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都市小说 > 全能安保 > 第一章 李睿思
    当林峰和董林飞等人重新相聚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而此时此刻林峰的内心还是有一些紧张的,毕竟实话实说,这唐正民是林峰自己亲手杀掉的第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对自己并存在威胁的人,林峰在杀人之后,其实脑子里已经特别的乱了,林峰有些不明白这个时候自己的想法了。

    就在昨天晚上,林峰推开了唐正民的房门,而那一刻,唐正民已经是进入了梦想,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察觉,而林峰在进入房间之后,也仅仅只是坐在唐正民的床前,不知自己究竟是不是应该动手。

    因为在那一刻,林峰的脑海之中一片浆糊,毕竟之前自己从来都没有杀过人,而且这一次林峰也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杀人,实在是如果唐正民继续活着的话,是对自己身边的几位女士存在一定的威胁,而林峰为了她们,不得不选择出手,林峰到了此时此刻才明白,原来几个女人在自己心目中已经占据了这样的地位。

    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危险,本来已经沉睡之中的唐正民渐渐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有些迷茫的看向了自己身边的陌生人,在那一刻,唐正民并没有开口呼救,因为唐正民非常的清楚,一旦自己有任何异动,坐在自己床边的人就会马上结束自己的生命,所以唐正民在第一时间便选择了对自己最为有效的方法,便是保持沉默,不要刺激这位已经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杀手。

    正如唐正民所料,在自己没有任何举动之后,林峰也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行为,所以唐正民极力的保持自己的心境,希望可以在这绝境之中完成自救,而且唐正民也非常的清楚,其实在此刻,自己可以自救的方法并不多,因为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外力介入,否则遭遇刺激的林峰定然会直接暴起伤人,那么自己就会马上陷入危险的境地,所以此刻唐正民绝对不会希望那些不负责任的安保人员突然出现。

    而除去了他救的可能性之后,唐正民便只能依靠自己的催眠来完成自救了,只不过这其中却需要自己对这位杀手足够的了解才可以,毕竟对方是绝对不可能配合自己的催眠的,所以如果自己想要催眠成功的话,就只能通过对对方过往的了解,来打开对方心灵的防备,那么自己首先要做的,便是知道对方的具体身份。

    现在比较庆幸的就是,此刻的林峰似乎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而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两个可能能够解释,第一个便是这个杀手还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所以在面对自己的第一个目标的时候,难免的会让他难以出手,至于第二个原因,便是这位杀手在自己死亡之前,可能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些什么或者是完成他戏耍自己的变态兴趣。

    当然,通过观察,唐正民已经排除了这第二个可能性,毕竟此时此刻自己已经苏醒了几分钟了,而林峰却并没有任何的举动,所以唐正民更加的相信,这一位杀手是第一次出手,而如果果真如此的话,说不定将成为自己的一个机会。

    “兄弟,其实你我没有任何仇怨,这么晚的,你突然出现在这里,无非也是为了金钱而已,所以你如果同意离开的话,我觉得我还是有能力支付让你感到满意的报酬的,当然,或许你也不会想要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不敢一个人入睡的恐惧,毕竟相较于金钱,其实恐惧对人的伤害更重一些,难道你希望今后每一次都从有我的噩梦之中醒来嘛?”

    林峰确实没有想好自己应该如何来出手,毕竟是第一次,所以难免的会有些犹豫,更是发现了唐正民在苏醒后并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林峰也就放任其留下人生最后的一段回忆了,可是林峰却没有想到,唐正民竟然打算用金钱来收买自己,而且还通过一种心理暗示的方法来告诉自己不要出手,林峰觉得唐正民有些太天真了,自己的心根本不会发生任何的变动,只不过自己还没有确定最后的出手方法而已。

    唐正民一直在观察着林峰的一举一动,所以当林峰眼中出现了一抹不屑的神色之后,唐正民马上便察觉到了,而且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出现这样的神情,唐正民感觉眼前之人和自己并非是陌生人,可是说实话,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张脸,唐正民并不是特别的熟悉,所以这让唐正民有一些疑惑,不明白此人究竟是何人。

    要说这最近一段时间自己基本上是没有得罪任何人,所以也不应该有人会突然的向自己报仇,所以唐正民开始在自己的心中不断的排除那些可能的人选,而最终,唐正民终于锁定在了林峰的身上,毕竟能够和陌生人联系起来的,似乎也仅仅只剩下林峰了。

