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科幻小说 > 流浪在诸天世界 > 第332集:月牙,无心,天外客!
    是夜,一轮弯月斜挂在树梢。

    文县,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宅院,本该为鼎盛豪奢之家,此时却一片空虚,院子里阴风阵阵,寒气逼人,四处不闻半点人声,唯有一片死一般的寂静,静得似乎都能让人听到自己的心跳。

    “咚!咚!咚.........”

    一个生的明眸皓齿的年轻女子,正坐在院中一个血红色的圈子里,她怀里抱着一只用红绳五花大绑的大公鸡,手中拎着一只青色大铜壶,似在等待着什么,又似在害怕着什么,因为越等,她就越觉得瘆得慌,心跳的厉害。

    在她的左前方,有一名器宇轩昂,浓眉大眼的男子坐在套廊的扶栏上抽烟,他身上穿着军装,做工考究,显然是一位职位不低的军官,在他的脚边也摆着一只大铜壶,腰间还系着一口寒光冷冽的短刀,看上去十分彪悍,但实则身体也在不住的发着抖,一双小眼,时不时的回头看向某处。

    顺着他目光看去,只见那里有名年轻的僧人,此时正贴着墙壁站在暗处,不但不动,甚至连喘气的声音都没有,阴沉中就见他微微低着一张雪白面孔,眼窝微微凹陷下去,乍一看仿佛两个黑坑。

    一根香烟吸到了头,这军官连忙掏出烟盒,又续了一根。如今正是夏季,因而他的两边衣袖全都挽到了肘际,忽地,一阵阴风过处,他裸露出来的小臂过电似的一麻,让他忍不住下意识的双手搓了搓胳膊,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过,他只当是夜晚天凉,并未将此放在心上,自顾吧嗒吧嗒的吸着烟,不多时,一根烟就给他消灭的差不多了。

    此时,天上的月亮渐渐被乌云遮住,万籁俱寂。

    院子里,女子抱着臭公鸡已经昏昏欲睡,朦胧中,就见原本坐在扶栏上的那军官起身走到院内,一手夹着烟卷平伸出去,自言自语的问道:“下雨了?”

    女子也伸了手,可是并没接到雨点。那军官随手把烟头弹进井里,然后回到原位又坐下来,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后脖颈忽地生出一点冰凉,就像是落了水滴的感觉,有些凉意,有些发痒,他正要抬手向后去摸,耳边响起“滴答”一声,又是一滴冷水落在了旁边的扶栏上。

    他怀疑是套廊顶上积了雨水,如今正在慢慢的渗漏,向上一摸头顶,他正打算换个地方,不料触手之处一片冰冷,他怔了一下,随即从头上摘下一缕水淋淋的长发。

    水滴落得越发急了,那军官猛然抽出砍刀,仰头向上望去,就见廊顶悬着一张惨白污秽的面孔,不但脸上血口纵横的没了好皮,两只眼睛也被戳成血洞,下巴嘴唇则是干枯焦黑,嘴唇皮已经没有了,两排牙齿齐齐露出,齿缝之间满是血涎。一头湿漉漉的黑发蜿蜒向下游去,他看得清楚,发现上方的鬼脸子居然裂开了嘴,挤着满脸的伤口对自己狞笑!

    “啊!”

    那军官吓疯了,口中一声大叫,连忙举起砍刀就想去砍,不料,还未等他开始动作,长发已然向下蔓延,缠上了他的颈项。

    “唔~~呃~~”

    在半窒息的惊恐中哼出声音,长发如同触角,四处蔓延着覆上他的脸皮,竟是见洞便钻,他不停的痛哼着,如果放大他的声音,就会听出,此时此刻,他正在呼喊着:“无心法师救命啊!”

    院子里的女子此时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她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吓得立刻要嚎,哪知,就在这个时候,忽有一个人影飘然而现,正是一直静静的站在套廊拐角暗处的年轻僧人,显然,他........就是无心法师!

    “顾大人休慌!”

    但闻一声轻喝,只见无心脸上神色平静,不见半点波澜,施施然抬起双手,便就一上一下的抓住长发,轮换着慢慢往下拽。而那女煞顺势而下,对着无心张开血口,“呼”的一声喷出黑气。

    然而,还未等黑气出口,就见无心闪电般的骤然出手,将一团马粪直塞进了女煞嘴里,同时厉声喝道:“闭上你的臭嘴!”

