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修真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杀蚩尤陷入剑禅危机
    褒姒狠狠地瞪道:“你不觉的你很可怜吗?弋风不会对你真心的。”

    怜月溪说道:“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办法叫弋风哥哥疼我!”眼中投来仰望之色。

    说来也怪,这女子越是争夺,占有之心也就越明显!

    邀星这时说道:“要我说!你们不必争执,公子心里都有你们的!”

    轻华这才想到还有邀星这位惹人瞩目的窈窕淑女,心里一急道:“莫莹呢?莫莹呢?她也不管管!”

    七七喝道:“莫莹要在,非得气背过去!”

    罗弋风边摇着头,边捂着耳朵,说道:“哎呀!你们都省省心不好吗?我头都大了!”

    “不行!”四名女子一起喝道:

    “啪!”一声,褒姒打了罗弋风一个耳光,气急败坏地回归暗海沙滩之上,徒留余音警告罗弋风道:“记住你说过的话!”

    邀星赶紧来替罗弋风揉那胀红的脸庞,心疼道:“疼吗!”

    罗弋风左看看,右瞧瞧,见其他三女皆是‘横眉冷对’,说道:“轻华!你还要不要我进行剑禅了!”

    “你剑禅!就在这里剑禅!”暗海沙滩上的褒姒那额头红砂叫嚣出愠怒喊道。

    罗弋风再不敢违拗褒姒这退而求其次的命令,一屁股盘坐在石砾路上就要剑禅。

    轻华、七七一前一后,怜月溪、邀星一左一右站好,均交叉着玉臂挺在胸前。

    罗弋风茫然若失,一副苦瓜相痉挛着脸庞肌肉。他闻到几股蓝色风信子、石竹、波斯菊、大丁香的味道掺杂在一起,啼笑皆非。

    几女相安无事,大都瞥目眺望远处,只有怜月溪仍然怀有期待的瞳光仰慕罗弋风。

    暗海沙滩上的褒姒由内往外看到怜月溪那一副期待的憧憬,俨然知道这就是萌生爱意的苗头,叹口气摇摇头,说道:“罗弋风啊罗弋风,怕是这联姻之事的确要扣到你头上了!只是可怜了她!”变了忧伤的神情,心道:“她若不可怜,这可怜二字就应验在我身上了!”

    这时,罗弋风已经进入剑禅状态。正见那光环不间断地变着颜色,由上至下,从头顶一圈圈笼罩住罗弋风全身!

    只是片刻,罗弋风就从小六阶双击分裂绿色级别提升至小六阶双击青色级别。

    修真快的令人难以置信,又令人疑惑在心!

    “啊!”罗弋风突发大叫,痛苦不堪。

    突然,罗弋风又剧烈癫颤地大叫出声,“啊……啊……啊……”。

    五女俱骇,尤其暗海沙滩上的褒姒旋即扭转过身躯,令裙摆飘出慌张之美。这时候,她一臂斜垂在胯边,而右臂紧张地掬起多高,使那半握成拳状的柔荑翘起来小拇指怔在颔下。

    褒姒仰望罗弋风心道:“怎么回事!我都感到了这股强大的炙热之感!别提弋风了!再这么下去,这力量迟早要在剑禅过程中撑爆弋风的身躯!”

    白气腾腾,犹如处于‘大热’当中的蒸笼,罗弋风脸上仿若泄洪一般流汗不止。

    “呃……”罗弋风呼吸开始不均匀起来,“嗯”左右僵硬地摇起来头,“啊……啊……啊……”

    千钧一发之际,褒姒高声喝道:“万尘数劫世人垢,丹书万卷记载厚,本尝书写造化功,五浊恶孽亦可否!了了万载无人知,狐鬼慁灵已参透,赐予抹杀皆可否,只需铭记狐慁咒!”

    “咣当!”一声,丹书万卷鳞次栉比,拔地而起。

    那犹如巍峨挺拔的大厦将这里笼罩其中。

    “是了!”陷入焦虑当中的褒姒想到,“那万年冰原麝牛的灵力虽然大都聚集在内丹之中,但它毕竟是小六阶双击灵存橙色的级别!”一边仰着头查勘‘卍’字大符,一边若有所思道,“丹书万卷积攒了那时候冰原麝牛的灵力保存到了现在,一并在此时爆发了!”

    褒姒心急如焚,“万年的冰原麝牛论说在修真级别上要比蚩尤鲎精高出许多,但是只可惜它是野兽,少了灵识,虽有三魂七魄,却被禁锢在肉体当中。蚩尤修真级别没有冰原麝牛高,但是也在小六阶双击分裂青色级别。

    想来想去,继续心道,“蚩尤鲎精的全部灵力可都在这丹书万卷之内啊!”哆嗦了一下,叫道:“不好!”停一下,“可不光有蚩尤鲎精的灵力在弋风体内,还有那风伯雨师的魂魄残余灵力也在其中!”

