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都市小说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229、玩大发了!
    宁远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种事情,心里的感觉是难以言喻的,那种痛苦,似乎自己也有些感同身受。

    如果有面镜子,宁远就可以看到,刚刚夏辉发作的时候,宁远眉头拧了起来,神色也跟着紧绷。

    大概也只有看过,才能对这些警醒。

    这让宁远想起上初中的时候,学校来了一些劳改犯演讲,那时候学生都听得很认真,也很受触动。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因为张哥他们不敢再在宁远面前嚣张,宁远在里面倒也优哉游哉,毕竟不像他们那样有任务的压力,也没有外界的纷扰,就安安静静的在里面观察着他们。

    宁远见过夏辉这种身体戒断后期的轻微反应,也见过刚进来的一些人,发作后还需要医务人员注射镇静,那场面比夏辉发作更触目惊心。

    看得多了,宁远在这期间也‘发作’了几次,别说夏辉他们,连张哥这些老油条都没察觉宁远是演的。

    当然,在他们面前表演之前,宁远倒是私底下自己‘发神经’好些次,觉得没问题了才当众‘出丑’。

    不过宁远可不会在他们面前被打镇静,而是立刻被抬走。

    离开了这里,宁远又生龙活虎了。

    这些都早有交代,那些看过的医务人员,包括林震、唐山林他们都惊讶不已。

    “可以啊你,要不是知道你不是,我都差点相信了。”

    又一次被抬过来后,林震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唐山林笑道:“人家可是专业的演员,还拿过国际大奖,要是演不出那种感觉,怎么让观众信服。”

    因为宁远来这里,所以这段时间,他们也专门了解过宁远的消息。

    “可是大部分观众都不知道发作了什么样呀?”林震道。

    唐山林摇了摇头:“但我们能看出来,以前电视上也有类似的,我看了都想骂人,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有人演的跟发羊癫疯似的,那能一样么,也不调查了解一下。”

    林震指着宁远:“所以这位才能年纪轻轻就能出名,还拿奖,这就是用心。”

    唐山林点了点头,一脸佩服的看着宁远:

    “的确,在之前,我根本想不到你能在里面住这么长时间,想着顶多几天的功夫就不错,到现在演得……连我们都差点被骗过去了,而那些人更是没发现,太牛了你。”

    “哈哈哈哈……”

    宁远他们都笑了,那些医务人员,笑过之后看向宁远的眼神也都是钦佩。

    就在这时,有人跑过来:“老林,有记者过来采访!”

    “采访?”林震诧异道:“采访什么?”

    那人犹豫了一下,指着宁远道:“也不知道谁透露出去的,说宁先生希独被抓,关在咱们这儿,记者是过来了解情况的。”

    一瞬间,宁远呆了。

    这下可玩大发了!

    而林震他们都皱起眉:“都哪儿传出去的,简直是胡闹!”

    唐山林则看向宁远:“你的意思呢?”

    捂脸哭笑不得,宁远无语道:“行了,让他们进来吧,要是不解释清楚,还真是个麻烦事儿!”

    林震点了点头:“确实要澄清,要不然被报道出去,你的形象可就毁了。”

    片刻后,两个记者被领进来。

    当他们看到宁远的一瞬间,顿时就跟饿狼见了羊似的,双眼放光,然后快步就冲了过来。

    因为兴奋,连招呼都来不及打,其中一个赶紧打开录音笔,另一个上来就问:

    “宁远,你是什么时候被抓的?”

    宁远当时脸就黑了:“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我没被抓,麻烦你们下次采访前先调查一下行不行?”

    “没被抓?”两人面面相觑:“那……那你怎么在这儿?”

    旁边的林震这时接腔道:

    “我来跟你们说吧,宁远先生接下来要拍的一部戏,跟这个有关,他是过来体验生活的,所以,你们可能误会了。”

    “额……是这样吗?”那个采访的记者愣愣道,脸上充满失望。

    虽然他说的是疑问句,但实际上,有林震出言证实,他心里已经相信了。

    以前也不是没有明星被抓,比宁远更大牌的也有,比如那位茅阿敏。

    前些年她如日中天的时候,在国内风头无两,也是钱薇出名以前,国内名气最大的明星。

    但那样的牌面,面对逃税风波,也没有税务机关帮她说假话,该报道照样报道。

    当然,这也跟这时候的明星和经纪团队,大都没有公关意识有关,就算未来某冰,如果不是某大炮把小崔惹火了,也不会被挖出来。

    不过也跟这时候的媒体属性有关——基本都是国家单位。

    不像未来,微博、微信等自媒体横行,而且影响力巨大,远超纸媒。

    关键在未来,花点钱就能上新闻、改新闻、编新闻,甚至一堆‘吃瓜群众’举手表示相信,真真假假让人迷惑。

    “实在不好意思,宁先生,对不起。”两位记者知道情况后,尴尬的道歉。

    虽然错失了一条新闻,但好在没有因为他们造成什么恶劣的影响,否则就不仅仅是道歉,而且还要上法庭了。

    这一场乌龙虽然过去,但并不是开始,毕竟已经传播出去了。

    但好在,正因为这时候的媒体都是事业单位,没有证实不会乱发,倒没有造成更大面积的扩散,只是一些小道消息。

    到了未来,谣言满天飞,绝大多数都是那些自媒体的乌烟瘴气。

    所以,如果想看真新闻,还是要找传统纸媒的网络平台,它们再怎么样,也不会发假新闻,只要被报道的,基本都是经过验证信息真实的。

    8月2号,在里面待了二十天后,宁远走了出来。

    出来前,在戒独所的组织下,宁远上台做了一场演讲,这才说了他此行的目的,并表示之前的几次‘发作’,都是他演的。

    一时间,台下一片惊呼,也有人得意的道:“我早就知道他是明星。”

    最震惊的,莫过于夏辉、张哥这些同宿舍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宁远演讲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澄清,免得这些人出去后乱说,另一方面,也是想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从自身出发,再到所见所闻,宁远痛心疾首的道:

    “你们都有父母,有的有了妻子丈夫,有的还有了孩子,你们难道不想让他们像正常的家庭那样,父母享受天伦之乐,另一半跟着自己兴奋,孩子因为自己而骄傲?”

    “只要愿意改变,有手有脚,肯定不会饿死,总不想还回到这里,忍受这种痛苦吧。”

    “说实话,我演着都觉得痛苦,更何况你们是有切身的体会,更何况,想一想那些为了禁独而牺牲的无数英雄,我们国家百年前的屈辱,还有那东亚病夫的骂名,我们都不应该再继续下去。”

    “当然,我说的只是我的一腔肺腑,听与不听在于你们,但大家记住,自己选择什么样的路,就会过什么样的生活,你选择独品,未来伴随你们的,只能是黑暗和痛苦,而选择戒除,就算路再难走,也是阳光下的堂堂正正!”

    “谢谢大家!”

    演讲结束,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反响很强烈,不过宁远不清楚自己的话有没有用,但只要有一个人得到改变,也是宁远的初衷达成,毕竟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只要有人被叫醒,那就是成功。</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