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穿越小说 > 金牌特工:腹黑王爷独宠妃 > 第55章 怪病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5章怪病

    见他这般豪爽,卿无欢拿起酒杯对着他举了举,也仰头喝了下去。

    古代的酒跟前世的比起来,倒是没那么大的酒精。但放了二十年的女儿红,口感的确不错。

    这还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喝酒。卿无欢眼眸微微眯起。

    “二十年的女儿红的确不错。”

    说话的同时,她用那双顾盼流离的眸子看着东陵非夜和幽竹。

    “你们俩也尝尝。”

    被她那种眼神看着,东陵非夜眸子不禁一暗。没有说话,但是却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至于幽竹,则尝了一小口,脸上便浮现出了红晕,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还被卿无欢嘲笑了几句。

    然而,三杯酒下肚,卿无欢自己却醉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前世那么能喝的自己,竟然会是个三杯倒。这对她来说打击有点大。

    东陵非夜架着东倒西歪的人,来到了客房。如果是别的人,敢这么酒气熏天的倒在他身上,早被他一掌拍飞了。

    但是现在看着对方红艳的嘴唇,和迷离的眼神。他竟然觉得口干舌燥。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东陵非夜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

    感受着自己体内的骚动,他不禁有些烦躁。

    在这二十多年之前,他从不觉得自己喜欢男的。更不喜欢别人说他长的好看。

    但这一路看着这人有时候盯着他,然后说他怎么比女人长的还好看时,他竟然不觉得生气。

    把人放在床上,东陵非夜就听到对方传出来的均匀呼吸,不禁满头黑线。

    “不能喝就别逞强,三杯倒的酒量还猛灌,以为自己千杯不醉吗?”

    虽说卿无欢是醉了,但应有的警惕心却还是有。听到他这么说,顿时嘴里嘟嚷。

    “我怎么会知道穿个越酒量也会跟着变差?这能怪我吗?”

    穿个越?

    东陵非夜心里满是问号,但见人说完话,就已经睡着了,只能无奈的给他盖上了被子。

    这次他能近这人的身,还是因为那个小哑巴被灌了一杯酒,直接醉倒了。

    看着床上人微微嘟起的嘴,他脸上的神情意味不明。

    在床边看了许久,东陵非夜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不禁僵硬了一下。

    他这是在干什么?

    竟然像个傻子般的看一个男人睡觉?简直是够了。

    他嘴角抽了抽,起身回到了慕容皓月给自己安排的客房。刚进去,一个人影突然冒了出来,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地上。

    东陵非夜对于来人没有丝毫惊讶,只背着手,脸色异常冰冷的开口。

    “那个女人处理了吗?”

    竟敢暗算他,若那天没有碰到那人,自己在那种情况下,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东陵非夜自然不会姑息。

    听到自家主子寒冰刺骨的声音,跪在地上的人脸上带着一丝惶恐。连忙开口。

    “启禀主子,属下已废了她的武功,将她卖去了青楼。”

    东陵非夜微微颈首,修长的食指和大拇指不停地摩擦着。

    这是他每次想事情时的一个习惯性动作。

    主子不说话,地上的也不敢打扰。只默默地跪着。

    过了片刻,东陵非夜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了,你先下去吧。”

    跪着的人一愣。

    主子不跟他一起回去么?

    留在这里若被人发现了身份,只怕会有危险。

    但是想到自家主子的性格,他还是什么都没说。恭敬的应了一声便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往那人的房间看了一眼,东陵非夜敛下了眸子。

    他本是想让人去查查这人的身份。但知道对方的身份是假的,肯定查不出什么来。

    再说京城有玄衍绝在,若他现在有什么动作,只怕会惊动玄衍绝。想到自己来天璇的目的,他还是忍住了想要探寻的想法。

    只不过是个萍水相逢的人而已,若因为他给玄衍绝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未免得不偿失

    如今还是先算了吧,以后总会知道的……

    这边卿无欢睡的不省人事。但左相府如今却是乱了套。

    眼看着婚期只剩下一个月了,但寻找卿无欢的人,却是连个鬼影都没找到。

    单单是这样也就罢了。只要摄政王不知道,他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找。

    然而,不知道怎么了,卿无暇竟然得了一种怪病。

    说病也不尽然。

    但她却浑身奇痒。并还发出一股臭味,就像肉腐烂的味道一样,让人根本不敢近身。

    此时大夫正在为卿无暇把脉,他号了一会儿,眉头皱的死紧。

    一旁的慕氏脸上看不出什么,但一双手却紧紧的捏着,眼里也带着一起紧张。

    见大夫这么久都不说话,她便忍不住问出了口。

    “林大夫,你可知道,我女儿到底得的什么病?”

    姓林的大夫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些许惭愧之色,对着慕氏拱了拱手。

    “启禀夫人,老夫也没有见到过这种症状,实在不知道二小姐得的到底是何病。夫人还是请宫里的御医给二小姐看看吧。”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身为左相府里的大夫。也知道夫人是不可能请御医的。不然也不会等到这个时候。

    毕竟二小姐如今是二皇子的未婚妻,被人知道得了这种怪病,那可还了得。

    只是苦了二小姐了……

    林大夫如此想着,心中不禁叹了口气。

    这达官贵人家表面上看着光鲜亮丽,背地里却是什么样的龌龊事都有。

    慕氏听到这个结果,脸色变得阴晴不定。

    她自然知道请宫里的御医来最好。

    但是暇儿得了这种病,如今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何况暇儿已经破了身,若让不信任的大夫查看,保不齐就会发现。这个险她不能冒。

    心里有些各种各样的顾虑,慕氏心下烦躁,吩咐了一声大夫下去煎药,就坐在床沿上发愣。

    卿无暇听到大夫的话,脸上就浮现出了一丝绝望。

    她闻着自己周身的臭味,连她自己都嫌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在这之前自己都是顺风顺水,在卿无欢被摔了一跤后,却是什么都变了。

    她不但一次次的被那个贱人奚落,甚至是扇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