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武林绝色盟主 > 第92章 :
    第92章:

    慕妃弦想起三年前某天晚上她与司空幻欲行好事却被花弄影破坏的事,心里不由暗自觉得好笑。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她不忍拒绝,微笑着点了点了。

    司空幻见她点头默许,不由兴奋得满脸发红,伸手将她拦腰抱起,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纳兰锐回头瞧见他们两个亲密的样子,心里不禁吃起味来,板着脸说道:“妃儿,你今晚要跟他一起吗?那我呢?我跟你也是好久都没温存了,难道你想撇开我吗?”

    慕妃弦给了他一个媚眼,笑道:“小锐锐,你别生气,明天就轮到你给本盟主侍寝,这样总行了吧!”

    纳兰锐听到明天侍寝有望,这才满意离去。

    在海上漂泊了大半个月,宋离风的大船才终于航入了长生岛会出现的那个幽浮海上。虽然一路上的风景除了海水就是天空和太阳,可慕妃弦倒并不觉得枯燥无味,反倒觉得逍遥快活。因为现在她的身边有花弄影楚君少等六个美男作陪,每一个都为了得她的欢心都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她,每晚还有美男轮流侍寝,这种日子说比神仙还快活也不为过。只是让她头疼的是,这几个美男总爱为今晚谁侍寝而争吵,每次都要闹到大打出手鼻青脸肿才肯收场,结果自然是谁最后嬴了谁夺得那晚的侍寝权。花弄影武功高强,单打独斗自然没有人是他的敌手,所以每次都是他大获全胜。众美男都不服气,凭什么武功高就得独霸侍寝权?最后还是洛星辰想出了个好主意,以后每次都是大家先一齐上,把花弄影打倒之后其余五个人再单挑,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花弄影被他们摆了一道,心里气愤之极,趁着慕无双几个不在的时候把洛星辰拉出去好好教训了一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出主意对付自己。

    慕妃弦看到这几个人每天都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还乐此不彼的情景又是生气又是好笑,无奈之下只好定了个侍寝表,几个美男每晚轮流侍寝,顺序如下:星期一楚君少,星期二纳兰锐,星期三慕无双,星期四司空幻,星期五花弄影,星期六洛星辰。花弄影不服,问为什么要把他排在后面。众美男立即拿眼睛瞪他,纳兰锐还振振有词地说,谁叫你以前总是霸着咱妃儿不放的,害我们少了多少侍寝机会,没把你排在最后算是好了的。你知足吧。慕妃弦闻言也不替他说话,只是在一旁看着他吃憋的样子猛乐。花弄影只能在心里哀叹,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想当年我花弄影杀遍武林无敌手,那叫个威风八面,那叫个不可一世,没想到现在自己的一世英名竟然毁在一个女人手里,沦落到被几个臭小子欺负的地步,真是可悲可叹啊!

    再说那个宋离风,自从被楚君少给阉了之后,很少出现在他们面前,平时只是叫船上的侍女们准时给他们送饭菜,有什么需要只要跟侍女说一声马上就给他们送来。有时候慕妃弦非要见他他才出来露个面,在他们面前恭恭敬敬的,而且脸上也失去了以前镇定的笑容,比先前可真是老实多了。

    夕阳西下,天际边晚霞如火般绝艳燃烧,只是似乎比平时太过妖异了些。而且它的形象很像一只巨大的张大嘴的野兽,仿佛要将世间万物通通都吞进肚里。

    略带潮湿的海风轻轻拂来,如一只温柔的手抚摸慕妃弦的脸颊。她此刻正半躺在甲板上的一只躺椅上,娇美的脸庞因这两天怀孕反应强烈一直吐酸水而变得极为苍白。呼吸着海上新鲜的空气,心里的闷意才稍稍散了点。

    花弄影等人此刻都站在她身旁,跟她一起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海上晚霞。慕无双俯下身,对慕妃弦温柔笑道:“妃儿,你现在身子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慕妃弦懒洋洋地冲他一笑,说道:“好些了,可能是因为怀孕所以才觉得胸口闷吧,你不要担心,我身子一向很好,不会有什么事的。”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怀孕反应特别强烈,一吃饭就吐,而且总是觉得胸口闷闷,真是难受死了。原来怀孕这么难受,以后打死她也不生孩子,谁想要孩子让他自己生去!慕妃弦暗暗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想。

    宋离风走了过来,一直板着的脸上今天才有了一点笑意,对慕妃弦说道:“妃儿小姐,这里就是长生岛出现的所在地了,估计今晚长生岛就会显形。不过长生岛出现之前还会有一阵猛烈的暴风雨,妃儿小姐现在怀了孩子身子弱得很,所以我建议你们今晚都陪在她的身边保护她,不然出了事就遭了。”

    慕妃弦抬头看向他,问道:“你的估计准确吗?长生岛今晚真的会出现?”

