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玄幻小说 > 魔风龙帝 > 第831章 大典
    三日时间,眨眼便过。

    太阳高高挂起,积雪化开。

    张尘风将一炷香插在一个坟头前面,恭敬的磕了三个头。

    低声自语道:“母亲大人若是在天有灵,千万要保佑孩儿今日能够成功凝聚图腾,以及…”

    说到这里,张尘风从地上站起。

    这一刻,那身上平静的气质荡然无存。

    视线投向那漆黑的城池,语气中多出了一丝杀伐之意。

    这一霎那,张尘风仿佛变成了一头择人而噬的凶残野兽。

    “以及…能够将失去的东西统统夺回!”

    话语落下,张尘风大步朝着那城池方向踏去。

    两边野花在风中不断摇曳,仿佛在为张尘风敲鼓助威…

    ……

    “祭族大典,现在开始!”

    “张顾!显两脉,凝二等双头狼图腾!”

    “刘东!显三脉,凝三等赤虎兽图腾!”

    图腾与体内觉醒圣脉的数量成正比,若是显露一条圣脉,则所凝聚的图腾也只能是一等的档次而已。

    张尘风来到这战侯府大院之时,那祭族大典已经进行到了一半。

    不少人都是面露惊诧之色的看着张尘风。

    “这不是那个九脉不显的废物吗?”

    “他来这里干嘛?还不够嫌丢人吗?”

    “莫非他知道了刘梦儿的申请?”

    这些话,统统落入了张尘风耳中,这让张尘风不由得微微一皱眉。

    这刘梦儿是这战侯府中首席长老刘洪之女,与他青梅竹马,他从小就将这刘梦儿看成了亲妹妹一样。

    而在他落魄之时,这刘梦儿也经常去城外找他一起习武。

    只不过,话说回来…

    这刘梦儿好像最近一个月也都没来找过他了。

    不过没等他多想,一道尖锐而又怨毒的声音从远处响了起来。

    “张尘风!你这个废物还真是敢出现!”

    众人让出一条路,张河拖着那肥胖的身躯,满头大汗的来到张尘风的跟前。

    一双小眼睛中眨动着极为阴狠的神情。

    四周围的弟子都看了过来,显然是被这张河的话语给吸引了过来。

    众人都是饶有趣味的看着那一脸平静的张尘风。

    想要看看这府中出了名的废物如何应对。

    “废物?你口口声声叫我废物,若是待会你被我这个‘废物’按在地上打,你会不会觉得很丢脸?”

    张尘风那淡漠的话语落下。

    让这四周围都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其他战侯府弟子都是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情。

    这家伙…不能显露圣脉还那么的狂妄,真是不知死活。

    张河微微一愣,随后在那里大声狂笑了起来:“张尘风!你这个废物还想把我按在地上打?告诉你!就在刚刚,我已经凝聚成功了剑豪猪图腾了!”

    “这可是二等图腾,而且我的武道境界也突破到了搬山四重天!你用什么来揍我?”

    “呵呵,就凭你那一身蛮力不成?”

    说完之后,这张河又是狂笑了起来。

    众人都是知道,武道之中,灵力修为才是根本。

    这张河是在赤裸裸的在讥讽张尘风。

    “等会要是你能接下我一拳,算我输。”

    张尘风懒得再跟这种垃圾多说一句话,丢下这么一句话后,留下那面露恼怒之色的张河。

    独自走到了那觉醒图腾的队伍之后。

    队伍前面的那些人看到这张尘风到来,都是向前靠了一点,好像这张尘风身上有什么传染病一样。

    张尘风面色不变,这些事情,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可恶!该死的废物,等会上了武斗台,我要你这个废物好看!”

    张河小眼睛不断眨动着,射出怨毒的光芒。

    这个小插曲被人一下就遗忘了。

    而那张尘风说要一拳解决张河的话语,则是被他们当成了一个笑话听,谁也不放在心上。

    一个九脉不显的家伙,连凝血境也无法突破,又拿什么跟一个搬山四重天的武者对决?

    这一幕当然也被战侯府的高层看在眼里,不过这些高层也根本不把这张尘风放在心上。

    要是那张志天在的话,他们确实不敢如此放肆。

    但那张志天早已消失两年,说不得已经死在外面了,这区区一个张尘风又能翻腾出什么大风大浪呢?

    不过这看台之中的一个身穿华贵衣物的中年男子倒是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刘洪,那就是战侯张志天之子吗?”

    那个被称作刘洪的精瘦中年男子,很是恭敬的点了点头。

    “是的,邢军大人。”

    刘洪看向那队伍之中的张尘风,眼中闪过一道外人难以察觉的冷芒。

    “十二岁就突破到了凝血九重天,而且听说战侯府中三十三种武技都被他掌握了?”