    这时,褒姒一溜烟着急忙慌地赶出来,落在众女子中间,说道:“姐妹们!还楞着干什么,再迟些,弋风可就要爆裂而亡了!”

    七七知道其中厉害,哭出了鼻子,急道:“怎么会这样!”

    褒姒说道:“一时半会说不清!咱们得赶紧给弋风施救!”

    怜月溪瞧出门道,竟然同轻华一起问道:“怎么救!”

    褒姒严肃地说道:“救弋风容易!只是……”难以启齿……

    轻华提醒道:“都这个时候,还这么婆婆妈妈!”

    褒姒一憋劲,咬着粉唇说道:“只是得需要咱们宽衣解带施展阵法——剑禅五行大阵。我们赤身裸体才不至于被这阳刚炙热的灵气所伤!而且!此剑禅五行大阵必须得咱五人一起才方可施行!”

    七七同轻华相视一看,示意这救自己夫婿自然是义不容辞!只是这怜月溪和邀星不知会如何自处。

    怜月溪听出褒姒意思,非得自己破了色相才可!她一观这丹书万卷不过只有她六人在此,定下此刻心头撞鹿的神色,说道;“好!反正……反正……我们必定联姻……”仰慕之情瞬间晕红了她的脸,“我救弋风!”

    褒姒纠结地看向邀星,自己脸上也有难色,可不管怎样,救治弋风才是要紧……深深地叹口气,心道:“今日怕是自己要出尔反尔了。”又看看危急当中的弋风,“嗨!这些女子怕是都要囊入你口了,日后……我又得多费心生……这下你可满意了吧!”流出两滴眼泪含在瞳中。

    “你说啊!急死人了!”七七催促道:

    但见这邀星的确露出进退两难,犹豫不决之色——可以看出她作为女子的那百爪挠心,左右为难之情。

    褒姒一搭蜡手在邀星肩膀之上,说道:“今日过后,我必不为难于你!毕竟这是你做出的巨大牺牲了!”委屈地红了眼,瞥着弋风。

    邀星一咬牙,把内唇磨出些许血丝,回筹转策地说道:“我是公子的仆人,生是他的人,死亦是他的鬼!只要他将来的确不会负我!”

    褒姒吁口气,那夏伊之事萦绕于怀,憋着泪喝道:“他要负你,我第一个不答应!咱们可以施行阵法了吧!”

    邀星缓缓点头,说道:“出谷后,他是我人生中遇见后倾心的第一个男子,也希望是最后一个!”两手去解腰间束带,准备施救罗弋风。

    然后,邀星第一个边听褒姒指点,边肉袒膝行至罗弋风的十二点钟方向处等待。

    接着,褒姒同其他三女一同解衣般礴,寸丝不挂,分别盘坐在十点钟、两点钟、八点钟、四点钟方向等待。

    真真是!融酥年纪好邵华,春盎双峰玉有芽,蜡肤粉容俏丽花,敛眉含羞只因他,香浮欲露盖牵挂,粉滴圆圆瓜非瓜,芳心内热褪单纱,姑待郎君睁眼夸。皓腕高抬身宛转,销魂浑圆水溢洼,情到深处事事跨,意有缠绵亦是拶!

    褒姒额头红砂骤亮,高声喝道:“阵法之三十六剑禅五行大阵!”

    只见罗弋风周身五处被这五位实心女子牵引出来五条能量灵络。

    时间刚刚好,她们眼疾手快抓住灵络,均娇喝一声,“着!”

    突然,罗弋风体内多余的灵力尽皆被这五位女子分噬。

    正如褒姒担心的一样,这高楼大厦一般的丹书万卷狐慁咒内果真有四股灵力源源不断地朝着罗弋风泥丸宫内漫去。

    一股是先前冰原麝牛的。

    一股是蚩尤鲎精的。

    一股是风伯的。

    一股是雨师的!

    正是这四股灵力波属云委,连绵不绝地充斥着罗弋风,使得罗弋风的修真之力顷刻间突变为小六阶双击分裂蓝色级别,小六阶双击分裂紫色级别!

    “哈!”这五名女子俱对罗弋风柔情似水,伉俪情深,都将贞操抛之脑后,置之度外。

    对她们而言,没有什么比罗弋风的生死更重要了!

    “啊……”她们大都香汗淋漓,心力憔悴。

    此刻,罗弋风终于将丹书万卷内的剩余灵力吸收殆尽,不仅再度冲破修真阶梯跨入了小六阶双击分裂白色级别层数上,还继续增多着笼罩自己全身上下的光环,变为修真小六阶双击分裂黑色级别!

    不仅如此,连这五名深爱他的女子也各种受益。

    七七从小六阶双击魂生白色级别变为小六阶双击魂生黑色级别。

    轻华从小六阶双击魂生黑色级别跨进小六阶双击分裂红色级别。

    怜月溪从小六阶双击魂生绿色级别变为小六阶双击魂生青色级别。

    邀星从小六阶双击魂生青色级别变为小六阶双击魂生蓝色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