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爱豆王爷傲娇妃 > 第两百一十章 最好的
    爱豆王爷傲娇妃正文第两百一十章最好的水明月见状手握成拳,已经做好了准备,就在这时,云轻飏提气一掌打在了雾年背后!

    雾年身形被打落,跪在了地上,水明月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云轻飏也落在了地上,一脚踩在了雾年背上,将其踩爬在地,不得动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到底是谁?”雾年恶狠狠地挣扎着。

    云轻飏见状冷哼,“你没必要知道!”说罢又是一脚,随即蹲下身,一个手刀落下,雾年晕过去了。

    水明月赶紧过去,“好险,你没事吧?”

    “你才是!我刚才都要吓死了!”云轻飏看着水明月心有余悸地道。

    水明月见此嘿嘿笑了一声,“这不是情况紧急吗?”

    “下次不许这样了!”云轻飏沉声道。

    水明月闻言点头,保证道:“不会了!”

    话音刚落,便听到“嘭”的一声,两人齐齐转过身去,额,两人光顾着说话,忘了还有伤员。

    不过,“两个人都晕倒了,要怎么扛?”她可扛不动!

    云轻飏见状正想说什么,就见不远处萝依和凌风赶来了,水明月见此干笑一声,“当我没问!”

    云轻飏闻言笑着摸了摸水明月的头,然后看着到了跟前的两人道:“这两个人带回去,雾楼主送回去治疗,这个雾年,送去大牢。”

    “是,王爷。”两人看着地上的两人愣了一会儿,才蹲下去,准备一人扛一个。

    这时,水明月出声道:“彦辰,你不帮忙?”不要告诉她,让萝依一个女孩子扛一个男人?

    “没事的,王妃,奴婢扛得动。”萝依赶紧说道。

    云轻飏见状则是道:“还是我来吧!”说完已经蹲下身了。

    水明月拉着要去的萝依,“就让他扛吧!这叫绅士风度,你就心安理地跟着我就好。”

    萝依闻言看了看两人,最后才答道:“多谢王爷,王妃。”

    “走吧!”水明月一笑,四个人便直接下山了。

    回到王府,萝依赶紧去请大夫,而云轻飏则是和凌风进宫了,至于雾年,在之前,已经把他关进了大牢。

    宫中御书房。

    “皇上,辰王求见。”太监尖着嗓子对房内喊道。

    云司晔闻声疑惑抬起头,“进来。”他来干什么?

    云轻飏走了进来,而凌风则是外面候着,“参见皇上。”

    “免礼。”云司晔放下手中的笔,“二皇弟前来所为何事?”

    “回皇上,今日本王和王妃去天泉山游玩,无意间遇到雾楼主的二叔雾年。”云轻飏淡淡开口,“发现他正在和雾楼主打斗,便将其制服。”

    “后来审问查证一番,发现他现在所练的是一种邪功,这种邪功需要九十九个童男童女的心头血!”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云司晔很震惊。

    云轻飏回道:“是的,本王让人去查了一下,发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孩童失踪,但都是在比较偏远的村庄,所以并未引起重视。”

    云司晔闻言眼眸微眯,带着审视,“二皇弟这么快就查到了?”

    “有雾楼主提供的一些消息,自然要快一些。”云轻飏神色无异的回道。

    云司晔见状收回眼神,才开口道:“原来如此,那雾楼主现在如何了?”

    “雾楼主现在本王的王府养伤。”云轻飏如实回道,反正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云轻飏闻言思索一番,便道:“让人将雾年提来,好好审问,交代清楚后便可依律处决!”

    “是。”云轻飏应道,“告退。”说完退了出去。

    云司晔看着出去的云轻飏,若有所思,云轻飏虽说是雾清桦提供了一些线索,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到这么多东西,他绝对还有隐藏的势力!

    而云轻飏进宫后,水明月则是看着大夫给雾清桦看伤,看完后,大夫就道:“这位公子伤势不是很严重,而且事先吃过解毒的药丸,只需要多加修养便可。”

    “多谢大夫了。”水明月礼貌地道,随即便让萝依带着大夫去抓药。

    自己则是出了房间,他记得好像雾清桦第二天自己悄悄走了,这次应该不会了吧?毕竟帮他把雾年给处理掉了!