    这被称为邢军的大人,好像对张尘风很感兴趣,又是开口问道。

    “是的。”

    刘洪不敢对这位大人有所隐瞒,当即点头说道。

    不过,他紧接着又是开口道:“可这灵力才是根本,这张尘风九脉不显,图腾不聚,根本就没办法吸纳这天地灵力,日后不过一介莽夫而已。”

    邢军微微一笑,并没有接话。

    心中暗道:那位的子嗣,又岂会是一介莽夫?

    祭族大典依旧在继续。

    “下一个!张尘风!”

    那执事的长老高声喊道。

    可话语刚出,就连这执事的长老都是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那负责祭族大典的家伙还真是随便,连这个名字还记录在内。

    摇摇头,这执事长老刚想要将这名字划掉之时。

    一道单薄的身影,跃上了那凝聚图腾的高台之上,使得全场众人皆是微微一惊。

    毕竟这战侯府弟子众多,并非人人都看到这张尘风的到来,此刻看到这张尘风,众人都是将视线投了过来。

    “张尘风?你还真来了。”

    那执事长老吃惊的看着眼前少年。

    张尘风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他现在心情也是有点激动,自己显露了一道睚眦圣脉,就是不知道能否觉醒怎样的图腾了。

    “哈哈,我没看错吧,这个九脉不显的废物是要借用图腾碑来凝聚图腾?”

    “呵呵,这家伙已经十五岁了,垂死挣扎罢了。”

    众人都是知道,这凝聚图腾最好的时机便是十二三岁,年纪越大,凝聚图腾的难度便越高。

    而且,要是这张尘风真能够凝聚武魂,早在三年前他就应该可以了!

    想到这点,众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讥讽之色。

    不少人抱着手臂,打算看这张尘风的笑话。

    不去理睬众人,这时候张尘风已经来到了图腾碑面前。

    此时此刻的他,心情极度复杂。

    三年前的这一天,因为其无法凝聚图腾,这一天成了他开始背负废物之名的日子。

    三年后的今天,他再度站在了这块黑色石碑面前。

    同样的情景,却是不一样的心情。

    今日,他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众人,他们曾经需要仰望的天才…

    回来了!

    深吸一口气,张尘风的内心已经重新变得平静下来。

    这三年的经历,对少年的心性有极大的磨砺。

    早已做到了荣辱不惊。

    在全场人那不屑的神情下,张尘风缓缓的将手贴在了这图腾碑之上!

    看台之上的刘洪心中不屑的冷哼一声,一个九脉不显的废物,还想要凝聚图腾?

    不仅是他一人,其余他那一脉的长老都是露出嘲讽之色。

    倒是那叫做邢军的中年人的脸色依旧,一双眼睛在不断打量着那高台之上的少年,微微露出期待之色。

    啪!

    手掌落下。

    一息,两息…

    三息过去了。

    可那图腾碑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众人脸上的讥讽之色,更是浓厚。

    那个负责的长老也是微微一叹气,脸上浮现一道不加掩饰的失望。

    本来他还以为这张尘风身上会有什么奇迹发生,毕竟这可是战侯的子嗣。

    可是没想到…

    “哈哈!废物就是废物,一个九脉不显的废物还想着要凝聚武魂?做你的春秋大梦…”

    那张河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开声讽刺到。

    可他话还没说完。

    这大院的空气流动不由得快了一丝,紧接着,狂风大作!

    天地间游离的灵气,疯狂的朝着那高台之上的那道单薄身影涌了过去!

    下一刻。

    漆黑的图腾碑,绽放出万丈光芒!

    如同一道擎天光柱,拔地而起!

    隐约间,人们好像看到这光柱之中仿佛有一条遨游星空的恐怖金龙!

    这股滔天威势,将在场众人刚刚准备说出口的嘲讽话语,统统都是吞了回去!

    看到这种情景,任谁都是知道,这张尘风是成功凝聚了图腾!

    一道道血红色的线条,在张尘风身后逐渐勾勒,显露出一个极为复杂的图腾之印。

    光柱之中的那条金龙,落入那图腾之中,盘踞在张尘风身后。

    龙鳞退去,四爪消失,化为了一条硕大的巨蟒。

    九霄太虚蟒!

    这图腾仿佛一张栩栩如生的画。

    画中的巨蟒张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牙齿,仿佛随时可能会从这画中跃出!

    听闻这图腾会伴随着武者自身境界的提升而产生变化。

    修为到了高深之时,不仅能够离开图腾之印,更是能够与武者合二为一!

    发挥强悍实力!

    这九霄太虚蟒,虽然只是一等图腾,但是张尘风知道,只要他找到其余八位龙子的精血,炼为其体内圣脉。

    到时候他身后图腾就会变为九等图腾!

