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 第103章 姓司的老头,怎么还没死?【三更】
    下午,城郊。

    天幕灰蒙蒙的,阴霾密布,乌云或聚或散,深浅不一。寒风凛冽,不知何时起,风里夹带着细微的雪花。

    郊外羊肠小道曲折,前几日天气颇好,地面结实,但裤脚扫过路边杂草,却被滴滴积水沾得湿透,时间一长,脚下不可避免地沾了泥泞。

    步行半个小时,爬过一个山坡,狭窄视野豁然开朗,林间新鲜空气混杂着雪粒子,砸了满脸。

    “来了啊。”

    裹挟着慵懒的熟悉嗓音,透过斜在前方的枝丫,闲闲散散地飘过来。

    凌西泽站定,视线斜过去,觎见坐着的纤细侧影。

    她坐在可携带的马扎上,穿着件灰色羽绒服,裹得紧紧的,头发披散着,系在绕成团的红色围巾里,颇显凌乱。下身是牛仔裤配运动鞋,修长的一条腿横出来,匀称纤细,划出一道优美弧线。

    身前,是便捷式的户外煤气灶,开着火,摆着个小锅,不知在煮什么,腾腾冒着热气。司笙伸出两只手,放在火边取暖,手指被冻得苍白。

    跟她紧挨着的,是一个有她坐着高的登山包,鼓囊囊的,乍一看,像是塞满了物品。

    凌西泽低头,见到两手空空的自己,心情甚是纠结,抬步走过去。

    “野炊?”

    拨开挡着视野的树枝,凌西泽嗓音略微低沉。

    “顺便野个炊,难得出来走走。”锅里的水已经沸腾,司笙从背包里翻出两包方便面,问,“你吃吗?”

    “……”

    凌西泽表情一言难尽。

    垃圾食品。

    上次吃这玩意儿,怕是可以追溯到五六年前。——自然也是跟司笙一起吃的。

    吐槽的话到嘴边,顺着舌尖一绕,却是:“吃。”

    一次是吃,两次也是吃。再吃一次,没什么区别。

    司笙撕开两包方便面,将面饼往里一扔,等烫软后用筷子搅和几下,加入两个鸡蛋。随后她又翻找出两个碗来,分了凌西泽一个,等了片刻,依次放入调料包,有条不紊地把一锅方便面给煮好了。

    “你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

    夹了半碗泡面,司笙用筷子夹着,吹了吹热气,随后往嘴里送。

    凌西泽端着碗、夹着面条,垂眸看了两眼后,竟是没有半点好奇,镇定地问:“这碗泡面吗?”

    司笙被他一噎,“我能这么敷衍?”

    吃了口面条,凌西泽感觉自己味觉出问题了:味道出奇的不错。

    咽下后,他斜眼一看,说:“毕竟没收过你的生日礼物,没感受过你的奇思妙想。”

    尔后,又补充:“这种事你不是做不出来。”

    “……”

    天气太冷,泡面转眼就凉了,司笙懒得同他计较。

    吃完再掰扯。

    两包泡面,几筷子的事,二人你一口我一口的,转眼就见了底。

    等吃完,司笙又从鼓囊囊的登山包里找出俩白面馒头,分了凌西泽一个,两人又各自倒了一碗汤,就着把馒头给解决了。

    扔给凌西泽一个塑料袋,司笙暗示他收拾的同时,又问:“饱了吗?”

    认命拈着袋子,凌西泽故意问:“没饱,你还能变点什么?”

