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伯夫人瞪过去一眼:“你闭嘴。”

    她虽然宠爱女儿,也护短,但脑子也还算清醒。

    说赵雯君是为了临安公主鸣不平?怎么可能?要鸣不平也不是这么个鸣法。

    临安公主婚事都定了,赵雯君这时候去找定远侯府的茬儿……

    这可不是鸣不平,而分明是拆台。

    那丫鬟被她吼的脸一白,连忙跪了下去,还是满脸的委屈。

    赵雯君也不是个完全的蠢人,也是立刻就明白了自己母亲究竟所为何事。

    她心虚的目光略闪了一下,也止了哭声,咬着嘴唇嗫嚅道:“母亲,这事儿太妃娘娘若是知道了,只怕会心生不满……”

    如今姜太后不在宫中,周太后最近又病了,萧昀的后宫里又只剩下一个武青琼,也是个不靠谱的,赵太妃已经在帮忙处理宫务了。

    虽说只是代管,凡事真正做主的还是周太后,可毕竟真实握在手里的权利还是有的。

    赵雯君在这时候给她女儿的婚事捅娄子,绝对是不明智的。

    长宁伯夫人自知事情紧急,略一斟酌:“现在天晚了,不方便,我这就叫人往宫里送帖子。趁着事情还没这么快传到宫里,咱们明日一早就进宫去。”

    事情她暂时没敢跟长宁伯说,母女两个一夜辗转反侧,也是次日一早进的宫。

    和梁晋刚好是前后脚。

    不过因为走的不同的宫门,倒是没有遇上。

    长宁伯夫人带着赵雯君去了墨阳宫,正巧凑上临安公主去探望长乐公主,刚好不在。

    赵太妃正在处理宫务。

    因为长宁伯夫人是头天就递了帖子进宫,她一早预留了时间出来,只不过当时正好在问御膳房几个管事的话,中间出了点岔子,耽误了片刻,赵雯君母女俩就被先待到了偏殿等候。

    “母亲。”赵雯君做贼心虚,紧张的抓着长宁伯夫人的手臂,“姑母向来将临安当眼珠子看的,她会不会……”

    当时闯祸的时候一时意气,并没有想的太多,因为她笃定了哪怕是武昙,也做不出什么太出格的事。

    千不该万不该——

    都怪那个梁晋不按常理出牌,那么下了她的面子,直接将事情传开,闹出了笑话。

    长宁伯夫人拍拍她的手背,轻声的安抚:“再怎么样都是一家人,没有伯府这个娘家做后盾,她们母女在这宫里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你照我教给的去做就是,你姑母总不至于完全的不给情面。”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赵雯君用力的点点头:“嗯。都听母亲的。”

    说话间,方才招待她们的祁姑姑就带人送了茶水进来:“舅夫人和四小姐稍坐会儿,娘娘那边就快忙完了。”

    “有劳祁姑姑了。”长宁伯夫人陪了个笑脸。

    母女俩坐了会儿,喝了半盏茶,外面就见几个管事太监从正殿里相继出来,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祁姑姑送走了他们,又过来偏殿请了赵家母女俩过去。

    赵雯君还是有点紧张,忧心忡忡的转头去看自己的母亲。

    长宁伯夫人不动声色的冲她略一点头。

    母女俩去到正殿时,赵太妃正手撑着额头在那里闭目养神,看上去神情有些疲惫,手边的桌子上堆了一叠账本。

    “臣妇/臣女见过太妃娘娘。”赵家两母女上前行礼。

    “哦!”赵太妃睁开眼睛,露出个笑容来,招招手道:“本宫这阵子手上事多,早该叫你们进宫说话了,快起来坐。”

    说着,又招招手示意旁边侍立的宫女:“把这些先都收起来吧。”

    “是!”祁姑姑带着两个宫女上前,将桌上的账本收走了。

    赵太妃一抬头,却见赵家母女还跪在那里,顿时就不解的皱了眉头。

    她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立刻就意识到了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对方有事相求,当着宫人的面,一时也没说什么。

    祁姑姑看在眼里,就僚佐不经意的挨着两个宫女退了出去。

    赵太妃重新看过来,拧眉道:“有话起来说吧。”

    赵家母女还是跪着没动。

    赵雯君惴惴不安,长宁伯夫人暗中扯了扯她的袖子,她咬着嘴唇又再挣扎了片刻,方才心一横,咬牙伏地磕个头道:“雯君行事莽撞,昨日于沉香别院做客,疑似处事不当,恐是……会连累了公主表姐和伯父的名声,实属不该,今日特来向姑母和表姐请罪。”

