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明廷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易如反掌
    寇秦来势汹汹,势在必得。

    他声音落下,刑书以及众多衙役已经准备动手。即便沈云畅不交账本,他们也能强行搜出来,再不济也能逼供找出来。

    至于周氏票号的银库,他们也有的是办法找到。

    周氏票号的一群伙计惊慌的聚集在一起,目光都看着沈云畅。

    沈云畅神色始终很平静,看着就要动手的苏州府衙役,道:“寇大人,还记得上任苏州府是怎么入的狱吗?”

    寇秦冷哼一声,道:“莫要跟本府废话!本府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是交还是不交?”

    “交什么呀?”

    就在寇秦话音落下,外面传来一声尖锐的嗓音,仿佛还带着笑意。

    寇秦听着声音,脸色微变,猛的转头看去。

    只见一个五十多岁,脸角瘦长的中年人慢悠悠的迈着步子进来,那些衙役丝毫不敢阻拦。

    寇秦心如电转,笑呵呵的抬起手,道:“李公公,您老怎么来了?”

    沈云畅看到来人,心里彻底一松,面上还是那副平淡表情。

    这位李公公来到寇秦身前,没有看其他,就对着寇秦笑呵呵的道:“咱家啊,本来要去应天的,应天巡抚啊,要请咱家吃酒,咱家心想着不能不去。但下面的猴孩儿又说,你寇知府要发财了,这发财的事,怎么能不通知咱家一声呢?”

    寇秦心里本还很紧张,听着这位李公公的话,连忙有些放松的笑着道:“李公公说笑了,今晚肯定有一份孝敬送到您府上的。”

    李公公,苏杭织造提督太监,李化贞。

    李化贞笑眯眯的,如同一个老狐狸,忽然转向沈云畅,道:“沈掌柜,你给咱家多少啊?”

    沈云畅一愣,连忙走过来,竖起五个手指头,道:“这个数。”

    寇秦神色微变,五千两肯定是拿不出手的,那就是五万两了!

    好大的手笔!

    不过想着周氏票号以及背后的商会,五万两确实不算太多,定定神,竖起两根食指比了个叉,道:“李公公,这个数。”

    李化贞表情有些疑惑的看着寇秦,道:“他说的是五十万。”

    寇秦脸色顿时变了,绷的铁青,想挤出笑容,却怎么也挤不出。

    什么狗屁的五十万!李化贞分明是来给周氏票号站台来了!

    寇秦完全没想到,李化贞居然会是周氏票号的后台之一!

    苏杭织造的提督太监啊,那是皇帝的亲信才有可能派过来的。

    这样的内监,谁敢得罪!

    想当初,李实的一道参合奏本,将东林党多少人给送入地下!

    苏州知府寇慎,应天巡抚周起元等被斩,甚至于当时的吏部尚书高攀龙都被逼得自尽!

    寇秦不敢得罪李化贞,一时间表情僵硬的站在那,进退维谷。

    其他一干衙役早就看出来了,更不敢喘大气。

    沈云畅看着寇秦的表情,心里冷笑一声,上前说道:“草民十分欢迎寇大人莅临,小店蓬荜生辉。大人看看,小店是否还有其他什么问题?”

    寇秦仿佛听不出沈云畅的戏讽,唾面自干的顺坡下驴,笑呵呵的道:“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本府就是过来看看,因为家里有点银子要存。嗯,很好,很安全。待会儿本府就让人送过来。周氏票号能在我苏州府,本府也是与有荣焉……”

    沈云畅神色不动,心里暗自佩服,这些做官的,还真是不能小觑。

    李化贞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笑眯眯的道:“那感情好。咱家正好想与寇大人聊聊天,择日不如撞日了。对了,外面在的那些贵客,也一并叫来,对了,沈掌柜,你也来。”

    不等寇秦说话,沈云畅抬起手,第一次露出笑容的道:“谢公公,小人恭敬不如从命。”

    李化贞笑眯眯的,谁也看不出他心底到底在想什么。

    寇秦知道,李化贞这是不打算轻易放过了。

    他心里叹息,任由他的后台再硬,也硬不过内监。只能陪着笑,千般不愿的出门。

    没多久,四周茶楼上的那些看客,全都被寇秦派衙役挨个去请。

    一些人早就注意到寇秦陪着李化贞出来,也有人认出了李化贞,心惊胆战的想要逃走,却在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回来。

    尤其是撺掇寇秦的那三人,面若死灰,心胆俱寒。

    杨湖一拄着拐杖站起来,叹气道:“周征云还是周征云,想要看他倒,哪那么容易。”

    杨湖致跟着站起来,道:“我们要是去了,会不会被周征云记恨?”

    杨湖致看着楼下一个个被揪出来的商人,道:“记恨不记恨我也不知道,我老了,杨家以后就交给你了。”

    杨湖致双眼猛的一睁,旋即若有会意,僵尸脸越发僵硬,没有说话。

    当初杨湖致与杨四被周正抓去,周正曾言,杨湖致与杨四就是监视杨家的。杨湖一将家主让给杨湖致,就是无奈的先一步向周正输诚,认错。

    李化贞将苏州府的大小官员以及众多富商都喊来了,席上那是谈笑宴宴,什么也不提,就说他来到苏州,秉承上意,善待苏杭百姓云云。

    官话,套话,空话,说了一大堆,而后就喝酒,拉着寇秦说着宫里以及内阁一些稍微隐秘的事情。

    寇秦听得是心惊胆战,不止这位李公公在宫里是皇帝宠幸的内臣,与几位大太监关系那也是极好。

    不说六部的大人了,就是内阁的阁臣,首辅,那也是座上客。

    没人觉得他在吹大气,这个时候的内监,就有这样可怕的影响力。如果是换做王承恩,李忠这样的,那首辅见了都得客客气气的,有什么要求,那是无不点头答应,需要小心拉拢的主。

    这顿饭没吃完,周氏票号就收到了近百万两银子的存银,周氏商会其他遇到的大大小小问题忽然间消失,仿佛不曾存在过。

    杨湖一与杨湖致在席间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他们早就知道周正有内监的关系,算不得意外。只是,周正都落难了,还能动用内监,这里面怕是不止是银子那么简单了。

    不过三日,寇秦就上书,请调去其他地方。

    苏州府的一系列事情,很快就传到了京城,天津卫,自然也到了周正耳朵里。

    周正这会儿正抱着儿子在院子里晒太阳,听着成经济的汇报,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了。”

    成经济惊喜于周正的手段,没敢多打扰,匆匆又走了。他得去天津卫,借着苏州府这件事,将票号进一步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