    吃过午餐才来的,原本就不算饿,只是因司笙做的、给的,他便吃了。

    “两包压缩饼干,一份自热火锅,一份自热米饭。还有几块巧克力。”

    “……”

    你还真是个宝。

    见她一口气念出那么多,凌西泽没忍住,笑了。

    “给块巧克力。”

    司笙为人比较大气,怕他真没饱,抓了一把巧克力,附带送了他一压缩饼干。

    “好了,收拾一下,给你露一手。”

    司笙一拍手,起身时,顺带把马扎给收了。

    凌西泽自觉地忙活,将煤气炉和锅都用单独塑料袋包好,同垃圾、碗筷各自分开,然后全塞在司笙的登山包里。

    收拾妥当后,凌西泽站在一侧,剥开一块巧克力,对半分给司笙后,就好整以暇地看她。

    心里胡乱寻思着——

    如果司笙敢当面给他来一套拳法,他就敢录下来了循环播放。

    “东西就搁这儿,你跟我过来。”

    撂下话,司笙紧了紧羽绒服,就沿着一条小道在前方带路。

    道路太窄,凌西泽无法同她并肩而行,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其后。

    纵然严冬时节所见萧条,但林间风景正好,树木、落叶、积雪交织成独属冬日的另一番美景。

    凌西泽却无心赏景,视线落到司笙的背影上,落在她发梢、肩上的雪花,被风掀起的一缕发丝,荡起的衣摆,甚至她无心扯在手中的树叶,一举一动,一分一毫,都能紧紧抓牢他的视线。

    步行约摸十来分钟。

    司笙止步于坡顶。

    随后而上的凌西泽,视野再次开阔,前方挡道的高耸树木赫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地,近处是荒芜草地,大片大片的,远些是被收割过的农田、霜冻的池塘,田埂密集交错。

    再远一些,是一个村庄,房屋高低错落,炊烟袅袅,一缕一缕的,高处有薄薄的气雾笼罩,宁静又美好。

    “嗡嗡嗡——”

    发动机的声音,由远及近,吸引了凌西泽的注意。

    赫然抬眼,视线往上移,空中有物体由远及近,映在视野里愈发清晰。短暂几秒后,看清那物体的凌西泽,有讶然爬上眼底眉梢。

    那是一架无人机。

    准确来说,是一架跟常规构造不一样的无人机。多旋翼,造型同市面上常规民用无人机相差无几,但其采用的是轻木,未上漆,材质清晰可辨。

    意识到什么,在其逼近之际,凌西泽往前看去,果不其然见到司笙手中多出一简易遥控器,她两手进行操控。

    司笙正好侧过身,凤眼眼梢往上轻扬,笑意透着清澈的眼越过风雪袭来,不急不缓地冲进心里。

    她说:“看仔细了。”

    下一瞬,凌西泽再次抬眼。

    无人机悬在高空,伴随着嗡嗡声响,隐约有“咔哒”一声轻响。

    跟变魔术一般,机身随着咔咔声音发生改变,细微的机关变动肉眼难以捕捉,只能见到两侧有木片弹开,横伸出两道细木,其下牵引着一抹红色,舒展延长,在伸到极限那一瞬,束缚着那抹红色的机关一松,有什么洒落舒展开来,细看竟是两块红色布条。

    这一形态变换让凌西泽一怔,但很快的,心里迸发的惊艳,在一瞬被悉数收回。

    两块布条,用漂亮的行书,各自写了四个字。

    左侧:福如东海。

    右侧:寿比南山。

    “……”

    凌西泽怔了半晌,无言以对。

    司笙天性里就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恶趣味,做事风格邪性又难测。不喜欢循规蹈矩和安逸规律,喜欢制造顺理成章的小意外。只有不可控的、出其不意的,在她这里才徒添趣味。

    意料之外,意料之中。

    “下面本来打算加点彩带的,但荒郊野外的,不好收拾。”司笙解释完,朝凌西泽扬了扬眉,“怎么样,还凑合吧?”

    得意骄傲的小情绪都透着眉梢飞出来了,偏偏还故作谦虚,我退你进,故意给你一个夸赞的机会。

    吁了口气,凌西泽强行忽略那八个大字,重拾先前的惊艳。

    凌西泽从善如流地说:“惊为天人。”

    司笙便乐了。

    他也乐,问:“全靠机关操作的?”

