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科幻小说 > 始于超凡 > 第二十九章 清道夫
    “嘭”的一声,子弹在砂石地面击出一个坑洞。

    阿尔-维希侧身翻滚,双腿用力弹射,拉开一段距离。

    嘭!

    枪声再次响起。

    犹如臂铠的银色利爪猛然张开,挡住头颅。

    旋转的子弹撞在坚硬的金属上,擦出几点火星。

    一连数枪,全部都被挡下!

    阿尔-维希紧绷着脸庞,眼神稍微凝重了几分。

    虽然说马塞亚只是二阶的超凡者,面对他自己有着等级优势。

    可对方的手段众多,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对付。

    黄金纪元的“术士”职业,还有源自于土著文明和巫师的“替身术”。

    这些看上去并不强力的技能,放到马塞亚的手里,立刻凸显出了厉害之处。

    前者能制造“贱金属元素”,污染超凡者的灵性。

    后者借用提前准备好的“替身傀儡”,可以起到小范围的瞬间移动作用。

    也正是这样灵活快速的机动性,让阿尔-维希觉得有些麻烦。

    “不愧是精英模板的角色,比起一般的二阶超凡者,已经要胜出太多了。”

    退到战场外围,作为旁观者的路德,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他亲眼目睹了马塞亚是如何凭借着那些小手段,在一个三阶超凡者的猛烈攻势下,支撑这么久的。

    “看来每个有着精英模板的角色,都不是泛泛之辈。”

    路德提醒自己,以后不要再对他人抱有轻视之心。

    或许是拥有“原罪圣子”的称号效果,使得他之前一直把马塞亚当成工具人使用,而对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久而久之,路德难免就有些松懈。

    如果不是凯伦的突然死亡,再次提醒他这不是游戏,恐怕他仍旧会沉浸在盲目的自信中。

    任何一个原罪教徒都不是温顺的绵羊,他们随时都能化身嗜血的狂信者,毫无负担的夺取他人的生命。

    “不能让局面僵持下去,我要找机会……”

    路德握紧手里的银质小刀,双眼紧盯着战场。

    嘭!

    又是一发落空的射击。

    打光子弹的马塞亚皱着眉,丢掉那把袖珍手枪。

    他不是“士兵”序列的超凡者,自然也没有类似“神枪手”、“枪炮师”之类的职业特性加成。

    相比起平常人来说,极为精准的枪法,落到阿美利加联邦的“清道夫”身上,就失去了效用。

    对方有着强悍的身体素质。

    力量、速度,乃至于反应能力,都是人类的顶尖水平。

    加上能够瞬间突袭的“冲锋”技能,和坚固无比的“加百列武装”——银色利爪的存在。

    让“处刑人”的“恐惧”和“斩杀”,完全无处施展。

    “这个家伙想要像猫抓老鼠一样,等我用尽一切手段以后,再一点点收拢自己的爪子!”

    马塞亚注视着面无表情的阿尔-维希,他从对方坚定的眼神中,读出了所想要表达的含义。

    如果是其他的三阶超凡者,面对迟迟不能拿下一个二阶超凡者的事实,多少都会心生焦躁,从而致使自身出现一些微小的失误。

    只要能抓住机会,就可以在胜利的天平上增加几块筹码。

    这是马塞亚在以往危险的战斗中,所总结下来的宝贵经验。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经验失效了。

    每个“清道夫”,都是训练有素的刽子手和屠夫。

    他们常年如幽灵般穿行于超凡世界,猎杀黑暗生物,清除怪异区域——有些人甚至会成为拓荒者,去往殖民地或者更远的地方。

    “我说过了,你可以放弃抵抗,然后说出关于原罪教会的消息。”

    阿尔-维希步伐稳健,那只狰狞的银色利爪垂落,像是一头安静的怪兽。

    “‘清道夫’不是教会的骑士团,我们对于邪教徒没有那么敌视,我们所抱有的,仅仅只是厌恶和鄙视。所以不至于把你们送上火刑架,活活的烧死!黑暗生物才是我们最主要的猎杀对象。”

    “可你们也温和不到哪里去。塔摩湾的监狱,或者是一张电椅,留给我的选择想必不多。”

    马塞亚冷哼一声,他知道这是为了瓦解自己斗志的心理战术。

    站在面前的这个“清道夫”,之所以没有毫无顾忌的痛下杀手,只是想得到更多、更有用的情报信息。

    而他之所以没有立即逃走,也只是因为不想背上抛下圣子大人的罪名。

    那样的话,来到丹伦市的乌诺斯主教,绝对会让自己品尝一下痛苦的真正滋味。

    “我的长官,还有他所在的办公室,那些的大人物们,对你们很感兴趣。”

    阿尔-维希坚硬的脸庞,微微松动。

    五角大楼作为阿美利加联邦最有名的建筑物之一,同样也是支持国家机器运转的军事重地。

    他们每年都会根据各州的“超凡事件”,拟定一份名单。

    其中包括有个体实力强大的超凡者,和犯下骇人罪行的非法组织、恐怖集团等等。

    然后派出“清道夫”,逐步进行绞杀和清理。

    用他们的话来说,这叫做“收割日”。

    意思是像农夫收割麦子一样,既生动又残酷。

    而原罪教会就在这份名单上面。

    那四位主教和从来没有露面过的大祭司,都被标注为“极度危险分子”。

    “你们是五角大楼的‘新秀’。两年前,在路易安娜州犯下数百人的活体祭祀罪行,半年前,又在密歇而州,血洗了当地的执法者机构。”

    阿尔-维希盯着后退的马塞亚,严肃道:“糟糕的是,即便你们的行动如此频繁,‘清道夫’对于原罪教会依然知之甚少,只知道你们是一群信仰‘末日学说’的疯子,喜欢进行鲜血祭祀、活体祭祀,信奉被驱逐出伊甸园的某位圣灵。”

    尽管脸上带着笑意,可阿尔-维希仍旧很慎重的,没有提起堕落圣子亚当的名讳。

    这是神灵和圣灵的特权之一,不可直言祂们的名字。

    “所以你要是能提供一些有用的情报,我会向上级建议,把你送到‘禁闭岛’去,那是个疗养院,没有塔摩湾监狱那么冰冷——你在那儿至少能看到阳光。”

    马塞亚丝毫没有表示出心动的意思,冷声道:“你的‘加百列武装’,还没蓄能结束?”

    就他所知,一个真正“清道夫”是不会和“猎物”废话的,他们的脑袋里只有“清除”、“绞杀”、“灭绝”这些词。

    “这都知道?看来你有个很强大的情报渠道啊,沃格斯先生。”

    阿尔-维希收敛表情,安静垂落的银色利爪嗡嗡颤动。

    轰!

    刺目的光芒,陡然从手中喷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