    之所以要说林峰和陌生人有关,也是因为唐正民知道,林峰其实是会使用易容术的,所以眼前之人如果是自己的一个熟人的话,那么唯一的可能便只能是此人是林峰了,而且还是以化妆以后的样貌出现在自己面前,难怪直到此刻这位杀手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因为就算林峰的刺杀失手,也绝对不可能被发觉,毕竟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脸。

    想到自己身前之人竟然是林峰之后,唐正民终于开始有些害怕了,因为唐正民非常的了解有关林峰的事情,同时也明白,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通过催眠林峰来获得自救,因为林峰是不可能被催眠的,同时,此刻林峰没有出手,也绝对不是因为他害怕,反而是有着其他的原因,所以唐正民此刻必须要马上呼救。

    不过,或许是因为心中还带有稍许的猜测,在真正的呼救之前,唐正民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口询问道:“你是林峰吧?”

    只可惜,唐正民仅仅只说出这样的几个字之后,林峰便直接堵住了唐正民的嘴巴,而到了这个时候,林峰也知道自己不能够继续的耽搁下去了,于是从自己的身上取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对着唐正民的几个特殊的穴位刺了下去,林峰可以确信,一般的医生,绝对不可能查出唐正民的真正死因,最多也只能是查到唐正民死于心梗。

    随着林峰将银针取了出来,唐正民的瞳孔渐渐的扩散了开来,而呼吸也是渐渐的停止了下来,就这样,一个曾经暗中操纵华夏官场斗争的罪魁祸首终于这样无声无息的去世了。

    自从林峰进入别墅直到此刻,已经是过去了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在将唐正民重新整理了一番被子之后,林峰便再次悄悄的离开,当然,想要离开别墅,林峰依然是走向了原本的路线,只是此刻房间里,李睿思依然还被捆绑在床上,林峰相信,唐正民的死一定会在明天早上被发现,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对方也一定会进行一定的调查,而如果这个李睿思说出来的话,难免的还会出现一些其他的波澜,可是李睿思闭口不谈今天的事情的话,那么也就只有两位暗哨被打昏的事情了,因为那些摄像头的存在,他们不可能知道有人曾经进入过别墅,那么最终这件事情也就会不了了之。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李睿思什么都不说,所以在离开之前,林峰觉得自己有必要解决掉李睿思的这个漏洞,当然这里的解决并非是要将此人斩杀,毕竟无缘无故的,临汾还真的狠不下心来去斩杀一位自己映像还不错的人,所以林峰觉得自己只能通过谈判来解决这件事情了。

    在告诉李睿思不能够发声之后,林峰将李睿思身上的布条取了下来,随即开口说道:“现在唐正民已经死了,所以如果你要是乱说什么的话,会给你自己沾染上一些麻烦的,如果你当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话,你便只需要在明天的时候了自然离开便可以了,所以我想你能够想明白这其中的利害。”

    出乎林峰意料之外的是,李睿思直到此刻也没有产生一丝害怕的神情,仿佛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她感觉更加的刺激,甚至在林峰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便有些激动的说道:“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再次见面了,只是你是一个杀手嘛?是有人雇佣你来刺杀唐正民嘛?这个世界真的这么的精彩?”

    接连询问了三个问题,让林峰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和这个李睿思解释,不过正当林峰准备回答的时候,突然的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头,因为就在李睿思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们再次见面了,要知道此刻林峰的相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林峰根本不知道这李睿思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难道是林峰自己选择易容的这个相貌,非常巧合的是李睿思的朋友嘛?如果果真如此的话,林峰也不得不感叹这世上的巧合。

    看到林峰发愣,李睿思便继续说道:“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我嘛?要知道我这样美丽的女孩子应该非常容易被人记忆才对啊,更何况下午的时候我还顺路稍了你一段呢,不然的话,你怎么可能来得及在此刻赶上刺杀唐正民啊!”

    这一次林峰是真的愣住了,因为李睿思的这句话已经非常明确的指出了,她说的就是自己,可是林峰更加不清楚的是,李睿思究竟是如何将自己辨认出来的,不过也就在一愣神的功夫,林峰终于反应了过来,既然李睿思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自己就不能够轻易的离开了,所以便马上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掐住了李睿思柔弱的脖子。

    林峰可以通过手指的触觉清楚的感觉到李睿思脖子之上细腻的肌肤,说实话,这样的女孩子真的不应该面对这样的场景,或许她们更应该面对的是被呵护,可是就是这么机缘巧合的,李睿思竟然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即便到了此刻,李睿思的脸上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只是有些愁苦的说道:“唉,早知这样的话,我就不直接说出你的身份了,可是这其实和我的关系并不大啊,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合格的杀手的话,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就不应该继续穿着下午的那身衣服,同时在突然的遇到我的时候,也不应该表现出怜惜之意,毕竟也只有相识之人才会不愿意我出现在这里的,也只有相识之人才会发觉我可能跌倒的情况下去救我,所以让我认出了你,这完全是你的错,可是现在你却想归咎于我,我很不甘心啊!”