    如果司笙至今观念没有改变的话,那么,以司笙的理念,应该尽量采用原始机关,形态改变时绝不会全部电力操控,而是在遥控某个触发点后,利用内部精巧设计的机关部件自己完成的。

    在半个月内完成这一切的操作……

    估算着工程难度,凌西泽只能揣测:这几年里,司笙对机关术的研究,愈发精湛了。

    你无法不去认可司笙的优秀。

    这些年,他在这一行遇到过很多精英,万里挑一的人物,有天分型的,有积累型的,国家花大把金钱培养出来的,但是,从未遇到过第二个司笙。

    司笙把遥控器扔给凌西泽,“差不多吧,用一个按钮控制触发点。”

    遥控器是带屏的,无人机拍摄出的画面非常流畅的显示,有完整的操作键,但亦有两个单独制作的键,用红色做有特别标志,应该是控制机关形态转换的。

    摆弄两下,凌西泽很快就上手,风雪飘摇里,操纵着机关无人机在空旷的地面飞舞,两块红布带着对寿星的美好祝愿肆意腾飞。

    “续航多久?”凌西泽问。

    “三十来分钟吧。”

    这边司笙的话音刚落,凌西泽就注意到无人机宣告没电,自动返回降落。

    凌西泽:“……”

    司笙:“……”

    二人面面相觑。

    片刻后,司笙耷拉了下眉眼,“你来之前,我玩过一会儿。”

    为了让无人机炫酷地飞过来,她操控着先落到某个点,花了不少时间,电量就是那时候耗费的。

    凌西泽嘴角轻轻一扯,没有扫兴,看着无人机飞回、降落,拿起来把玩。

    应该是时间受限,司笙并没有搞大阵仗,无人机大小、重量都属于民用范围。

    但,亲手摸到那木制的无人机,感受着其质地后,凌西泽心倏地一悸,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袭上心头。

    传统机关术配合现代科技,连制造材料都改成木制的……虽然华而不实,但是,该有的功能一样不缺,还有机关形态转变……

    问题是,这是她两周之内制作的。

    冷不丁的,想到这两周来司笙的早出晚归以及罕见地出现在封大……

    凌西泽心情有种说不出的喜悦和满足。

    两周时间,她全在研究这个无人机,为了他的生日礼物。

    为了他……

    嗯,为了他。

    “找了多少帮手?”凌西泽摆弄着无人机,随口问。

    “一个。”

    “一个?”凌西泽讶然。

    “啊。”司笙挺波澜不惊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全套系统套用的模板。”

    “……”

    就算套用模板,在材质、形态进行完全改变的情况下,两个人、一周时间、这种效果……也堪称天方夜谭了。

    心知司笙没将这个当大事,凌西泽便也暂且压下没说。

    山坡正面迎风,刮在身上有些冷,凌西泽收了礼,担心司笙身体着凉,想要开口说回去,可目光堪堪扫及司笙,就在她眉目那抹愕然和躲闪里止住了。

    下一刻,司笙猛地往这边倾身,拽住凌西泽的手,不由分说地往一侧灌木林里拉。

    覆着自己的手很凉,皮肤嫩滑又柔软,凌西泽没反抗,任由她拉着。

    直至二人藏匿于一棵树后,前方是大团的杂草和灌木,本来难以完全遮住他们,但司笙一拉着凌西泽蹲下,就彻底跟周遭植物融为一体了。

    找瞎了都不一定能找到他俩。

    “干嘛跟挖了人祖坟似的?”