    赵太妃如今就临安这么一件心事,一听她说恐会连累了侯府名声,心里顿时就先咯噔了一下。

    她脸色微微一沉,没有接茬。

    赵雯君拿眼角的余光看见,心中就越是忐忑,只能使劲的把身体伏低。

    长宁伯夫人见状,就也跟着磕了个头,代为说道:“本来只是雯君年轻气盛,想要和定远侯府的那个武昙比试文墨,想赢那别院里两株稀有的兰草,小姑娘之间么,互相的也就是消遣解闷的,结果谁曾想南梁来的那位太孙出面袒护了定远侯府的那个姑娘。雯君当面受了羞辱还没什么,是一直到后来回府她才想起来郑家夫人曾经说过两句闲话……就怕是外人有所联想,再将她和武家那姑娘之间的冲突牵连到临安身上。太妃娘娘,是我与你哥哥娇女不严,方才惹了这样的事端出来……虽然事情最终也未必会有多糟,可雯君这孩子是个实心眼的你也知道,她回府之后左右想想一夜没睡,就恐是真的会惹出什么闲话来,这就一大早赶着过来了。”

    她避重就轻,将话说的好听,可赵太妃与她姑嫂多年,也算是看着赵雯君长大的,赵雯君是个什么德行她还不清楚么?

    赵雯君就是个张扬喜欢卖弄的,见不得任何人被吹捧才学在她之上。

    可定远侯府那个武昙,又是以不学无术著称的,赵雯君闲着没事跟她比什么?

    分明——

    就是故意招惹的!

    李南公主的婚事这才定下来多久?她们母女好不容易认命安定下来了,可偏偏——

    娘家人这时候跳出来拖后腿。

    赵太妃一怒,手一挥将旁边的文房四宝扫落在地,袖子扫到砚台里,脏了一大片。

    长宁伯心下一惊,赶忙再叩首:“娘娘息怒。都是雯君这孩子太不知收敛了,我……我以后一定严加管教。”

    “你现在还说这些又管什么用?”赵贤妃怒道,霍的站起身来,指着赵雯君道,“不过就是学了点皮毛便自恃有才,成天卖弄。一介女子,学识再好,还能替家里去考状元不成?消遣人的玩意儿,你有什么好得意招摇的?没得叫人觉得我们赵家的姑娘矫情做作,这还哪里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这些话,和昨天梁晋所言简直异曲同工。

    赵雯君被骂得脸通红,恼怒又委屈,满脸哀怨的抬头看向她,小声的回嘴;“雯君也是想替家里争些脸面……”

    自己的女儿出色,长宁伯夫人也一直引以为傲的,赵太妃这话同样也是说的她脸上挂不住,只不过确实是赵雯君先闯了祸,她不敢维护,只能表情谦卑的咬牙告罪:“雯君有错,我们夫妻日后一定会好生约束她的,娘娘息怒,切莫为此气坏了身子,那雯君就更要过意不去了。”

    赵雯君心里不服,嘴上却什么也不敢说了,只就委屈的不住掉眼泪。

    赵太妃盯着她们母女两人片刻,即使心里再气恼也无计可施,缓了会儿就又一屁股坐回了凳子上。

    长宁伯夫人察言观色,见她已经认命了,方才又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娘娘,您看需不需要我带雯君往定远侯府去陪个不是?”

    叫她去给武昙赔不是么?这是嫌之前还不够丢人么?

    赵雯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霍的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已经被长宁伯夫人警告的横过去一眼。

    赵太妃又盯了她们母女半晌,最终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没好气道:“赔什么不是?是嫌还不够丢人吗?你这么一去,以后叫伯府和本宫的脸面都往哪里搁?”

    赵雯君闻言,不由的微微松了口气。

    赵太妃却是话锋一转,又再继续说道:“这么一件事情,若是你们特意去武家赔罪,反而显得刻意了,到时候反而更会被人看了笑话去。横竖大家都是京城里头住着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以后你们夫妻再出门应酬的时候遇上定远侯府的人提一下,将这件事当面揭过了才是上上策。”

    虽说现在最好是长宁伯府去武家赔罪,可再怎么说她也是堂堂太妃,若是为了这么点小事,她的娘家人就伏低做小的去定远侯府赔罪去……

    岂不等于是一个臣子把她都踩在脚底下了么?

    这其中关乎的可不只是面子问题,还有身份地位尊严一连串……

    “是!”长宁伯夫人似乎早就料到如此,心里暗暗松了口气,面上却是不显,只是态度仍是恭谨的叩头道:“是!”

    赵太妃冷着脸训斥赵雯君:“回去关起门来好好抄抄《女戒》《女则》,学学什么才是女子本分。成天招摇过市的卖弄才情,简直不知所谓!”