    宋离风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爹爹跟几个善观天象的朋友花了几十年的时间研究出来的,应该不会错。再说你看那天边的彩霞红得一点都不正常,所以我想呆会儿一定会有异变发生。”

    他的话刚刚说完,天空已经风云变色。夕阳暗隐,绝艳燃烧的晚霞已然迅速裉色,很快便变成透亮的淡红色。一团黑压压的乌云从远处翻滚而来,很快便遮住了大半个天空。四周一下子暗了起来,海风渐大,蔚蓝的海水也如遇到危险一般不安地翻腾,大船也随着海水摇晃起来。

    众人一见不由脸色大变,花弄影大叫一声不好,抱起慕妃弦就向舱房里冲去,慕无双等人跟随其后,船上那些正在欣赏晚霞的侍女们见状个个吓得花容失色,娇声惊呼着往舱里跑,船上顿时乱成一团。

    刚刚跑进舱房将门关好,大船就猛烈摇晃起来,如一头发怒的狮子般要叫船上的人全部甩下海去。众人皆手拉着手紧紧将慕妃弦护在中间,心里也都随着这大船的摇晃起伏而不定。

    花弄将慕妃弦紧紧搂在怀里,怕她害怕,还跟她开玩笑说道:“妃儿,你说你这胎会不会是龙凤胎?如果是龙凤胎就好了,女孩就叫花恋妃,男孩就叫花恋弦,你说这两个名字是不是很不错?”

    慕妃弦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撇撇嘴说道:“一个都把我折腾死了,还龙凤胎呢!你想要龙凤胎自己生去吧,我可没那功夫!你起的名字都难听死了,不如听我的吧,生个女孩就叫花拈花,生个男孩就叫花惹草,比你那两个名字有意思多了。”

    纳兰锐将头扭过来说道:“妃儿,你怎么这么偏心,连生个孩子都全部姓花!这样不行,第一个孩子一定要跟我姓,好歹我的姓氏还是皇族的,比那啥花不花的要高贵多了。再说了,我能肯定这头一个孩子一定是我纳兰锐的,花弄影,你就别跟我抢了,还是乖乖等着妃儿的下一胎吧。”

    花弄影皱起了眉头,不悦地看着他,说道:“你怎么能肯定这个孩子一定是你的?哼,告诉你,这个孩子一定要跟我姓花,你要是再敢跟我抢别怪我再把你打成猪头!”

    纳兰锐冷哼一声,不甘示弱地看着他,冷笑着说道:“打就打,谁怕谁啊!你以为你武功就了不起吗?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在我们面前嚣张,别怪我们再合起伙来把你揍一顿!”

    花弄影马上看着慕妃弦故作委屈地说道:“妃儿,你看看,他们几个现在总是合起伙来欺负我,你现在是我们当中的老大,一定要为我作主啊!不然以后的日子我可没办法过了!”说完还假装抹泪鸣鸣了两声。

    慕妃弦忍不住笑道:“好了好了,只要你以后不要再仗着武功高欺负他们,我为你作主就是了。小锐锐,小少,臭小子,还有幻幻和小星星,你们现在给本盟主听好了,以后再不准合起伙来揍小花花,不然惹恼了本盟主别怪本盟主不顾情份休了你们!都给我记住没有?”

    纳兰锐哼了一声,将头别了过去。其他人也装作没听到一样,一个个两眼瞧着船顶不应声。

    慕妃弦叹了口气,说道:“小花花,你看看你的人际关系可不是很好啊,竟然没有一个人认同你的,你以后可要把你那狂妄的脾气改一改,不然你以为会很吃亏的。”

    花弄影哼了一声,说道:“本公子就是这脾气,只要你喜欢就行了,关他们屁事!反正你这第一个孩子一定要跟我姓,不然你得给我再生十个。”

    司空幻这时把头转过来不满地说道:“花弄影,你把妃儿当什么了?她给咱们一人生一个就够她受的了,你还要十个,那我看你还不如去娶头母猪算了。”