    觎见下坡空地的一条道上走来两道身影,凌西泽估摸着是这二人让司笙如临大敌,遂定睛打量几眼。

    一位七十出头的老人,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神色和蔼,但精神矍铄,气度非凡,再接地气,也能咂摸出几分与众不同来。

    紧跟他的是一位青年男人,约摸三十左右,寸头,国字脸,面容严肃,一丝不苟。手里是两根钓竿和水桶,桶里有水在翻溅,偶尔窥见一抹鱼尾。

    “那老头,贼烦人,还自来熟。被他看到,不唠上半天,谁也甭想走。”司笙声音压得很低。

    怕凌西泽听不到,司笙还刻意靠近些,几乎是挨着他耳廓说的。

    声音和朔风,全往耳里灌,凌西泽只觉耳里每根绒毛都能清晰感知,轻轻拂动着,一下一下牵扯着心。

    凌西泽没动,只是低声问:“你在这儿也有熟人?”

    司笙还陷在躲避的情绪里,努努嘴,“他就住村里。这附近有一条河,适合钓鱼,我没事会过来垂钓,他也常去,遇见次数多了,久而久之就认识了。”

    也正因为这一遭认识,卖了她两套房产,换了一个堂主职位。

    二人越走越近,谈话声也落得个清晰。

    “老堂主,司家送来请帖,年后就是司铭盛、司老爷子寿辰了,您去吗?”最先听清的,是青年的声音。

    老人负手前行,闻声脸色一变,和蔼亲近之意赫然消失,全是暴躁和愤怒,“去什么去!不去!那老奸巨猾的东西,怎么还没死?没老实搁家里等死,还有脸出来办寿宴?真当晚辈都不知道他做的那些龌龊事呢。”

    凌西泽为老人一秒变脸而惊叹:不愧是跟司笙聊得来的,果然也是一性情中人。

    不过,司家、寿辰、老奸巨猾?

    察觉出跟司笙有些联系,凌西泽余光往旁一瞥,见司笙眼睛明亮几眼,慵懒无聊褪去,细细地侧耳倾听。

    许是太专注了,她抓住他的手不仅未松,反而无意识攥得更紧了些。

    她冰凉凉的温度一点点传递来,像是电流直达心坎,末了却激得心口处热血喷涌,滚烫灼热。

    凌西泽便僵着身子,一动未动。

    “……确实没几个人知道。”青年语气刻板地接过话,不为动容。

    没有真凭实据,又被司家压得死死的,除了他们消息灵通的百晓堂,还真没什么人知道。

    老人愤愤不平,“这老不死的,若不是因为他,小诗词会去偷老易的图纸,这父女俩能闹得决裂?”

    “……”

    并不知当年具体事情的青年,唇线抿得板直,没有接话。

    而这边,听到“老易”“图纸”词汇的司笙,下意识朝凌西泽这边靠拢,肩膀挨着,微侧着头,发丝拂过他的脸颊、耳朵,凌西泽鼻翼翕动,能闻到她发间浅淡发乳的清香,挺好闻的。

    他便低头,略压几分。

    老人话锋一转,又问了,“司笙那丫头最近怎么样?”

    “挺安分,没闹事。不过,易老想让她回司家。”

    “回司家?”老人两道眉头拧成结,“他怎么回事,自己身体都那样了,还想把司笙往火坑里推?!就司家那狗屁德行,司笙一回去,能有好果子吃?!”

    青年赶紧道:“司尚山家。司尚山现在跟司家没明着决裂,但差不多等于脱离司家了。”

    “哼,当年护不住老婆,现在就能护得住女儿?”老人越想越气。

    “司尚山再三跟易老保证,不会再让历史重演的。”青年说,“另外,司小姐不是个能吃亏的主儿……”

    声音渐行渐远。

    再远一些,能看到两抹远去的身影,却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声了。

    而,蹲在树丛后面的二人,不止是被谈论当事人之一的司笙,就连旁听的凌西泽,都犹如听了一场戏似的,颇为恍惚。

    这信息量……够大的。

    再看眉目笼上凝重的司笙,凌西泽心里也有了底:司笙怕也是头一遭听这些。

    ------题外话------

    明天见呀。</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