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替我做主
    “她是我招进来的助理。”琳姐淡淡地回了一句。

    端木雪步子顿了一下,“你的助理?那你还需要助理吗?我也可以当你的助理。”

    当秘书的助理,那她确定可以天天见到夜莫深。

    闻言,琳姐忍不住笑:“端木小姐,您这么说可真的是为难我了,我只是尉迟团体一个小小的秘书而已,招助理这个事情也不是我自己能做主的,而且公司的事情也没有多到要招两个助理的地步。”

    端木雪很是扫兴,“那我能做什么好啊?我真的只想帮深哥哥而已,秘书姐姐,你能帮我想个方法吗?”

    两人已经进了电梯,琳姐按下楼层键,闻言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什么都做不了。”

    端木雪嘟起唇,有些赌气:“那我就往找尉迟爷爷,让他帮我安排一个职位。”

    她都这样说了,那就更不是她一个秘书可以插手的事情了,眼看着楼层快到了,琳姐便将尉迟深的意思转告给端木雪。

    “端木小姐,平时尉迟团体的工作挺忙的,总裁的意思呢,是盼看您以后不要再上班的时间再来打搅他了。”

    听言,端木雪立即瞪眼:“你说什么?”

    她还在想措施,不想得罪琳姐,没想到下一秒琳姐就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琳姐感到到她表情的变更,往后退了一小步,“这都是总裁的意思,端木小姐是不是今天打搅到总裁了?”

    打搅?

    端木雪气得咬住下唇:“我不过就进往一小会儿,怎么会打搅到他?你会不会是懂得错深哥哥的意思了?以前深哥哥身材不舒服的时候都是我在照顾他的,我跟深哥哥关系很好的,将来也是会订婚的。”

    她一着急就把话全部抖出来了。

    琳姐听到他们会订婚的消息,也不感到意外。

    事实上尉迟家跟端木家假如真的传出来订婚的消息,那她还真的感到挺正常的。

    毕竟两个大世家订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

    总裁那句话是带了戾气说的,这婚……还真不必定能定成。

    叮——

    恰好这个时候电梯门开了,琳姐站在原地没有动,微笑道:“我就送端木小姐到这里,假如端木小姐有其他疑问的话,可以等晚高低班以后往尉迟家亲身问问。”

    端木雪失魂落魄地走出电梯。

    琳姐回到秘书室以后,韩沐紫正在 打印材料,看见她走进来,便喊了她一声:“琳姐。”

    “嗯。”琳姐点了点头。

    韩沐紫迟疑了一下,说了一句:“谢谢琳姐刚才替我解围。”

    听言,琳姐挑了挑眉,“解围?什么解围啊?我什么时候替你解过围了?”

    韩沐紫:“……”

    看来她是不想多提这件事情了,既然如此,韩沐紫只能淡淡地笑了笑,没有持续说话。

    琳姐本来不打算往管这些事情的,可是见她安静下来,又忽然心生好奇起来,迈着步子走到她身边细声问。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在洗手间里跟她碰见?”

    说起这个,韩沐紫也有些感叹,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在洗手间跟端木雪见面,她进了洗手间是打算交给命运安排的。

    可是命运真的让她们见面了。

    想到这里,韩沐紫轻笑了下:“我在上洗手间,她进来了,所以我们就碰见了。”

    看她说的很轻盈的样子,琳姐思索了一番,还是感到有些不对劲:“她对你敌意那么大,你感到到了吗?”

    韩沐紫点点头。

    “由于总裁?”

    下一秒,琳姐问了一个韩沐紫始料未及的问题,她一愣,眸光朝琳姐看过往。

    琳姐淡定地看着她,“你不用多说了,我感到我已经猜到了,我知道现在的小姑娘都爱好总裁这样的男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他的家庭是否会接纳你?琳姐不是打击你,只是这个世界很多事情都是现实的,我们不得不往吸收。”

    琳姐的话,说委婉也不算,但也不算太直接,不过韩沐紫还是可以听出来她的话是善意的,她语调轻扬。

    “琳姐,您说的这些……我都想过的。”

    “什么,你都想过了?”琳姐有些惊奇,“看来……是我低估了你跟总裁之间的关系了,那你们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八卦是人的本性,包含琳姐在内。

    韩沐紫耳朵有点红红的:“琳姐,我……”

    “好好好,不问不问。”琳姐招招手:“我也不应当这么八卦,免得惹祸上身,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说完直接转身出往了。

    韩沐紫独自站在原地,等琳姐离开以后,她脸上的羞涩消散不见,眸光里取而代之的也是凝重的脸色。

    从她进进这家公司开端,她就想到有一天确定会跟尉迟金碰面。

    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而已,而如今她跟端木雪先碰面了,离她和尉迟金见面的日子还会远吗?

    宋小姨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也不太好意思,一直打电话过往催,本来就已经很麻烦别人了。

    尉迟家

    “尉迟爷爷,您要替小雪做主,小雪是真心爱好深哥哥的,只要能跟他订婚,小雪这辈子就算是逝世都不会变心的。尉迟爷爷,您帮帮小雪好不好?”

    她从公司回来以后就一直哭哭啼啼,尉迟金被她吵得头都疼,自己退休让尉迟深顶上就是想要一个清净。

    人是不得不认老的,他到了必定的年纪,做很多事情就会感到力不从心。

    现在找到外孙,他就想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尉迟深,自己退下来清净清净。

    可是退下来的这段时间,他感到自己不仅没有得到清净,反而整天耳边都有人吵吵高的,特别是最近。

    端木雪一过来他眼前哭,尉迟金就感到烦躁无比,他还是感到女孩子应当休面一些,就算是爱好就算是难过,也不要一直表露出来。

    不过尽管如此,端木雪还是他看中的孙媳妇,尉迟金只能安慰她。

    “好了,你别难过了,你不就是想进公司吗?我到时候吩咐下往,给你随便找个职位挂着,你可以天天都见到阿深。”

    端木雪眼睛一亮:“真的吗爷爷,谢谢您!只不过……公司里有个人……”/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