    傲视大陆中所有人杰!

    图腾凝聚,灵气涌入张尘风体内。

    张尘风身躯被睚眦精血锻过,所以很是轻松的将这股庞大的灵气给纳入了体内。

    搬山一重…搬山二重!

    若不是张尘风现如今真实境界是那凝血十重天,现在他的修为应该是能够达到搬山三重天才是!

    不过这样也好,凝血十重天化为无上磐石,为后者提供了可以越级挑战的资本!

    沉寂三年的天才,终于觉醒!

    张尘风用实际行动狠狠的甩了那些讥讽他的人一个响亮的巴掌!

    “这怎么可能!不,这不可能!这个废物怎么可能会凝聚图腾?这家伙三年来都不显圣脉,现在怎么可能会凝聚图腾?”

    那张河脸色剧变,一张胖脸上闪烁着不敢相信的神色。

    不仅是他,全场人都是目光复杂的看着那光源之中的身躯。

    往日的天才,莫不成要回来了吗?

    看台上,刘洪的脸色都快能滴出水了。

    在这紧要关头上,这废物居然将图腾给成功凝聚了!

    他眼底不由得闪过了一道杀机。

    就在此时,那高台上的光芒逐渐散去。

    露出那重归漆黑之色的图腾碑,看着那图腾之上显露的数字,本来寂静的院落中骤然爆发出哄堂大笑。

    “哈哈!这废物果然是废物,居然凝聚了一个一等的图腾!这是想要笑死我吗?”

    “这估计是老天爷要他坐实那废物之名啊!”

    “真是浪费我表情,刚刚吓死我了,还以为这往日的废物翻身了呢,结果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啊!”

    不少人的表情又是重新变成了之前的那种鄙夷嘲弄之色。

    特别是那些青年弟子都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这张尘风之前的修炼速度实在太快了,就好像一块大石头,压得他们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他们并不希望这张尘风重回天才之列。

    张尘风面色平静,这些家伙不过井底之蛙,又岂能探究到他身后图腾的奇妙呢?

    “张尘风!你之前不是说要一拳将我击败吗?你来啊,呵呵,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这个废物怎么将我一拳击败,难不成就凭着你凝聚的‘高级’图腾吗?哈哈!”

    一道充满嘲讽的刺耳声音在不远处响了起来。

    那高级二字的咬音极重,显然是在嘲讽张尘风。

    张尘风看去,说话的人正是那张河!

    此时他站在不远处的武斗台上,满脸挑衅,显然是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这张尘风对决了。

    众人都是玩味的看着张尘风,想要看看后者如何应对。

    张尘风面色淡漠,仿佛并没有因为这张河的嘲讽而动怒。

    走下高台,缓缓朝着武斗台走去。

    平静的说道:“对付你这种垃圾,我根本用不上图腾,不过既然你想要看我怎样一拳将你击败,那么我就满足一下你这卑微的要求。”

    “这一拳,你可看好了。”

    走上武斗台,张尘风轻轻弹着那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那动作很是随意,显然没有将这张河当成真正的对手。

    这无声的轻视,使得张河更加的面色更是狰狞了起来。

    众人面露惊异,这张尘风莫非是失心疯了不成,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那么的狂妄!

    这张河无论在武道修为还是那图腾等级上,都是能够碾压这张尘风!

    要知道,那张河可是能在武斗台上将其彻底废掉!

    “好好好!你这该死的废物还真敢上来!剑豪猪图腾!”

    张河怒吼一声,那属于搬山四重天的气势,彻底释放。

    一头长满尖锐利刺的豪猪图腾在他背后虚空中逐渐浮现!

    吼!

    那图腾之中传出一道猛兽的叫声,威风凌凌。

    “落山拳!”

    张河身上冒出了土黄色的光芒,灵力加持,比之在凝血境中强悍了不止一倍!

    怪不得别人说搬山境才是武道的开端!

    “张尘风!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给我做一个废物吧!”

    张河朝着那身前少年猛然扑去。

    如同巨石坠落,若是砸中,非死即伤!

    而那对面少年仿佛被吓傻了一样。

    好像没有看到那猛烈攻势,呆呆的站在原地。

    “这张河居然不动声色的将这门武技给炼得小成境界,现在施展出来好生强悍!”

    “可怜了那张尘风,做了三年废物,还以为今日能够翻身,嘿嘿,真是可惜啊。”

    那话语中虽然说着可惜,但是那语气却是极为的幸灾乐祸。

    高台上的刘洪也是寒芒一闪。

    废了才好,废了才能够让他的计划安然继续下去。

    张河身上涌现很是强悍的灵力,身后的剑豪猪图腾在不断闪烁着光芒。

    那拳头在空中如同雨点一般,朝着那‘傻’了的张尘风疯狂涌去。

    那落山拳乃是战侯府中的一门武技。

    这个大陆上功法,武技共分为天,地,玄,黄,人五阶!每一阶又分为九品!

