,诡异而又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