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 其他小说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他在做什么?
    夜莫深不耐烦地抬头想呵斥她几句的时候,却发现她急得额头全是汗,连眼眶也红了。

    于是到了唇边的话就这样止住了,夜莫深蹙起眉。

    他是怎么回事?

    像这种不择手段,代替她妹妹又怀着孩子嫁进夜家的女人,他应该直接丢出去才是,居然还给她机会在这里给他脱衣服?

    夜莫深猛地清醒过来,扣住沈翘的手腕,直接将她推出去。

    沈翘始料未及,瘦弱的肩膀撞在坚硬的墙壁上,抬头就对上夜莫深森冷的眼眸。

    “滚出去。”

    她捂着自己被撞疼的肩膀,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什么都不会,留在这里做什么?趁我还没发火,滚!”

    “你!”沈翘握紧拳头,觉得夜莫深说话简直过分,可是想了想,她半天没帮上忙也是事实,眼底的怒意消去,然后捂着自己的肩膀慢慢出了浴室。

    “萧肃!”冷漠的声音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破门而来,躲在外面偷听的萧肃身形一个抖擞,下一秒直接给站直了。

    “还不滚进来?”

    萧肃连滚带爬地冲进浴室里。

    “夜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外面的?”

    没想到啊,夜莫深居然知道他没离开,萧肃进来的时候见沈翘盯着自己,都觉得尴尬。

    夜莫深一叫他就出现,那不是说明他一直躲在外面偷听着这里面的动静被发现了吗?

    夜莫深冷冷地掠了他一眼,萧肃只好马上闭嘴。

    ……

    沈翘出来以后,便独自去自己的床铺上呆着,拿出手机发着呆。

    刷了一会儿朋友圈,发现前夫林江居然在朋友圈秀着恩爱,手抱着一个长相妖娆,媚眼女丝的女人,两人身体亲密地贴在一起,配话是爱你一生一世,永远不会变心。

    看到这些,沈翘心中一阵钝痛。

    结婚两年,他从来都以自己工作忙不碰她,沈翘初始觉得自己已经嫁给他了,反正日子还是要过的,就没有在意那么多,一转眼就过了两年。

    她的丈夫林江突然中了五百万的彩票,结果她并没有跟着喜悦,因为他突然跟她提出离婚,理由是她没有尽到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

    她不知妻子应尽的义务是什么,她每天起早贪黑给他做饭,家里的家务从来都是她在做,钱全部补贴家用,她从一个少女变成一个打扮朴素的妇人。

    这些都是为了谁?

    其实沈翘知道这只是个借口。

    因为她早就见过照片上的女人。

    那天林江没在家,一个女人大着肚子来找她。

    “我肚子里是林江的孩子,沈翘,如果你识趣的话就自己滚,省得我自己动手。”

    沈翘当场就是懵的,完全不知作何反应,主要她也不相信。

    “不可能,林江这两年来从未沾花惹草过,你想骗我?”

    “那他是不是也从来没有碰过你呀?两年前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他,让他不要碰你,所以你到现在肚子一直都没动静。现在我受够了,我要正式呆在他身边,你滚吧。”

    沈翘震惊,她居然知道林江从来没碰过她的事情。

    那女人见她不信,居然还拿出手机给沈翘看她和林江的视频。

    视频里的林江凶狠地骑在女人的身上,一边咆哮一边说着荤话,一会儿又柔情蜜意,一会又抵死缠绵,沈翘没撑到看完就后退了,让那个女人滚。

    女人得意地勾起唇角,达到目的之后就托着肚子离开了。

    再过几天,林江中了彩票,却跟她提了离婚。

    回忆到这里,沈翘觉得恶心,胃里也跟着反胃起来,想吐的感觉很强烈。

    再也坐不下去,沈翘捂着嘴巴想跑去洗手间,可夜莫深在里面,她只好赶紧出了房间,去了二楼的洗手间。

    吐了半天酸水,沈翘才回到房间里。

    夜莫深还在洗澡没出来,她钻进被子里,大抵是刚才吐的太累了,脑袋一沾到柔软的被子,便立即睡着了。

    夜莫深这边洗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缩在被子里小小的团,她把整个脑袋都盖住了,只露出了几缕黑色的长发。

    只是一眼,夜莫深就收回了目光。

    “毛巾。”

    萧肃递来干毛巾,夜莫深擦干头发上的水,薄唇动了动:“你先回去吧。”

    话落,那边熟睡中的沈翘大概是整个人盖在被子里觉得热了,突然踢掉了被子,露出了雪白笔直的细腿。

    沈翘皮肤很白,腿又很细,这一幕给人造成的视觉冲击还挺大的。萧肃亦是听到动静才下意识地望了过去,结果眼神刚接触到那双细白的腿,夜莫深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还不走?”

    听言,萧肃倏地扭过头来,伸手摸了摸脑袋。

    怎么突然感觉夜少身上的气息变冷了那么多?不过萧肃不敢再多想其他的,点头快速离开了房间。

    等他走后,夜莫深的目光才重新落在沈翘的身上。

    该死的女人。

    居然还装得那么纯洁,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现在睡着了,却这么勾男人。

    夜莫深冷哼一声,收回目光继续擦拭着头发。

    第二天

    睡了一晚上,沈翘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夜莫深已经离开了。

    她揉着脑袋坐起身,她居然睡得这么沉吗?连他起来都不知道?

    沈翘想起身去洗漱的时候,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一黑,吓得她赶紧坐了回来,缓了好一会儿眼前的情景才渐渐清晰过来。

    睡了一晚上,感冒好像加重了。

    坐了一会儿,沈翘才重新起身。

    等她收拾完了下楼,正好碰到了夜老爷子。

    “沈月?”

    “老爷子……”一看到他,沈翘就莫名紧张。

    总觉得这个老人的眼神很凌厉,似乎能洞悉人心,她生怕自己的身份在他面前会被轻易识别。

    “你这两天,没陪莫深去公司?”

    虽然话语很轻,可是沈翘听出了一丝责备,她怯怯地看了老爷子一眼,然后小声地道:“对不起老爷子,我这两天人有点不舒服,所以……”

    “不舒服?”夜老爷子眯起那双凌厉的眼眸,“我打电话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

    沈翘立即色变。

    叫医生过来给她检查?那她怀孕的事情不是立刻就曝光了吗?

    不,不行!