    女煞面容不动,脸上两个血窟窿里忽的翻出两只白眼珠,随即将一双冰冷的手合上无心的脖子,显然是要活活掐死无心。

    但.........

    就在此时,夜空之中,忽见一道流星,拖着长长的尾焰,自九天之上划落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院子的上空,光芒散落开来,里面竟浮现出一道黑衣人影,在半空中微微一顿,然后飘然落下,落在院子正中。

    “轰!”

    神秘天降来人,足尖点落地面瞬间,顿生一股飓风怒啸,席卷了整个院落,生人尚且可以承受,但那女煞却似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侵袭。

    “啊~~~~”

    口中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子一颤,原本掐住无心的双手和缠住军官的头发顿时松了看来。

    她空洞的双眼,满含畏惧的看了来人一眼,然后毫不停留的径直逃入了不远处的一口水井里,消失无踪。

    顾大人,无心法师,以及那个抱着大公鸡的年轻女子,他们并未急着去追,因为,此时此刻,他们的目光都焦聚在从天而降的神秘来人身上。

    只见来人同无心一样,都是个看上去二三十岁的青年,模样也还算英俊,他穿一身黑色的劲装,身材挺拔,却并不高大,此时正微闭着双眼站在院中,周身上下,犹自缭绕着一股青色的焰光。

    “呼.........”

    但闻一声沉沉的吐息,神秘来人周身的焰光顿时消散,与此同时,他缓缓睁开了双眼,一双眼眸漆黑深邃,好似藏着一个无限的广阔宇宙,又像是藏着一道不可测度的无底深渊,看得久了,会让人不自觉的陷入沉沦。

    转头,顾盼四周,带着些许的疑惑,半响之后,他才向着院中的无心三人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

    无心法师笑着应了一声,他应声的同时,也在打量着神秘来人,在他苏醒过来这段有限的记忆里,他很少能够碰到这样的.........“高人”,嗯,从天上来的,能不是高人吗?虽说,方才自己尚未出全力,不过,对方方才确实是帮他们击退了女煞,当下连忙双手合十一礼,道:“贫僧无心,方才多谢阁下出手相助,但不知阁下是..........”

    “岳峰。”

    神秘来人颇有些诧异的看着无心法师,似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很快,他就恢复了镇定,口中应声道:“方才的事,就算我不出手,相信以无心法师的能耐也足可应付,说起来,倒是我越俎代庖了。”

    “哪里。”

    无心法师谦逊道:“那女煞成形已经有些年头了,再加上杀了不少人,积聚了大量的怨煞之气,也算颇有几分能耐,很是难以制服,若非岳.......先生来得及时,说不定我们几人要吃大亏呢!”

    “就是,就是。”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遭遇袭击,刚刚缓过气的军官顾大人走了过来,他努力挤出一张笑脸,谄笑着道:“鄙人姓顾,大名玄武,乃是这文县的司令,刚才还要多谢岳先生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从天而降,来得及时,恐怕我这条小命都要玩完了。”

    “哈!”

    岳峰闻言,当即回之一声轻笑:“顾大人抬举了,我相信,就算我没有来,以无心法师的能耐,也可以保大人平安无事的。”

    “是吗?”

    顾玄武狐疑应声,但有了方才的遭遇,他总觉得无心法师有些靠不住,正好,眼前从天而降一位高人,他连忙道:“我相信岳先生的话,不过,这邪祟实在厉害,单凭无心法师一个人,恐怕难以应付,不如,就请岳先生一起出手,只要能降服了那邪祟,我一定重金酬谢。”

    “这.........好吧。”

    岳峰稍作犹豫,终究还是应下了顾玄武的邀请,一旁,无心法师道:“那女煞被岳先生重创,今晚怕是不会出来了,不如我们还是先行离开,再从长计议。”

    “好,好。”

    早就被吓破了胆的顾玄武,闻得无心法师提议,哪还有半点的不从,当下连忙点头应声,招呼院中那抱着大公鸡的年轻女子道:“月牙妹子,咱们走吧。”

    “好。”

    月牙也被吓了个够呛,连忙应声,跟着顾玄武就往外走,岳峰与无心两人见状,相互对视一笑,也自向着院外走去,徒留下一口水井,在这寂静的夜里,兀自吞吐着令人胆寒的森森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