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都市小说 > 邪魔上身的公公 > 第26章 公公难惹道士惨死
    第26章 公公难惹道士惨死

    公公的帽子被除去,顶洒了一些粉,公公感到昏昏沉沉,失去了知觉。等他醒来时,漉漉,一刺鼻的味道在周弥漫。除毕,皇请验看。段瘸子跪倒在地。皇帝一摆手道,起来吧,领赏。

    一个小太监取来一千两银子,段瘸子领了,再次谢恩,站在一旁。皇帝说,我验看什么啊,不就是将倒,再洒些什么圣,我不看不看。赵总管,你代我看看无妨。赵伟宜起来到朱常乐近前,见朱常乐分毫无恙,也便放心了。他笑呵呵回到皇帝边,耳语了几句,皇帝拊掌大笑。

    赵伟宜说,这朱公公醒来之后看去像个呆瓜!

    朱常乐被搀扶起来坐在藤椅,他在回想方才发生的事,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除功,朱公公受惊,理应受赏,来,赏朱公公黄金一百两。朱常乐领赏谢恩。

    赵伟宜刚要宣布除仪式已毕时,邵元节过来了,他说,这朱公公不净,此时又有复返之象,真乃千年难遇之,定当斩草除根,留后患!言辞慷慨,凶神恶煞一般。朱常乐得差点吐,他想,狗东西,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非要将我置于死地不可?他急忙起跪在皇帝面前,指着邵元节道,小忠心耿耿,从无异端之为肇事之想,这邵元节喷,也除了,小方才事不省,皇您亲眼所见,现在他又声声未除净,这是要将小赶尽杀绝啊!皇为小做主啊!朱常乐声泪俱下,皇帝见状,分外怜惜,如此良奴被催逼,朕岂能不管!若是不管,谁还能为朕死心塌地分忧效力呢!于是,他不理邵元节这一套,并左右侍从将邵元节拿下,听候问罪。

    邵元节吓得尿了子,他万万没想到没除倒失了宠信。皇息怒,奴才该死,请皇开恩,饶了小哪!皇帝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了。赵伟宜狠狠地踢了被捆得结结实实的邵元节一脚。段瘸子这时不知所措,他还埋怨邵元节节外生枝,这是咎由自取!

    众散去,邵元节被押到天牢,听候置。朱常乐被送到卧房休息。他痛裂,体像被去了什么东西一般,手足麻木,四肢无力。娘娘望着脸苍白的朱公公,流露着一千分的难过和揪心。娘娘,奴才没事,您放心,会好的。

    朱常乐几来无法像除之前那般自如地与芙蓉等女行欢悦之事。芙蓉叹息道,公公遭了一劫啊,将来岂不是又回到了太监之么,说罢,芙蓉落下泪来。

    芙蓉莫伤心,公公有这一载之欢已是心满意足了,不枉此生。但愿公公有生之前能助芙蓉重得自由,找到你的,去民间过那神仙生活。

    公公你真好,芙蓉只公公一个,你不能做那事,芙蓉也愿意不离不弃,陪伴在公公边。

    朱常乐又是感动又是恼恨。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段瘸子和邵元节不得好死。

    第二天,他拖着沉重的麻木之躯徘徊不休,开他难平心恼恨之,想让赵伟宜为自己做主除掉段瘸子,又觉不妥。万一他们是一丘之貉,自己岂不前功尽弃还要搭命!虽说赵伟宜是自己的贵,但是他这个也是狡诈多端且心狠手辣,可攀附却不可亲近,更不可信任。

    他想出了妙计。先是派冒充段瘸子的家眷给天牢的邵元节送去一篮子美味吃物。邵元节饥肠辘辘,将一篮子吃物尽皆收入腹中,当便七窍流亡。皇帝听说了,厚葬,却不追查死因。牢因怕罪责及,谎称是畏罪自尽嚼而死。

    段瘸子之死则是皇后与公公联合做的一个局,皇后请求段瘸子私下再来作法,段瘸子自然欣然允诺,他一进慈宁宫大门就被公公重金收买的几个锦衣卫围住,他的骨被敲得粉碎,当场一命呜呼。这个活不见死不见尸。有告诉皇,这段瘸子已经得道升天了。恋道教的皇帝深信不疑,并为段瘸子立了祠堂。此后,陶仲文了皇帝边唯一的道士,皇帝御女之术、采补之术皆由陶某授之。皇帝经常与其同坐龙,切磋御女邪银之计。陶仲文走时,皇帝会送之甚远,并握手作别。由此可见,皇帝在御女方面与精干的陶仲文惺惺相惜。也可见出陶仲文在好弄方面的确是个千年一遇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