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盛世皇谋:冷血暴君,太凶猛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众叛亲离
    三日后,傅家之人送回皇太孙如京,与帝王言道,宁王与太孙遇刺,宁王失足坠崖,殿下重伤,至今未醒。

    一年之内失二子,如今玄孙重伤未醒。

    帝王震怒,不知消息怎么走漏,满朝哗然。

    唤来太医院太医,彻夜医治,一天一夜过去,无任何气色。

    帝王怒,下令责罚,于民间张贴招贤榜,寻求神医。

    与此同时,心力交瘁的帝王同样气急攻心,缠绵病榻,朝政大乱。不得已,下了口谕,命二皇子端王朱茂鸿监国。

    口谕下后,满朝皆惊。

    谁都没有把宝压在端王身上,端王一直被视为康王一党,康王之前被帝王打压,端王监国后,康王心中难免多虑,与端王生了嫌隙。

    秋风萧瑟,燕王被官职,禁足家中;康王被责骂,猜忌,两位王爷门庭罗雀,端王府门前恰恰与之相反,不时有文臣武将出入,一改往昔清冷,门庭若市。

    镇国公府。

    卫恒把眼下的不妙情况告之醒来的冷瑄。

    冷瑄半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他浑身绑着白色的绷带,绷带几乎将他捆绑成木乃伊,只露出一双冰冷黑沉的眼和嘴,颇有些搞笑,卫恒没笑,形势严峻,他笑不出来。

    卫恒记得那一日窥见了他的伤势自己的心情——沉重。

    那日大夫脱下他的衣裳,那血衣,几乎不可以称之为衣裳,除了外裳完好,里面的内裳褴褛,染满了大片触目惊的鲜血。

    大夫脱不下他的内裳,只好用剪子剪去,除干净碍眼的衣裳后,卫恒站在大夫身后,得见他身上的伤势,伤痕交错,大大小小的伤痕,深者可见骨,浅者接近溃烂。

    不知道他逃亡了多久,逃避谁的追杀,身上旧伤好了又添新伤,新旧伤痕叠加,如此反复,伤口发炎,溃烂。

    卫恒紧紧地皱着眉,空气中飘散浓重的血腥气息。

    一盆盆染了血的血水端入端出,动静不小,晚一点,卫老夫人不知从谁的口中得到了风声,连忙召他前去,想要知道孙儿是不是得了见不得人的暗疾。

    卫恒前往。

    丫鬟掀开帘子,他入内后。

    卫老夫人亲热的唤他“好孙儿”,牵着他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他,问他如何个一回事?

    卫恒脸色不愉,让卫老夫人屏退丫鬟后,才大致的说了只言片语。

    卫老夫人闻言后,没出言苛责,反而细细嘱咐他,小心行事云云。几日后,连着老夫人这等女眷都听闻了皇储皇太孙重伤归京,帝王最宠爱的九子宁王下落不明一事儿,联系上了卫恒在自己院中收留的伤患乃是宁王府的护卫,心中了然。

    “你无话与我细说?”卫恒站在那儿看了他许久,没忍住,问。

    他想要知道这一切是个怎么回事。

    皇太孙的本事儿他是知道的,且有金吾卫,众多高手保护,不可能让歹人害了宁王,还害了殿下,这不合理!

    冷瑄不说,这一切便成为了迷。

    半响后,身子斜倚床头的冷瑄问:“我可以相信你吗?”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

    说完话后,还重重的咳了好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