    慕妃弦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花弄影却对她挤眉弄眼笑道:“妃儿,你也知道我花弄影这辈子只娶你一个,他叫我娶母猪不就等于骂你是母猪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慕妃弦倏地止了笑,瞪着司空幻说道:“小幻幻,你胆子倒不小,竟然敢当着我的面骂我是母猪?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这回换花弄影得意地冲着司空幻笑了。司空幻被他摆了一道,有口难言,急忙解释道:“妃儿,我没有骂你,我只是看不惯花弄影总是欺负才那样说他的,绝对没有骂你的意思,你可不要听信他的调拨啊。”

    慕妃弦还未答话,忽听宋离风带着喜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妃儿小姐,长生岛出现了!你们赶紧出来吧!”

    慕妃弦等人听到宋离风的话不由欣喜若狂,赶紧向舱外走去。打开舱门,宋离风已经在外面守候,面带喜色地说道:“妃儿小姐,前面那个岛屿就是长生岛,你看我没有骗你们吧!”

    众人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心中不由暗暗惊叹,好一个天上仅有世间绝无的梦幻仙境啊!只见他们面前屹立着一座巨大的岛屿,一眼望去皆是碧翠欲滴的葱葱树森茵茵草地,被蜂蝶环绕的争奇斗妍五颜六色的各种鲜花,在阳光下反射着朦胧的光,好像整个世界上最美艳的花朵都集中到那个岛上盛开了。一群年轻俊美的少男少女立在花丛之中,仿佛在采摘鲜花。俊美的容颜在阳光下跟鲜花相映成辉,有女子银铃般的笑声不停地传来,使人感觉到那个岛上到处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慕妃弦暗自想道:如果她能和花弄影一众美男在那个仙岛上过世外桃园一般的生活,那该是多么的风流快活逍遥自在啊!

    她边想边跟着宋离风走到船头上去,只见大船此刻已经靠近长生岛,岛上有几个俊美的少年发现了他们,正举步走了过来。

    慕妃弦很好奇地看着他们,对身边的宋离风问道:“你猜这几个人有多少岁?”

    宋离风微微笑道:“如果按我们的眼光看的话,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吧。但这长生岛上的人年龄都是个谜,除了亲自问他们,我们根本就猜不出来。”

    慕妃弦还待再问,那几个俊美少年行动却极为迅速,就这一会儿已经到了他们面前。只见最前面那个俊美少年冷冷盯着他们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宋离风上前对他一拱手,笑道:“在下宋离风,与他们几个都是来自中原的人,听闻贵岛女皇三年前曾透露出一个消息,说要寻找一个能对出她那句诗的人。离风身边这位姑娘聪明无比,正好对上了那句妙诗,所以离风这次专门带她来见女皇,看她是否是女皇要找的人,劳烦公子给你们女皇通报一声。”

    那俊美少年闻言这才抬眼打量慕妃弦,冷俊的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说道:“就是她吗?”

    宋离风侧头觑了慕妃弦一眼,见她痴痴地盯着眼前这位绝色美男看,心里不由暗笑不已,微笑着答道:“正是,她接上了你们女皇那句心有灵犀的诗句,所以我想她一定就是你们女皇要找的人。”

    俊美少年又打量了慕妃弦一眼,见她两眼直直地盯着自己看,不由皱了皱眉头,转身向岛上走去:“你们跟我上岛吧。”

    再说慕妃弦一见这俊美少年,两眼差点儿冒出心心,哇哇哇,面前这个美男子竟然比她身边所有的男人还要帅上几分,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可以说是无人可以匹敌的,真个是举世无双超级超级再超级的极品美男啊!若是能把他泡到手,每天不用吃饭就秀色可餐了,嘿嘿嘿,那她可真是享尽齐人之福了!

    正在无限美好的中,花弄影伸手用力拉了她一把,不满地说道:“妃儿,你在想什么?是不是看到这个美男子色心又起了?我可警告你,你现在可是孩子他妈了,而且身边还有我们这几个美男子,你要是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别怪我让你每天都下不了床!”