    话说这次还真是意外的收获,本来只是去救雾清桦的,结果连着雾年一起抓了,就省去了后面的事了。

    云轻飏回来后,见水明月在院子里,就问道:“他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就是还没醒。”水明月看着他回道,后又问道:“云司晔说了什么?”

    云轻飏闻言微勾嘴角,“还能说什么,不就是让人再去审问一番,不过,他那多疑的性格,想必又在怀疑我是不是有什么势力,毕竟这次这么快就有这多的证据。”

    水明月点点头,随即叹了一口气,“把水凌天的事处理后,云司晔呢?”云司晔算起来是他们的仇人吧?可是亲手杀了他们!

    云轻飏闻言眼眸微眯,“我想亲手杀了他!”一想到那个画面,他就心痛!即使他已经亲手杀了他!

    话落,水明月有些心惊地看着云轻飏,此时的他身上有一股杀气,看着更像是一个杀伐果断的王爷。

    云轻飏见状收回心神,看到这个表情的水明月,心中微动,“明月,我,是不是比变坏了?”

    水明月闻言摇头,“没有。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好的!”云司晔杀他们,他们报仇不是理所应当吗?

    “真的?”云轻飏有些吧!

    于是水明月起身,和萝依一起来到了客房,走了进去,见雾清桦靠坐在床边,便问了一句,“可用过早膳?”

    雾清桦抬眼看着水明月,良久,才说了两个字,“未曾。”

    见状,水明月便对萝依道:“去让人端些早膳来,要清淡一点的,还有把雾楼主的药一起熬着。”

    “是,王妃。”萝依应声后出去了。

    房内,就剩下雾清桦和水明月两个人了,这时,雾清桦首先开口问道:“为什么要救我?”

    “想必是个人都会救的,更何况,你还是雾楼主。”水明月差点儿口快,说成是他们的朋友了。

    雾清桦闻言皱眉,似乎并不相信水明月的说辞,但没有再问,而是说道:“多谢。日后有需要,尽可找我。”

    水明月闻言一笑,“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反正他们以后交集还多。

    这时,雾清桦又问道:“和我打斗的那个人”

    水明月见此回道:“你是说雾年?”

    “你,知道?”雾清桦有些惊奇地看着她。

    水明月闻言想了想,回道:“知道,正好最近王爷在查一些孩子失踪的事情。”她相信只要说这一句话,他应该就能明白。

    果不其然,雾清桦听后了然,随即又道:“那是如何处置他的?”

    “送进大牢了,要不了多久,应该会处斩吧!”水明月淡淡回道。

    雾清桦闻言嗯了一声,这样最好,心中庆幸,幸好他的邪功还有一些时间才练成!

    “多谢王妃,帮了雾影楼一个大忙。”雾清桦淡淡地说道,他以为水明月他们并不知道邪功的事。

    水明月见此微微一笑,“不必客气。”说罢便道:“雾楼主伤势还需静养,这些时日便留在王府吧!”

    话落,雾清桦没有回答,是在思考要不要留下来,良久,才开口道:“多谢王妃了,楼中还有事务处理,今日我便离开。”

    水明月闻言无所谓地道:“随你。那我就不打扰了。”说罢起身出去了。

    雾清桦见状愣了一下,他还以为水明月会再次挽留,结果就这么走了,有些意外。

    中午,雾清桦觉得有些力气了,便让婢女跟水明月说一声,自己则是离开了。

    云轻飏回来时,雾清桦已经离开了,就问了一下水明月的情况,水明月大致说了一下。

    听完后云轻飏瘪嘴看着水明月,很是委屈,“明月,你暂时不要和他接触了!”

    “额”水明月无语了,“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怕雾清桦还是会喜欢上她吗?

    云轻飏闻言搂住水明月,嘿嘿一笑,“知道的话,那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