    赵雯君委屈的眼圈通红,却又不敢回嘴。

    长宁伯夫人确实第一时间就立刻诚恳的应诺:“是。弟媳已经会对她多家约束的。”

    赵雯君闹出这样糟心的事来,赵太妃已经完全没心情与她们母女再叙家常了,训斥完就挥挥手打发了她们。

    待到赵家母女走后,祁姑姑就从外面走进来,见赵太妃头疼的一直在揉太阳穴,就走过去帮忙:“表小姐那性子确实不是个安分的,娘娘又不是头一天知道。不过娘娘进宫这些年,伯府于您而言虽说个娘家,也究竟是两重意思了,只要在那么不直接掺合,事情未必就有人敢攀扯到公主身上去,娘娘且放宽心把。”

    “话是这么说……”赵贤妃重重的叹气,但是也知道多说无益,略斟酌了下,就又嘱咐道:“这几天多听着点儿外面的消息,临安的婚事再不能出任何的岔子了,否则她这后半辈子可就真没法活了。”

    以前临安死心眼的一门心思想着武青林,名声上已经有了瑕疵,虽然说自己的女儿金枝玉叶却捡了武昙挑剩下的郑家公子,可郑家家世清白,又正处于上升期,要不是萧昀急需一段婚事来安抚和拉拢郑家——

    萧植已经驾崩,临安的婚事还不知道要耽误到什么时候去呢。

    再加上萧樾都已经当面给她警告了,赵太妃现在就只求安稳,可是半点额外的风波和折腾都承担不起了。

    “是!”祁姑姑应诺,“娘娘放心,奴婢会盯着听外头的消息的。”

    这边赵家母女一路出了宫门,坐在轿子上的时候赵雯君知道是在宫里,怕丢人,也怕事情再传到赵太妃的耳朵里,让对方更不待见她,于是就一直忍着,默默地擦眼泪。

    而等到出了宫门,上了自家马车,她就再也忍不住了,扑倒长宁伯夫人的怀里嚎啕大哭:“母亲!”

    赵太妃真是枉担了个长辈之名,别说临安公主根本就没怎么样,就算受了她连累,又何至于出口伤人,这样糟践自己的亲侄女儿?

    长宁伯夫人又何尝心里痛快?只不过她比女儿更理智一些,更知道这件事里的利害。

    这会儿听着女儿哭,她心里也揪疼的厉害,但也什么都没说,只是轻抚着女儿的肩背安抚。

    赵雯君哭了一路,本以为被赵太妃一顿骂已经够惨了,谁曾想回府之后家里还有更晴天霹雳的事在等着她——

    去年就已经和她订了亲的兵部尚书明家要退婚。

    长宁伯府早年也是跟随开国皇帝南征百战起家,一开始封的是长宁侯,只不过因为后世子孙无所建树,一代衰弱更胜一代,侯爵之位承袭三代,降为伯爵,到了赵太妃弟弟赵桓这一代,又已经承袭三代。而赵桓依旧是个靠着祖上庇荫的得过且过的勋贵,就目前这个局势已经可以看得到将来,待到他百年之后,这个伯爵之位也没了。这样的人家,早就如同日薄西山,也就是出了个皇妃,好歹和皇家有一重联姻的关系在,这才还稍微好看些。

    可赵贤妃的肚子不争气,只生了个女儿,也是没多少用处的。

    明家和他们结亲,也只是勉强先用了自家资质品貌都一般的嫡次子,就是这样,也等于是赵家高攀。

    赵雯君头一天之所以找茬武昙,其实说是替临安公主鸣不平,就只是个自欺欺人的幌子,她当时就是看武家不顺眼,原因很有点牵强的叫人啼笑皆非——

    归根结底是她对自己的未婚夫其实很不满意,觉得资质平庸的明家五公子配不上她,然后京城里炙手可热的定远侯武青林却眼瞎的随便将就了个破落户的霍家。

    攀上高枝的霍芸好叫她嫉妒得牙根痒痒,可是有眼不识金镶玉的定远侯武家就更叫她恼火。

    有些人就是这样,在对自己的际遇心存不满的时候,不会去反省自己,仔细掂量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究竟配得上什么样的人,反而会迁怒于那些过的比他们好的人。

    所以一个心里不平衡,昨天她就冲上去找茬武昙了。

    本来就是想让武昙和霍芸好出个丑,谁想到那个梁晋不按常理出牌,叫她栽了好哒一跟头。

    她知道自己会为了那件事受到影响,但也只以为是会被指指点点的议论两天罢了。

    母女一回伯父,就看见管家和账房带着人在清点一些箱笼和金银物件,长宁伯夫人不解的追问之下,听说明家已经来人退了婚,母女两个当场就全都傻眼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