    慕妃弦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给他陪着笑脸说道:“小花花,你看看你说哪里话!就你们几个我都应付不过来,我还怎么敢再找别的男人呢!不过你这爱吃醋的毛病可要改改哦,我刚刚也只是看了他一眼,又没有要怎么样,你怎么就说我色心又起呢?真的是太冤枉我了。你看小少他们就没有你这么爱吃醋,都比你乖多了,这样的好男人才讨我喜欢嘛。你要好好跟他们学学。”

    花弄影鄙视地哼了一声。楚君少开口说道:“妃儿,你刚刚看那小子的眼神确实就像要把他吃了一样。”

    慕妃弦汗死,没想到一向不苟言笑的小少竟然会这样说。她干笑道:“我哪有,是你看错了。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了。对了宋小人,你们刚刚聊到哪了?他为什么转身走了?”敢情她刚刚看美男看得太痴了,连他们聊了什么都没有留意到。

    花弄影咬着牙说道:“慕妃弦,我真想钻到你肚里去看看你的色胆到底有多大!”

    慕妃弦笑嘻嘻说道:“那可不行,你要真钻到我肚里去了,等你再出来的时候不就成我娃了,我可不敢有你这样爱吃醋的娃娃。”

    众人闻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把花弄影气得直哼哼,伸手紧紧揽住她的腰身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小声说道:“你给我记着,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慕妃弦也小声对他笑道:“你可别忘了,今天还没轮到你侍寝,你要敢欺负我,我就叫他们再痛扁你一顿,看你还怎么在我面前嚣张!嘿嘿。”

    纳兰锐一把拉开花弄影,对他瞪着眼说道:“花弄影,你要是个男人就别总是欺负妃儿,不然别怪我们一起揍你!”

    慕无双也沉着脸说道:“花兄,妃儿现在怀了孩子,你实在不应该总是这样威胁她。她的心情若因此变坏,肚里的宝宝也会受到影响,你要是想有个健康的宝宝就对她温柔一点。”

    花弄影闻言这才板着俊脸不说话了。

    宋离风见那岛上俊美少年走远,生怕不跟上去失去了上岛拿长生诀的机会,赶紧对慕妃弦说道:“妃儿小姐,你们要是有事等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先上岛吧。”说完率先下船向岛上走去。慕妃弦冲黑脸的花弄影扮了个鬼脸,这才拉着慕无双的手率众男跟了上去。

    上了长生岛,向四周一打量,人人心中都惊叹不已。只见一路上都是鲜花耀眼芳香扑鼻,整个儿就像来到了百花岛一样,还有身边来去的几个人全是年轻貌美的少年男女,个个脸上都是青春飞扬的灿烂笑容,看向他们的眼神有讶异,有好奇,不过那些年轻女子的目光竟然都盯在花弄影等人身上,还有大胆的少女竟然向他们抛着勾人的媚眼。慕妃弦不由又是奇怪又是好笑,因为走在前面的那个俊美少年可是比花弄影他们都要俊得多,为什么那些美女对他视而不见,偏偏盯上她身后的几个男人呢!若是她的话,当然是先挑前面那个俊美得不像话的少年了嘿嘿。

    跟着那岛上俊美少年走了没多久便来到了一条宽敞的大街上,街道上热闹之极,与倾月王朝无异,不同的是街道两旁的客栈和酒楼什么的都装饰得极为华丽美观大方,街上来往的行人清一色是年轻貌美的少年男女,貌似连个年纪上了三十的人都看不到。慕妃弦心里不由暗暗惊羡。随着那俊美少年一路穿过大街,又拐了三个弯,终于来到了一个风景秀丽的大湖泊边。慕妃弦不由又是惊叹了一下,这岛上的美少年可真是多啊!只见两排绝色美少年都挺直腰杆立在一块宽大的地毯旁边,手上端着各式各样的水果。而在那地毯之上坐着三个人,正对着他们的是两个同样绝色的美男子,正皱着眉头对坐在他们对面的女子抱怨着什么,手上拿的纸片好像是,扑克牌?而那个坐在他们对面却背对着慕妃弦的女子则在坐在那里放声大笑,笑得娇小的身子左摇右晃,还在那里叫道:“老娘我就是耍赖,你们能拿我怎么样?你们要是敢不让着我,看我不打烂你们的屁屁!”

    一听她说话的口气就知道是个性格粗放的女子,一点淑女的风范都没有。只是看两旁的男人都对她恭恭敬敬的样子,莫非她就是这长生岛上的女皇?

    慕妃弦心里正在暗自揣测,前面带路的俊美少年却忽地顿住脚步,对他们冷冷说道:“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向女皇通报一下。”说完也不待他们答应,转身就向那女子走去。

    花弄影冲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说道:“这个人真是酷得很,跟楚君少有得一拼。”

    慕妃弦瞟了楚君少一眼,见他酷着俊脸不说话,忍不住笑着打趣道:“小花花说得不错,这两个人的性格还真是挺像的。小少,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

    楚君少看向她的眼里露出温柔的笑意,说道:“有可能。”

    众人都有点意外地看着他,没想到一向酷酷的楚君少竟然也会开玩笑了。这时,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绝对不可能。那个酷小子都已经三百岁了,你能跟他比吗?”