    而这落山拳乃是人阶三品的武技!

    张尘风从小便修炼,对这武技熟悉得很。

    他不仅修炼速度奇快无比,而且对于武技的悟性也是极为变态!

    想要有成为战侯的资格,必须要懂得那战侯府中三十三门人阶六品的武技!

    而这些早在张尘风十二岁那年已经熟烂于心了!

    所以,这张河看起来无比凶悍的落山拳,在张尘风眼中却是漏洞百出。

    要是后者愿意,能有不下一百种破招方法!

    不过,这显然不合张尘风的意思。

    这两年的欺压,又如何可以那么轻易的落下帷幕呢?

    半阖的眼帘一掀,眼中露出一道精光。

    动了!

    张尘风脚下一动,拳头从袖袍中伸出,朝着那数十道拳头虚影迎了上去!

    这看上去,就好像是飞蛾扑火。

    轰!

    在众人那不屑的表情中,双方的拳头已然碰在了一起。

    紧接着一道身影倒飞而出,如同一个破烂的风筝划破天际,随后重重的砸在地上,扬起一地灰尘。

    “真是不自量力的废物,张河哥给个教训也是应该的。”

    不少人脸上露出讥讽之色,以为这张河已经解决掉了那废物,一个个皆是冷冷的看了过去。

    这一看,众人皆是脸色大变!

    “不可能!”

    一道道惊呼声在这院落之中响了起来。

    因为那被击飞之人,并非是他们想象中的张尘风!

    而是那张河!

    他们怎么都不敢相信,一个觉醒了二等图腾的搬山四重武者,居然会被一个废物一拳击败!

    一拳!

    仅仅一拳!

    如此干脆利落的一拳,如同那太古神山般,管你有多少虚招,吾只管一拳镇压!

    噗!

    张河躺在地上吐出一口血,眼中露出惊慌之色。

    刚刚那一拳,他的感受最为直接!

    这势如破竹的一拳,直接是将他所有的手段都给统统粉碎!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满脸都是不敢相信。

    张尘风并不打算就那么轻易的放过这张河。

    这两年间,张河经常去找他麻烦,每每出口侮辱其父母,这种仇恨可不是一拳可以了结的!

    这张河脸色大变,想要逃走,但此刻他又如何能逃得了?

    啪!

    张尘风一脚踩在了张河的脑袋上。

    居高临下,森然的开口道:

    “张河!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废物,可现在你却被我这个废物踩在脚下,岂不是连一个废物都不如?”

    “你,你想干嘛?”

    张河慌了,他能够听出张尘风语气之中的那道暴戾之意。

    “我想干嘛?哈哈!我想让你也体验一下做废物的感觉!”

    张尘风脸上浮现一道森冷之色。

    随着这冰冷话语的落下,张尘风脚上骤然抬起,随后向着这张河的丹田就是一脚!

    咔擦。

    “啊!!”

    张河响起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双眼瞪大,彻底昏死过去。

    而伴随着张尘风的那一脚,这张河体内的经脉,图腾,被摧枯拉朽的统统毁掉了!

    院落之中。

    变得一片死寂,众人看向那张尘风的眼神中,多了一抹畏惧。

    这张尘风的手段,着实在他们心头上敲响了一道响钟!

    众人都没有想到,在这武斗台上,这张尘风居然废掉了张河!

    虽说武斗台上生死不限,但侯府弟子从来都是点到即止,这种事情,还真是第一次见!

    张尘风冷冷扫过下方众人。

    不少子弟都是眼神闪烁,不敢与张尘风对视!

    风头一时无二!

    “该死的,张河这家伙居然没能废掉他!不过,女儿那边也快了!”

    刘洪阴沉着脸。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

    咚!咚!咚!

    一阵鼓声从那战侯府深处响了起来。

    这鼓声极为密集,仿佛是那战争前的律动!

    听到这鼓声,张尘风的脸色,第一次变了!

    这怎么可能!

    因为,这鼓声是战侯府之中多出有一位战侯爵位继承人的时候才会响起!

    张尘风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起来。

    他此次前来为的就是能够继承他父亲留下来的东西,而此刻竟然有人想要插一只手进来,抢夺属于他的东西!

    这让他如何不怒?

    刘洪忍不住站起来,看向侯府深处,眼中难以掩藏那惊喜之色。

    女儿成功了…

    战侯府是他的了!

    想到这里,刘洪嘴角露出一道得意的笑容。

    院落中的众多子弟都是面露惊讶。</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