    看着对方可怜楚楚的样子,林峰是真的下不去手了,毕竟自己和李睿思不仅仅只是相识的关系,毕竟就在今天下午,李睿思还帮助了自己一番,所以林峰的内心是真的有些拒绝去伤害她,可是现在她却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便让林峰为难了起来,而且这个时候,自己也不可能带着对方离开,毕竟这别墅之中的所有人都知道李睿思居住了进来,如果突然失去踪迹的话,定然会和唐正民的死联系到一起的,那么之前自己的那些布置也就完全失去了作用,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自己还不如直接一刀将唐正民的脖子抹了呢,所以林峰并不准备带走李睿思。

    因为想不到好的处理方法,所以林峰有些犯难了,显然这李睿思也是一个非常聪敏的女孩,发现林峰很长时间并没有下一步的举动之后,李睿思便明白了林峰的想法,所以一瞬间,胆子再次大了起来。

    “喂,林峰,你这个脸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真真实实的看到易容术啊,你能不能教教我啊,毕竟像我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让很多男人心生怜爱的,而如果我可以将自己的相貌变的普通一些的话,说不定就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说着话的时候,李睿思竟然还直接上手在林峰的脸上抚摸了起来,似乎是真的想要搞清楚这易容术的秘密。

    林峰当然不可能给对方这样的机会了,所以在李睿思的手触碰到自己之前,林峰便直接用手将李睿思的手拨开了,同时嘴里还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倒是挺自信。”

    “我当然要自信了,毕竟事实胜于雄辩,最起码眼下便已经有一个男孩子对我心生好感了,难道这还不能够证明我的吸引力嘛?”

    林峰不来不愿意和对方争辩这样的事情,不过正当林峰思索自己应该如何来处理眼下的情况的时候,却突然的反应过来,原来这李睿思刚刚说的竟然是自己,要知道自己可是已经有了女朋友的人,而且欧阳菲菲和楚娇两人还在林场等待着自己,所以自己怎么能够在离开林场的第一天便马上招蜂引蝶呢,所以关于这件事情,林峰必须要说清楚。

    只可惜没有给林峰开口解释的时间,李睿思便先行开口了,“不要争辩了,你可以看看现在的你,刚刚还准备直接掐死我呢,现在你的手呢?难道你自己没有发觉,你的手已经远离我的脖子了嘛,想必此刻你的内心同样非常的犹豫,对于这个知道了自己底细的人应该怎么处理吧,如果放任不管吧,害怕我直接将你的事情公布出去,可是真的斩杀掉吧,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还真的下不去手,你说,你是不是这么想的?”

    林峰发觉,自己即便是继续争辩下去,也绝对不可能取得任何的结果的,因为林峰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因为李睿思是如此的自以为是,所以,即便自己找到再多的理由,李睿思也绝对可以寻找到辩驳自己的理由,而现在的自己,也确实不应该在这里和对方争辩,自己应该尽快的离开这里。

    “为了表示我并没有对你产生爱慕之情,我决定痛快一些送你上路,现在你不必继续的争辩了。”说着话,林峰直接从自己的袖口之中取出了自己得匕首,并且直接架在了李睿思的脖子之上,当然,即便到了此刻,林峰也并没有真的下定决心去斩杀李睿思,如此做,只是希望李睿思可以安静一些,让自己好好的想想,应该如何来处理她。

    只可惜,匕首并不能让李睿思闭嘴,“唉,看来你真的喜欢上我了,你现在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证明了你已经有了女朋友,所以你希望用这样的手段来提示自己,自己真正爱的还是自己的女朋友,而并非我这个仅仅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更加的证明,你的心中有了我。”

    林峰想要继续的辩驳,可是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因为林峰发现,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李睿思这样的人,所以完全的没有经验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说服她,所以最终只能乖乖得闭嘴,因为林峰也害怕,害怕自己在她的话语下,最终真的会在心底留下她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