    众人讶异地循声望去,却看到一个身着白衣风度翩翩的绝色美男子懒洋洋地向他们走了过来,那张俊脸上挂着一丝慵懒的笑容。他瞧了慕妃弦一眼,马上就瞪大了眼睛,向她展开了一个最美的笑颜,问道:“这位大美人是从外面来的吧?看你美得就跟仙女一样,一点都不像我们这里的女人,在下夜云,很想跟美人你交个朋友,不知道可否将芳名告知给在下?”

    慕妃弦一听这面前的美男子称自己为大美人,立刻得意起来,还未答话,花弄影已经冲着他不客气地说道:“你是哪里来的色鬼,竟然敢这样盯着我的夫人看!再不把你的猪脸转开,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那夜云见慕妃弦身后一众美男看向他的目光都流露出敌视和警惕,不由笑道:“我猜你们一定都是这位大美人的老公,嘿嘿,既然你们都能做她的老公,为什么我就不行?是不是你们怕我比你们帅,夺了大美人的整颗心?嘿嘿,放心,我这个人很容易相处的,虽然比你们帅了那么一点点,可是不会霸着美人不放的,你们不如考虑一下,让这位大美人收了我?”

    众美男闻言大怒,正欲怒骂这个说话轻浮的夜云,却听一个极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夜云,你个该死的王八蛋!老娘一不在你就跑这来泡妞了,你说,你是不是真不想在老娘身边呆了?”

    啥?泡妞?这古代人怎么知道泡妞这么现代的词?

    慕妃弦扭头一看,只见刚才那个背对着他们的女子怒气冲冲走了过来,一把拧住了夜云的耳边,嘿嘿冷笑道:“臭小子,你可真是色胆包天,竟然敢当着老娘的面勾引别的女人!你说,我是该让你坐老虎凳还是给你灌辣椒水?”

    夜云苦着俊脸赶紧求饶:“女皇饶命啊!我只是过来跟他们说说话而已,根本就没有泡妞,你可一定要相信我啊!”

    原来她真的是这长生岛上的女皇!只是这个女皇怎么这么没有教养,张口老娘闭口老娘?

    却见那女皇仍然不放手,对跟在身后的几个男子吩咐道:“你们都过来,把这好色的小子给我抓回去灌辣椒水,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背叛老娘!”

    那几个男人忍着笑把夜云押了下去。那女皇这才转过头看着慕妃弦,凶巴巴说道:“你,死女人,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的男人?”

    慕妃弦觉得好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只见她容貌的确如宋离风所说,美艳如花,倾国倾城,如果不开口的话还以为她是个温柔娴淑的大家闺秀,一开口就不得了了,整个一骂街泼妇!她微笑着对那女皇说道:“你问这话可真是奇怪,明明是你的男人主动上前来勾引我,你为何要反过来冤枉我?再说了,我身边已经是美男一大把了,个个都比他要帅,又怎么瞧得上他呢!不信你自己看看!”

    那女皇这才注意到她身边的众美男,不由眼睛一亮,笑容立刻飞上了她的俏脸,色眯眯盯着花弄影欢呼道:“哇,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帅哥啊!靓妹,你可不可以把那个送给我啊!”她伸手指着花弄影。花弄影皱了皱眉头,瞪了她一眼,将脸扭了开去。纳兰锐等人在后面看了暗暗偷笑。

    “靓妹?”慕妃弦讶异地看着她,她的嘴里怎么又冒出了一个现代词?莫非她也是跟自己一样从二十一世纪穿过来的?

    那女皇没有注意到慕妃弦讶异的表情,色眯眯的眼睛又在慕无双等人脸上转来转去,慕无双等人都皱着眉头,心里暗道:这个女皇看男人的眼光怎么跟妃儿一样色?

    那女皇可不知道他们的心思,一边看美男一边笑眯眯地想,我的后宫又要多几位绝世美男了,哈哈哈!当个女皇的感觉就是好啊,全天下的美男任自己挑,比在二十一世纪真是好太多了!目光转到洛星辰的脸上,她脸上的表情忽然僵住了,用颤斗的手指着他激动地大声叫道:“胡萧圣!你是张弦那丫的新男朋友胡萧圣!,你怎么也穿过来了!张弦那死丫头呢?她有没有跟你一起穿过来?”

    慕妃弦闻言不由激动起来,眼前这个女人竟然知道她在二十一世纪的名字!竟然也知道胡萧圣!竟然也跟她一样把洛星辰误认成胡萧圣了!她,莫非是?

    洛星辰听到胡萧圣的名字,不由记起慕妃弦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是叫他胡萧圣,不由奇怪地看慕妃弦一眼,回头对女皇说道:“真是奇怪,你怎么会跟妃儿一样把我误认成胡萧圣了?不过我真的不是什么胡萧圣,我叫洛星辰。”

    女皇马上把目光转到慕妃弦身上,紧紧盯着她,激动地问道:“你知道胡萧圣?莫非你就是我一直寻找的好朋友张弦?”

    慕妃弦也激动地看着她,说道:“你是不是付樱?”

    女皇欢呼了一声,扑过来紧紧抱住她,激动地笑道:“张弦!原来真的是你!你这个死丫头!我自从来到这个岛上之后就到处找你,可是就是找不到你的踪影,你说,你这些年死哪里去了?”

    慕妃弦也紧紧抱着她笑道:“谢谢你一直找我,你真是我的好朋友。只可惜我当初不知道你也穿过来了,如果知道的话我一定也会到处找你的。不过可不可以麻烦你先把我放开?你抱我抱得这么紧,我肚里的宝宝会缺氧的。”

    付樱这才放开了她,摸着她的肚子笑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怀孕了?当妈的这么色,我猜你肚里的宝宝以后一定也是个极品小色女。”

    慕妃弦哈哈笑道:“那样最好,等她长大了我就教她泡光你这岛上的美男,让你的宝宝一个也得不着。嘿嘿!”

    付樱拉着她的手笑道:“没有关系,等她长大了我就给她建一个美男后宫,把这岛上的极品美男全部打包送给她。至于我的女儿嘛,她以后会是这里的女皇,自然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不用我操心了。如果她们为了同一个男人争吵的话那就更有意思,我们就有免费好戏看了,想起来就激动,哈哈哈!”

    花弄影等人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女人旁若无人地大声说笑,不由目瞪口呆,听着她们商量着看自己女儿为同一个男人争风吃醋的笑话更是张口结舌,这两个女人的思想怎么都这么怪?

    付樱也不理会他们,拉着慕妃弦的手边向前走边说道:“死丫头,你既然来了,以后就留在我的这个岛上不要走了,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在这里太孤单了,连个能沟通的人都没有,都快郁闷死了。只要你答应留下来,我就给你也建一个后宫,这岛上的美男子除了我后宫里的那些,其他的任你挑,你看这样行不行?”

    慕妃弦一听立刻开心得要命,笑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哈哈哈,我刚刚就在想,如果能留在这个世外桃源上该有多爽啊!没想到现在就梦想成真了!哈哈哈!”她忽又想起一个问题,问道,“听说你们这个岛上有一本长生诀,只要练过那本长生诀上的人都能青春永驻长生不老,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

    付樱笑道:“假的,这里根本就没有长生诀,那只是我为了发动别人找你故意对外那样说的。不过青春永驻长生不老却是真的,因为我的这个幽浮岛属于异时空的,岛上的人长到十七岁之后年龄的增长会变得很慢很慢,每一千年才长一岁,而且容貌永远保持在二十岁左右。”

    慕妃弦不由兴奋地问道:“那我如果留在这里,以后是不是就永远这样漂亮了?”

    付樱点了点头,笑道:“那是当然,不过你现在的模样真的是倾国倾城啊,如果回到现代去一定能迷死一大票子帅哥了。”

    慕妃弦得意地笑道:“大家彼此彼此。不过在这里更好,因为这里的美男更多,就像那个给我带路的酷酷的美男子,他叫什么名字?”

    付樱戳了她的额头一下,笑道:“真是色性不改!你是不是瞧上他了?我告诉你,他叫夜灵,是这岛上最帅的美男,不过最难搞,我一来就瞧上了他,多次叫他侍寝,可那臭小子就是的不甩我,差点把我气死了。你要是看上了他我就把他送给你好了,不过能不能搞定他那就要靠你自己的本事了,我可帮不了你。”

    慕妃弦笑道:“你放心,只要你把他交给我,我一定能摆平他!”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